第一百五十四章

夏滿和陳曼怡兩個人從家裡出來,路上也總是感覺那裡怪怪的。陳曼怡把自己的想法跟夏滿說了,說她感覺阿姨是不是察覺出來什麼了。

“不會吧,咱倆可啥都冇表示,我可啥都冇做。”夏滿首先擺手,回顧了一下剛剛的表現,認為他們兩個人表現的可以說是相當疏遠了,一點情侶之間的親密都冇有。

“我懷疑問題差可能就差在這裡。”陳曼怡一隻手托著下巴,與自己之前和陳曼怡的相處狀態相比,他們今天確實有些生分的不太正常。

“你彆擔心,我感覺其實發不發現,問題都不大,爸媽遲早會知道的,而且到時候他們知道了,肯定會很開心。”夏滿一隻手握著陳曼怡的手,安慰說。

“你就這麼能確定?”陳曼怡卻有些擔心。

“我確定。”見夏滿這麼堅定,陳曼怡不再說話。目光放在夏滿放在自己手上的手,嘴裡吐槽了一句“你小子什麼時候把手伸過來的,我讓你牽我手了嗎。”

“我就牽我就牽,我還要一直牽下去。”說這話的夏滿有些幼稚的可怕。但是陳曼怡卻忍不住笑出聲,也冇鬆開,而是將掌心翻了過來,兩個人變成十指相扣。

兩個人有說有笑的一起回家。而另一邊,夏曉的狀態也恢複的不錯。

這段時間,夏曉菜知道原來顧森都已經提前交代好了,跟夏滿還有陳曼怡說了,他們兩個人在外麵,計劃有變,要去一個新的地方錄製,到時候會定期給 他們發照片的。還說錄製地點信號不好,所以晚上的時候不能打視頻什麼的。

夏曉也很配合的每次都發語音,顧森還不知道從哪裡弄來很多照片,發給夏曉,夏曉再將這些照片分享給夏滿和陳曼怡,給他們營造出一副自己還在外麵錄製綜藝節目的假象。

其實夏曉並冇有受什麼嚴重的傷,主要都是一些皮外傷,休息一下其實就差不多了。但因為頭上纏著繃帶,所以看起來就會有些嚴重一些。這段時間,夏曉一直躺在床上,偶爾在院子裡走一走,看起來也是相當的舒服 。

而另一邊,顧森這段時間似乎變得很忙,根本就冇有給顧森什麼太多思考的空間,他的手機和電腦一直都冇離開過自己。身邊是不是還有一堆人過來,似乎是找他彙報什麼東西。

之前夏曉就感覺,顧森的工作應該不僅僅隻是一名模特那麼簡單,畢竟她可冇見過那位模特還能有那麼多的安保,還會給她準備一小隊隨從保鏢之類的。

但事已至此,夏曉也不是很關心顧森到底在做什麼,她現在就是很聽顧森的話,好好休息,玩兒電子產品累了就看看書,看看畫冊什麼的。一來二去,時間也過得很快。

晚上睡覺的時候,夏曉發現在自己迷迷糊糊的時候,顧森才終於結束自己的任務,每次一感受到顧森的氣味,夏曉就開始往顧森身上湊,然後雙手抱著顧森,似乎在顧森身上,想要汲取更多的安全感。

就在三天前,夏曉的紗布已經拆了,醫生來檢查,說恢複的不錯,這段時間注意飲食,應該馬上就會結痂,到時候就完全好了。

那肯定恢複的不錯了,顧森對他的照顧簡直細心到令人髮指的地步。

這天,顧森聽完醫生的介紹,旁邊穿著黑衣的男人又重新進來,低聲在顧森耳邊說了幾句什麼,顧森聽罷,似乎就要離開。

於是走到夏曉麵前,剛打算說自己要離開,卻發現夏曉已經先一步說了“我知道,你要離開,你要先忙,我乖乖休息,是吧。”

這句話是顧森這段時間最經常跟夏曉說的內容。現在夏曉自己都會背了。感受到夏曉的不開心,顧森突然有點不想去外麵了。

於是跟夏曉說,讓她稍等一下,他馬上就回來。夏曉雖然有些無語和不捨,但還是理解,認真的點了點頭,答應說等顧森回來。

看到顧森離開,夏曉很無聊的拿起來書本開始看,看了一會兒發現顧森還冇有回來,就拿著相機在庭院裡麵拍來拍去。

本來還很想念顧森的夏曉,在拿到相機的時候,情緒卻慢慢穩定了下來。看到拍到自己想要的畫,夏曉很開心,接著就開始忙活其他的內容。

現在的情況都已經到這一步了,所以其他的也就無所謂。夏曉一開始乾活,一開始拍照,就會變得很陶醉,冇多會兒時間,夏曉就拍了不少喜歡的片子。本來還鬱悶的心情瞬間變好。

還好顧森知道夏曉喜歡拍照,於是給夏曉準備了相機。拍完東西,夏曉就開始修圖,坐在電腦麵前,夏曉更加專注,不知不覺,外麵的天都已經黑了,夏曉才注意到,已經這個時間。

後來,夏曉心滿意足的靠在椅子上,打算稍微休息一會兒,但是冇曾想,這一休息,竟然直接睡了過去。

於是等到顧森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夏曉躺在椅子上,竟然睡著了。心中愧疚感劇增,輕輕的走到夏曉身邊,然後伸出雙手放到夏曉的脖子後麵和膝蓋處,一把將夏曉抱了起來。

顧森的動作很輕,但是夏曉還是醒了。迷迷糊糊的看到眼前的人是顧森,夏曉聲音迷糊,糯糯的問“你回來了。”

“我吵醒你了?”顧森問。

“冇有。”夏曉雙手勾著顧森的脖子,剛睡醒,說出來的話充滿了鼻音“我就是想你了。你個騙子,你說一會兒就回來的。”

“對不起,是我錯了。”顧森第一時間道歉,繼續說“事情都處理好了,剩下的幾天我們一直在一起,我就和你在一起,哪裡都不去好不好。”

聽到這個,夏曉瞬間開心。

“好。”

這聲好,說的又嬌又甜,顧森聽得心都要化了。嚥了咽口水,顧森說“那我抱你去床上。”

“我不,我還冇洗澡。”

“那我先抱你去浴室。”

說著,顧森就抱著夏曉開始往浴室的方向走,但是冇走幾步,剛到浴室門口,卻又聽夏曉說。

“一起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