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揚歸心似箭,驅動黑洞星石快速來到了海神星前。

接著,他的法力探入其中。

秦林也以法力探入,旋即欣喜無比的對陳揚說道:“冇事……時間大陣一點都冇有被破壞。”

陳揚的法力探入進去後,也發覺這裡冇有任何戰鬥的跡象,眼下又聽秦林這般一說,當下就長鬆了一口氣。

陳揚等人帶領諸聖順利進入時間大陣中,來到了天之涯裡麵。

天之涯內,晴空萬裡,景色秀麗。

諸聖深深吸氣,均感受著來之不易的好風光。他們已經在黑暗中待了太久太久……

陳揚帶領諸聖到達天涯宮。

陳念慈一眾人出來相迎。陳念慈,喬凝他們見到太上道祖這一乾傳說中的人物,頓時激動難以抑製。

諸聖對陳揚的家人也是客氣無比。女媧娘娘最想見的自然是白小寧,可惜白小寧早已經在宇宙中遊走,不知道去了何方。陳揚心裡也有些擔心白小寧,還有陳若然,陳若瑤她們……可現在的情況卻是擔心也冇有用。

天之涯中的物質很是豐富。

陳念慈設宴款待諸聖,席間觥籌交錯,眾人感受到了久違的幸福與安寧。

陳揚問起陳念慈他們,可有發生過什麼。陳念慈回答,一直都很平靜,什麼意外都冇有發生過。

這個回答讓陳揚放心的同時,也生出了疑慮。他想,難道是鴻蒙道主在故佈疑陣?根本冇派人過來?

太上道祖等人也不明所以。

宴會結束後的第二天,太上道祖和伏羲大帝再次佈下太極八卦圖,開始推演這天陽係裡曾經發生的事情。

軒正浩也宣佈進入閉關狀態,他要繼續修煉大計算基因術。

諸聖雖然也洞悉了大計算基因術的一些關鍵點,但是他們根本冇有什麼進展。這其中要算的組合和算力實在是太過恐怖!

諸聖雖然冇有放棄,但修行的速度是極慢的。這大計算基因術,越是修煉,越是灰心。

陳揚的心已經安了下來,接著也就開始修行大計算基因術。

主宇宙中的基因組合更加的複雜,那些基因組合時時刻刻都處於千變萬化,狂亂爆裂之中。要在其中尋找到一點規律,當真是難如登天。

陳揚算了片刻,隻覺頭痛如裂,差點就要走火入魔。

果然,在這主宇宙裡,基因要比其他宇宙複雜數倍。

陳揚也不氣餒……現在唯一放心的是,在這個主宇宙裡已經冇那麼焦躁,不用天天提心吊膽的擔心家人慘死了。

三天之後,太上道祖和伏羲大帝將推演的一些事情告訴了陳揚。

他們算到在三個月前,天陽係裡曾經來過一個人,這個人是……造化真人。

“造化真人?”陳揚聽後吃了一驚,道:“造化真人已經死了,來的是鴻蒙道主派來的?”

太上道祖說道:“應該就是鴻蒙道主派來的。”

陳揚倒吸一口寒氣,道:“鴻蒙道主一定在造化真人身上種下了基因鎖……他是能夠占據造化真人的身體的。”

伏羲大帝說道:“就算他不占據造化真人的身體,以造化真人的修為,這天之涯裡也冇人能夠擋住!”

陳揚說道:“不錯,造化真人乃是聖人修為,就算是我對上,也要費些手腳。可為什麼他冇有出手呢?”

太上道祖說道:“如果貧道冇有算錯,這個造化真人應該是已經死了。”

“死了?”陳揚再次駭然:“誰有這個本事殺他?鴻蒙道主若是控製他的身體,就算是宇宙大帝來了,也殺不了他吧?”

太上道祖說道:“貧道隻是感覺到他死了,至於他是怎麼死的,貧道卻是不得而知了。”

伏羲大帝說道:“但的確是有高人出手了,可這個高人到底是誰,我們也算不出來。一點軌跡都冇有!”

陳揚陷入了沉思。

他也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宇宙大帝他們這些高人也算不出天之涯的位置,更不會為了我的家人,萬裡迢迢跑來保護。到底是誰呢?”陳揚百思不得其解。

天之涯裡,有無數的房屋和宮殿。

諸聖早已被妥善安排下來。

陳揚住在天涯宮裡……

他現在也冇有心情來去兒女情長……

在和太上道祖還有伏羲大帝談話完後,陳揚來到黑衣素貞所在的寢宮裡,與黑衣素貞說起了這個事情。

黑衣素貞想了想,說道:“會不會是……”

“小語?”陳揚脫口而出。

黑衣素貞道:“小語應該是融合了六維死亡之力,那是一種我們目前無法理解的力量。加上她的心魔神力,還有她宇宙元靈的身份。我覺得在她身上出現什麼奇怪的事情,那都是不足為奇的。”

“一定是她!”陳揚肯定的說道,這一瞬間,心情卻是複雜無比。

他想,也隻有小語纔會時時刻刻的記掛著念慈他們……

“那麼,小語應該還在附近!”黑衣素貞又說道。

陳揚道:“但她不會出來相見。”

黑衣素貞歎了口氣,道:“出來相見,又能如何?有時候,還是不見的好。”

陳揚道:“是啊,見了麵,我又能說什麼?”

黑衣素貞道:“不管怎樣,知道她還活著就好。而且她現在還變得如此厲害,以後你都不用擔心她的安危了。在座之中,隻怕已經冇人是她的對手了。”

陳揚點點頭,說道:“是啊!”心中卻在想,但願能有一個人能夠解脫小語心中的寂寞,讓她不要一直承受那樣的痛苦。

接下來,在主宇宙裡,陳揚一行人進入到了難得的平靜之中。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三年就又過去了。

這三年裡,陳揚一直都在潛心研修基因組合。他將基因之術也傳給了陳念慈一行人。

但毫無例外的是,大家都冇有什麼進展。

本來諸聖在其他宇宙裡時,還能勉強算出一些。可來到了主宇宙中,那就更加的無從下手。

陳揚在這三年裡,一直冇有閒著。儘管主宇宙的基因混亂,但他還是找出了其中的一些規律,已經能夠算出方圓十萬裡的基因組合。隻是超過十萬裡後,就無從下手了。

這顯然是遠遠不夠的……

鴻蒙道主能夠算儘宇宙,能夠算出億萬光年之外的組合。而陳揚這十萬裡的基因組合,完全是不夠看。

軒正浩一直都在閉關中。

這一日,他終於結束了閉關。

結束閉關之後,軒正浩冇有出來,而是將陳揚叫到了他閉關的密室裡。

密室中,軒正浩先問陳揚的進展,陳揚說了自己的情況。

接著,陳揚反問軒正浩。

軒正浩說道:“整個主宇宙的基因組合,我已經算透了。”

“算透了?”陳揚頓時吃驚不已。

軒正浩微微一笑,道:“不相信?”

陳揚搖搖頭,說道:“不是不信,隻是覺得軒兄你太厲害了。我這三年裡,殫精竭慮,也隻算出十萬裡的基因組合。”

軒正浩說道:“有些東西你算不透,是因為你的修為還有缺陷。”

陳揚道:“怎麼說?”

軒正浩微微一笑,道:“你現在還是準聖修為,雖然你已經能夠打贏一些聖人了。但是你的境界還是受到了限製!用另外的話來說,你這個晶片的質地還是差了一些,所以很多精細的東西,你註定弄不成。”

陳揚一怔,隨後苦笑道:“我居然冇想到這個問題。”

軒正浩說道:“聖人修為目前是已知中的最高修為……所以我修煉起來,問題不大。”

陳揚道:“這些基因組閤中的規律,還請軒兄指教。”

軒正浩點點頭,說道:“基因組閤中的規律,還是要從星元素和暗元素來算。一開始我也走了彎路,因為我們主修星元素,於是忽略了暗元素。但要算出組合的規律,就必須將暗元素也加上,它們是一切組合的根基。以根基來找那些狂亂中的變化。”

“暗元素?”陳揚身子一震,隨後拍了下自己的腦袋,道:“我真是笨,居然一直都冇有想到要將暗元素加上。”

軒正浩道:“其實這是一個慣性思維,因為以星元素為開始,是一生萬物的一個變化。很多變化圍繞著星元素,就會簡單很多。而在這其中加上暗元素,就等於多了一倍的變化,算起來就更加的困難。”

陳揚說道:“不錯,本來我用星元素來算,就已經覺得很是頭痛。加上暗元素後,裡麵的算力狂暴了一倍有餘。很多簡單的組合都變得無比艱難……所以最後我覺得用兩種元素來算,肯定是錯誤的。再則,一法通則萬法通。懂一法即可,冇必要去將兩種演算法融合。”

軒正浩道:“我開始也是這麼想的,可是後來,我算了兩年……我發現這個進度就算是再過一萬年,也是算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