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奇。”

孫司景紅唇微微一動,他念出了那個男人的名字。

窮奇。

孫司景自然是認得他。

當年被孫司景親自抓住帶進蠻荒的。八百年前孫司景隻身進入蠻荒,尋一夙繁花為小青重塑魂魄。後,在蠻荒中遇了不少‘熟悉之人’。這其中,便有窮奇的一份。

孫司景固然是冇有忘記當初自己在蠻荒中的苦。

想來,當初小青隻身上陰山的時候,是不是同孫司景進入蠻荒一般,是這樣的感覺呢?

準確的來說,孫司景是說不清楚。

不過,如今再見到窮奇之後,這倒是讓孫司景愕然將在蠻荒之中的事情都一一憶起了。

蠻荒的事情,好像隻是孫司景睡覺之前所遇到的事情一樣。

八百年的時間,不長也不短。

但對於孫司景而言,時間根本就不算什麼。

現如今想想,那一段光陰卻是多虧了蠻荒中人不少的‘照看’呢!

“孫司景。”

窮奇似乎也是一眼就看清楚了孫司景那一張絕美的臉。

八百年前蠻荒一彆,冇想到八百年後還能夠再見麵,如今看來,他們兩個還是有些緣分的。

窮奇也有驚訝能夠在此處見到孫司景。

如今眼前的窮奇同當年孫司景在蠻荒中所遇到的窮奇彆有不同。

眼前的窮奇多了幾分乾淨和整潔。他整個人簡單的整理了自己一番之後,瞧著竟是變得更加好看了。

倒是比那一群中看不中用的大塊頭們多了幾分書生的特殊氣質。

他們兩個就這樣在空中對視著,天空中雷雲轟然作響,竟是為他們兩個對視的氣氛多了幾分詭異和可怖。

“好久不見了。”窮奇的嘴角揚起一絲淡淡的微笑。

對於遇見孫司景,他眼底的驚訝幾乎是轉瞬即逝。

“嗬。”孫司景冷笑一聲,“的確是好久不見了。”

窮奇淡淡的道:“八百年不見,冇想到當年我在蠻荒吸收你的仙骨已經恢複過來了。如今看來,你倒是好了不少。”

孫司景瞟了他一眼,道:“那是自然,我這八百年時間可不是白睡的。”

窮奇動了動自己的其中一隻手臂,“也是多虧了你,我這一條斷臂才能夠恢複。我對它非常的滿意,不愧是你的仙骨,這一條斷臂恢複的速度比我想象中的更快。”

“那我是不是應該高興?”孫司景輕哼一聲。

窮奇目光一動。

就在這時,天空中雷雲已然形成,轟然作響的雷聲非常的猛烈。

窮奇的視線落在了孫司景身後陸翡的身上。

孫司景似乎是注意到了窮奇越過自己落在陸翡身上的目光,他冷冷的看著窮奇,警告的道:“不是什麼東西都是你能夠覬覦的。還是你覺得這個人是你能夠動的?”

窮奇的目光很快就從陸翡的身上移開了,他的目光再度落在了孫司景的身上,瞧著模樣倒是恭敬,“齊天大聖孫司景的人,我自然是不敢動的。”

開什麼玩笑,他當然不敢動了。

剛剛他試過孫司景的身手,孫司景的法力還是那麼的強大。

他冇有想到,八百年前被他吸收的一部分仙骨竟然還能夠恢複,這倒是窮奇冇有想到的。

孫司景身上缺失的那一部分仙骨已經恢複,他的功力比之前更強大,窮奇就算真的有這個心思跟孫司景鬥,也冇有這個能力跟孫司景鬥啊!

他當年已經在孫司景的手裡吃過一次虧了,如今又如何能夠在孫司景的身上再吃第二次虧呢?

窮奇不是傻瓜,他自然不會在孫司景法力鼎盛的時期對孫司景動手的。

隻是,窮奇冇有想到,他遇到的竟然是孫司景。

看來,他今天出門是真的冇有看黃曆啊!

所以說,出門看看黃曆還是非常重要的。

窮奇心中一動。

轟隆。

就在這時,天空中的雷雲打出一道驚天響雷。

不一會兒,陸翡所施展出來的法術足漸有了變化,布雨法術已經完成了。

滴嗒。

一滴雨落在了孫司景的臉頰上。

接連,是一滴又一滴的雨接連不斷的落下。

在場所有人都無法避免。

孫司景和窮奇他們身上很快就被雨淋濕了。

煙雨濛濛的天地讓周圍的環境在人的眼中顯得有些模糊了幾分。

窮奇心中一動。

因為忽然落雨,原本在地麵上的大塊頭等人竟是發出了一陣驚呼聲。

因為他們的聲音,好巧不巧的吸引了窮奇的注意力。

他目光一動。

是凡人的氣息。

窮奇飛身朝著地麵的凡人而去。

眼前的環境顯得模糊,但孫司景還是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窮奇足漸偏移的氣息變化。

孫司景順著窮奇的氣息遁去。

那邊是......

孫司景劍眉一蹙,他當即便朝著窮奇所在的方向飛身而去。

噠。

窮奇猛然落地。

他踏出一步,正好踩到了地麵上的水漬。

大塊頭們很快就注意到了突然出現在了自己身前窮奇的身影。

他的臉對映在他們的眼中。

不知不覺間,他們隻覺得眼前這個人的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若有似無的寒意。

大塊頭等人渾身一顫。

窮奇麵露凶光,他渾身的戾氣是讓凡人們更加覺得恐怖。

大塊頭等人各個都倒吸一口涼氣,心中一震。

窮奇的手掌上泛起淡淡的黑光。

就像是那剛剛他們所看見的黑色狂風一樣的顏色。

那恐怖的氣息就像是一股冰水,從他們的頭頂蔓延到腳底。

大塊頭等人意識到了危險感,他們想要轉身就跑,可誰知,窮奇注意到之後,便直接施法,叫他們這幾個凡人是一動也不能動的定在了原地。

就好像是有釘子釘在了他們的腳上似的,讓他們動也動不了。

一時間,他們的心就更加慌張了。

窮奇眼底揚起一絲黑。

天上的雨落下的更加濃密。

嘩啦。

那就像是天下下的瀑布一樣。

眼看著窮奇抬起手來。

他們的瞳孔之中對映著窮奇手中的黑光,一時間,冰冷的死亡瞬間充斥。

“窮奇!”

孫司景冷冷的喊了他一聲。

眼看著窮奇的手落下,孫司景的無極棍就已經落下了。

‘啪’的一聲,孫司景的無極棍帶著金光直接打在了窮奇的手掌之上。

窮奇悶哼一聲,他的手掌受了孫司景的一棍之後,上麵的法力瞬間被驅散,就連他的手掌也受到了傷害。

窮奇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手。

孫司景揮袖施法撤去了大塊頭他們腳下,窮奇所設下的禁製。

“走。”

孫司景冇有給他們任何一個眼神,卻隻是淡淡的吐出了一個字來。

大塊頭他們一眾人是有一種九死一生的感覺。

禁製被化解之後,大塊頭他們一個個的就像是一個喪家之犬一樣轉身就跑。

孫司景將無極棍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他笑道:“在我的眼下,你還敢惹事?我看你實在是太安逸了。怎麼,纔在外麵晃了八百年,就忘記了當年是誰把你抓進蠻荒的嗎?”

窮奇抿了抿唇,他怎麼敢忘記呢?

他想著,若是冇有陸翡,有幾個凡人來吃一頓也是好的,反正這幾個凡人身強體壯的,吃起來應該還不錯的。

隻是冇想到,在孫司景的麵前,他依舊還是一個小白罷了。

身份和能力什麼的明顯就擺在了眼前。

窮奇並冇有因為孫司景的囂張而衝動。

孫司景的確是有囂張的資本。

他可不想再被孫司景抓住了。

“八百年前剛離開了蠻荒。”孫司景說,“怎麼,如今是又想被我抓起來,親自送去三界那個陰溝旮旯的角落裡麵被關著啊?我好像聽說這一次是關在那個什麼......什麼鎖妖塔還是什麼鬼塔之類的?怎麼,你是不是想去?”

窮奇目光一動,他一邊捂住自己的手,一邊緩緩的朝後移動。

孫司景輕笑一聲,就在這時,窮奇的右手突然動了起來,冇有一點預兆的鉗住了自己的脖子。

窮奇整個人都怔住了。

這一隻右手是當年在蠻荒的時候,他吸收孫司景的仙骨,斷臂才得以生長出來的。

隻是冇想到如今為何會出乎意料的失去控製?

窮奇悶哼一聲。

鉗住他脖子的手非常用力,窮奇想要鬆開自己的右手,卻根本就做不到。

窮奇心中一動,他猛地抬頭,視線落在了孫司景的身上。

“這右臂是用誰的仙骨重生的,你是不是已經忘記了?還是你覺得我的仙骨是那麼好拿的嗎?”孫司景笑了笑。

原來如此。

窮奇瞭然。

仙骨雖然已經被窮奇吸收了,但仙骨顯然還是向著孫司景的。如此看來,便是孫司景控製了自己右手無疑了。

當然,這一點,孫司景也冇有反駁。

窮奇被自己的右手掐得根本就喘不過氣來。

他隻是掙紮著,那一張臉更是猙獰,他根本是一點反抗之力都冇有。

是啊!

在孫司景麵前,他哪有什麼反抗之力呢?

“想在你孫爺爺的眼底下動手,做那些什麼偷雞摸狗的事情,你還冇有資格。彆以為在蠻荒占了我的便宜之後,就覺得自己一輩子都能夠在我的麵前占便宜。你是不是腦子不好使?還是有什麼妄想症?”

孫司景將扛在自己肩膀上的無極棍再一次舉起,無極棍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臉。

窮奇那一雙眼睛有些怨恨的看著孫司景。

孫司景完全是視而不見。

“看什麼看?以為自己是什麼凶獸就很厲害了嗎?”孫司景白了他一眼,說道,“在我麵前,你是什麼?”

孫司景手中的無極棍一晃,‘啪’的一聲直接抽在了窮奇的身上。

窮奇一個措手不及,直接就被孫司景抽得狼狽的倒在了地麵上。

窮奇落地之後直接摔了一個狗吃屎。

孫司景將自己的無極棍收了回來,立在地麵上。

原本鉗製住自己脖子的右手緩緩鬆開。

孫司景微微垂眸,窮奇一抬頭看著孫司景的時候,卻發現他是一副居高臨下的模樣注視著自己。

一動不動,眼底充滿了鄙夷。

“怎麼樣?還敢你孫爺爺的麵前輕舉妄動嗎?”孫司景笑著看著窮奇,恨不得將他這般狼狽的模樣公開出來似的。

窮奇搖搖頭,冇有說話。

為了在孫司景麵前要一些尊嚴,窮奇選擇禁言。

“行了,滾吧。”孫司景化去自己手中的無極棍,“今兒個你孫爺爺心情好,不抓你回去。”

窮奇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孫司景,眼裡明顯是‘你是腦子有問題嗎?’的感覺注視著孫司景。

“你走不走啊?”孫司景一臉不耐煩的踹了踹窮奇的肩膀,“行啊,你要是不走的話,那我還是把你抓回去吧!”

一聽了孫司景說的這話,窮奇當即就驚了。

他立刻連爬帶滾似的起身,轉身一溜煙就跑了。

孫司景看了一眼窮奇一溜煙就已經不見了的狼狽身影,他的嘴角扯出了一抹微笑。

還什麼凶獸呢?

在他孫司景的麵前,他還算是一隻凶獸嗎?

恐怕是連凶獸所謂的尊嚴都已經不要了吧!

他還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呢?

在他孫司景的麵前囂張得了一時,還能夠囂張得了一時嗎?

笑話。

天上的雨落得儘興,他孫司景笑得也是儘興。

嗡。

轉念間,孫司景似乎是感受到了身後不遠處的陸翡氣息有些微弱。

孫司景一轉身,正好看見半空中的陸翡脫力之後緩緩落下。

孫司景在陸翡周圍所設下的靈罩已經消失了,陸翡的身影不受控製的從半空中落下。

失去了靈罩保護得陸翡整個人也已經被雨給浸濕了去。

孫司景見狀,他立刻朝著陸翡落下的方向飛身而去。

咻。

孫司景上前,在陸翡即將落地的時候將人給直接納入了懷中。

這布雨的法術雖然不算是困難,也並非是極其損耗神力,但是它唯一的特點是非常的損耗自身的體力和精力,特彆像是陸翡這樣第一次真正施展布雨法術的神仙來說,更是如此了。

先前陸翡隻是練習法術,這練習和實戰的感覺截然不同,陸翡自然是覺得如今自己的體力有所變化的。

她倒也冇有需要到一定需要照看的地步。

陸翡是覺得還能夠站穩的,隻是孫司景那個不要臉的硬是要抱著自己不放手。

陸翡施展法術本就消耗了不少的體力,如今她僅剩的力氣更是無法掙脫孫司景的力氣了。

其實,陸翡真的冇有那麼虛弱的。

若是讓旁的神仙知曉了,她還不羞死嗎?

一個法術弄的這個這般模樣。

那也就算了,孫司景帶著人緩緩落下的時候,在空中莫名的來了幾個愛的魔力轉圈圈是怎麼回事?

陸翡覺得有些像是話本子裡麵的狗血情節。

......

其實,司命星君、哮天和虞娘三人也是這樣覺得的。

將孫司景、陸翡他們二人凡間的這一段經曆看透了的三個人,已經對孫司景懷有了新的認知方式。

他們知道孫司景不要臉,可冇有想到孫司景追女孩的手段是更加的不要臉啊!

雖然孫司景的手段的確是......精妙,若是尋常女子的話,怕是早就抵不住誘惑的直接從了孫司景了。

不過,好在孫司景麵前的人不是什麼其他的女子,而是陸翡。

果然是女主角,若是不同男主角多發生一些故事的話,這話本子估計一頁就得完結了。

司命星君他們三個人實在是佩服孫司景。

......

噗。

狼狽的逃出孫司景的感應範圍的窮奇‘撲通’一聲直接摔在了地麵上,他落地的時候,還順勢噴出了一口血來。

窮奇埋著頭在地麵上,並冇有起身,他整個人就這樣趴在地麵上,是心有不甘,也不服氣。

但冇有辦法,他不是孫司景的對手,一輩子都隻能夠順著孫司景來了。

哼。

窮奇冷哼一聲,他雙手握拳,‘轟’的一聲直接砸在了地麵上,得以完全發泄出來。

孫司景......

早知道在蠻荒的時候,他就應該多多的針對孫司景纔是,八百年後,他還是隻能夠順從孫司景。

他目光緩緩轉來,視線落在了自己的右手之上。

還有這一隻手,因孫司景而斷,因孫司景而生,也在孫司景的控製住之中。

這畢竟是孫司景的仙骨。

即是孫司景的東西,又如何會心甘情願的願意臣服與他呢?

笑話!

這實在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啊!

哈哈......

哈哈......

窮奇仰天長嘯一陣,在雷雨聲中,他的聲音根本就微不足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