芨芨草具有廣泛生態可塑性,在複雜的生存環境條件下,可組成有各種伴生種的草地類型,它是鹽化草甸的重要建群種。根係強大,耐旱、耐鹽堿,適應粘土以及沙壤土,從荒漠到乾旱區,所有惡劣的環境都有它的蹤影,它就像沙地的衛士,也是西北地區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植物。

根據不同的用途,芨芨草也分不同的采收期。牧草在5—7月采收,用作編織則在9—10月采收。

采收後要及時曬乾,防蟲,防火,防鼠。

說到防鼠,這裡地處西部內陸地區,麵臨的“鼠患”主角不是我們常說的尋常田鼠,而是頗有名頭的ALS黃鼠,布氏田鼠等,高海拔地區還有高原鼠兔參與其中。

它們會吃掉葉、莖、種子和芽,消耗牧草,還會在芨芨草的根部築巢穴,破壞根係發育,直至植株死亡。

我們都知道我國東北地區有三寶,“人蔘、貂皮、烏拉草”,而西北地區也同樣有三寶,“沙棗、紅柳、芨芨草”。

可見芨芨草在當地人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唐溱溱拿過曬乾的芨芨草葉後,很快找到了手感,動作利索地編織著一頂草帽。

“哎呦,真漂亮。”蘭姨瞧見了,忍不住誇讚道。

“蘭姨,您可彆誇她,她到底學過一點,”嵐嵐衝唐溱溱吐吐舌頭,然後湊過去一臉渴望地看著蘭姨和她手裡精緻的手工活:“您教教我吧,蘭姨,我也想做出這麼漂亮的藝術品。”

“行,當然行。來,我先教你最基礎的……”蘭姨笑得一臉溫柔。

她看著眼前這些透著鮮活青春氣息的年輕人,不由得想起了屬於自己的那段青蔥歲月。

當年的自己,也曾有三五好友相伴,一起嬉鬨,一起牧羊,一起憧憬未來。

不知如今,她們可安好?

……

“來嘍,香噴噴的烤羊腿上桌嘍!”

“這邊羊肉餃子也好了!”

“剛出鍋的羊肉湯!走過路過彆錯過!”

“羊棒骨來嘍!”

“……”

外麵雪花飛舞,屋內一派熱氣騰騰,熱鬨的煙火氣讓每個人臉上都透著紅潤和喜悅。

“開飯了開飯了!大傢夥兒拿著自己的吃飯傢夥過來啊!”彭磊深深呼吸著眼前桌上羊肉特有的香氣,起身招呼道。

“吃飯嘍!羊肉飯開席!”李叔也亮起大嗓門,笑得見牙不見眼,他很久冇有這麼愉悅痛快的心情了。

他還邀請了其餘幾戶人家,大家湊在一起熱鬨熱鬨。

桌子不夠,炕上也坐滿了人,剩餘的玩家們便席地而坐,兩兩相伴,抱著自己裝滿了羊肉的大碗悶頭乾飯。

李叔和另外幾位老友已經美滋滋地悶上了小酒,天南海北地侃了起來,蘭姨則時不時起身給玩家們把碗添滿,像極了操心孩子們吃不飽飯的食堂打飯阿姨。

吃罷了飯,各自離席,有些醉酒的李叔又起了鼾聲,同樣顯露醉態的其他幾位原住民則由幾名男玩家攙扶著送回了各自的家,其餘人自覺幫著收拾骨頭殘渣和洗刷碗筷,分工協作,效率奇高。

“蘭姨,這羊皮要怎麼處理?”老酒蹲在一旁問道。

羊皮不僅可作禦寒與裝飾作用的衣物、被褥,也是一味中藥,可內服可外用,功能主治:祛瘀;虛勞羸弱,肺脾氣虛,跌打腫痛,蠱毒下血。

老酒現在可以算是一箇中醫藥癡,對於醫書上記載的可以入藥的藥材他都很感興趣。

好的羊皮價值很高,搞好羊皮的加工,是增加收入,提高經濟效益的重要一環。

而常年與羊為伍,牧羊為生的李叔和蘭姨夫妻倆,對於怎樣獲取一張漂亮完美的羊皮頗有心得。

此時的羊皮已經被完整剝下,不需要玩家們再看一場“嘎羊直播”。

“這種狀態下的羊皮需要用刀子颳去殘餘的肉屑、脂肪等物,注意不要刮破,咱們一般用的是鈍刀來刮。”蘭姨一邊說著一邊嫻熟地操作著,“這些羊角邊咱們一般不要,影響皮形整齊,會割掉。”

等看到蘭姨手中出現一張均勻方正,舒展自然的羊皮,有自覺藝高人膽大的玩家便躍躍欲試。

“蘭姨,剩下的羊皮可以讓我試試嗎?”那男玩家說完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他知道這些羊皮是兌換他們日常生活物資的來源,遂又補上了一句:“我可以把它買下來嗎?”

“真是個懂事的好孩子,”蘭姨笑著點頭,“來吧,交給你了,蘭姨把它送給你。”

她的笑容裡透著一股令人心生親近的淳樸氣息。

男玩家連連搖頭,堅持把錢放在了蘭姨手裡。

“蘭姨的心意我領了。但該怎麼著就得怎麼著。”他很堅持。

“蘭姨,您幫我看著,我哪裡做的不對,還得請您指點指點。”

“好。”蘭姨點點頭。

對於這樣一個謙遜好學、乖巧有禮的年輕人,誰又忍心拒絕呢?

……

“不錯,很像樣。咱們這最後一步,就是用鹽來醃製並晾曬。天氣不好的時候也可以放在火堆旁慢慢烘烤,但一定要注意火候,要有耐心。”蘭姨肯定了男玩家的羊皮處理“首秀”,並繼續叮囑道。

“哈哈哈,我成功啦!”玩家喜不自禁地手舞足蹈。

近來遊戲裡連番參與放羊,他已經慢慢適應並喜歡上了牧羊人的新身份。

對於全身都是寶的羊,若不是季節不對,他真想上手試試看給羊剃毛是不是真的超級解壓。

外麵的大雪紛飛了整整兩天後,天終於放晴。

大家齊心協力掃淨主路積雪,給即將出發前往鎮上換取生活物資的李叔開了路。

李叔牽著馬走過來時,玩家們才知道李叔原來不僅僅養了羊,還有後院的馬和幾匹駱駝。

馬和駱駝的年紀有些大了,平常李叔已經不怎麼用他們做活了,而是悉心照料著它們,給它們養老。

它們年輕的時候陪著他吃過苦,風裡來雨裡去,默默無言地陪伴著他走過一個又一個春夏秋冬。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他也真心敬重這些陪伴他們多年的老夥計。

帶上之前積攢的羊皮和手工藝品等物,李叔便在蘭姨的聲聲叮囑中出發了。

閒來無事的玩家們正愁冬日冇有熱鬨,此行都跟著李叔一起前往鎮上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