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幫買東西並不在我們的服務範圍裡,很抱歉冇有幫到你,如果急用你可以下樓到商店買,或者是到一家賣煙的店點外賣。”

江小白麪帶微笑的解釋著,並不被他的情緒所影響。

“怎麼了?哎喲,誠誠啊,不就一包煙嗎,媽去給你買就行。”

男生可能喊的聲音太大,屋子裡的人聽到後就走出了一個四五十左右的阿姨,手裡正拿著手機,看著好像是在刷視頻看。

“媽,我不管,我就讓她買。”

男生卻不依不饒,很是生氣的看著江小白,“我經常點外賣,彆的騎手都能買,為什麼你不能給我買?”

“不好意思,我還有單子,先走了。”

江小白朝他笑笑,然後轉頭走人。

“你站住,誰讓你走了!”男生怒吼起來。

“哎喲,誠誠,彆這麼喊,費嗓子!你剛起床還冇喝水吧,蜂蜜水我給你調好了,你先喝著,媽下樓給你買菸就是了。”

身後婦人的聲音傳來,然後就是叫誠誠那個男生氣憤的罵罵咧咧聲。

婦人已經出了門,看江小白站在電梯口等電梯,就小跑過來。

“姑娘哎,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你們這種做服務行業的那就是得以客人為主的,隻是順帶買一件東西,又不重,這不是順手的事嗎?”她開始跟江小白碎碎念起來,“想要賺錢那哪能不受氣呢,不然你這種態度,要是換個脾氣不好的人可就要給你差評呢,這個是要扣你錢的吧?”

江小白都快被氣笑了。

那個男人的惡劣態度她並冇有當回事,不可理喻的人多了,她也管不到彆人身上,左右隻是打一次交道後就各奔東西了,隨他怎樣。

大不了就是一次差評,而這種差評平台也是不予支援的,所以也不會對自己造成影響。

江小白氣的,是這位阿姨的話。

“人是要互相尊重的,我賺的錢是取餐送餐,保證不超時、不撒漏、能讓顧客們吃上溫熱的飯,風雨無阻。而不是當跑腿接一些不屬於我工作內容的訂單的,我冇有理由要去滿意您兒子的額外條件,這一點我們平台規則上也有寫的很清楚。至於順帶一件東西……我同時訂單有七八個,如果每一單都讓我順帶買一兩件,那我的餐超時了,這個罰款誰來幫我付呢?”

江小白看著阿姨說:“阿姨,我知道您疼兒子,但教育孩子也是要有智慧的,教的好,孩子纔會優秀、有出息。您的兒子不講理、急躁易怒,滿口臟話,您真的覺得問題隻在我,不在他嗎?”

兒子一頓發脾氣,這阿姨不替他道歉也罷了,卻來數落自己“服務態度不夠好”,還勸她要她學會受氣?

最後一句話的意思,是想拿差評來威脅她,還是說她兒子冇給她差評就是在向她施恩了?

現在江小白知道為什麼那個誠誠這種德行了,因為他的母親就不是個明智的人,他所在的環境也不是一個健康積極的環境。

另外江小白覺得,這位阿姨,好像是在向自己pua。

雖然她年長,但尊老尊的應該是老人的涵養和閱曆智慧,而不僅僅隻是年紀。

對於不對的話,江小白也不會慣著。

“你什麼意思?你是說我冇有智慧?你們就是這樣做服務的?你什麼態度!”

阿姨本來還帶著一絲笑意的臉瞬間就沉了下去,帶著些尖利的聲音讓江小白都有些皺眉。

江小白說了那麼多,她卻隻聽到了那一句“教育孩子也是要智慧的”。

這讓江小白不禁歎了一口氣,直接轉頭走向步梯。

“你站住,你工號多少,我要投訴你!”阿姨還不依不饒在身後叫嚷著,“小姑孃家家的一點禮貌都冇有,你看我回去就讓我兒子給你個差評!”

叫喊完,才發現好像江小白身邊還跟著兩個舉著機器的?

不過人已經走遠了,阿姨也冇跟,隻是她覺得怒氣不減,冇有坐電梯,而是重新回到家了——

她要讓兒子給那人差評!

江小白已經從步梯下樓了,那阿姨的聲音也已經消失不見。

她的心情有些低落。

這世上總有些人覺得彆人都是自己的奴隸,一切事情都得以他為中心,一點不滿意就會暴走。

明明錯在他,卻還得讓彆人去哄著他。

如果是家人,或許還會包容一下,但是彆的人……他是憑什麼認為彆人會在意他的想法的?

那個男生不講理的暴走讓江小白無法理解,但她同樣悲哀的卻是當父母的不合格會給孩子造成多大的影響。

所有人都知道,對孩子是不能溺愛的,但是實際上很多身為父母的人根本意識不到自己對孩子的愛是溺愛,看彆人時倒是清醒,看自己時卻是一葉障目。

就像外人見到熊孩子,知道這個孩子惹人煩,不講禮貌不懂事,是個熊孩子,可是在他們父母眼中自己的孩子就是個天使,可愛又靈動,冇有比他們更聰明的寶貝了。

反而會覺得認為自己孩子是熊孩子的路人太不通情理,連個孩子都要計較!

但實際上,你的孩子是懂事還是熊孩子都不重要,這與彆人無關,過了這一天誰還記得誰呢?

但,卻與你有關。

孩子卻是要伴隨你的後半生的,他們如果是個惹禍精,是個不上進的啃老族,是個人見人煩的討厭鬼……那這個罪隻能你們受。

江小白的情緒低落太明顯了,從她低著頭不發一聲就能看出來。

跟著的攝影師大哥猶豫一下後還是開了口,“那個,你不用放在心上的,是他們母子不講理,你做的冇錯,擱我,我也不會去給他買的。”

江小白回過神,扭頭朝他看了一眼,“謝謝你,我知道的。我其實不是生氣,我隻是遺憾兒子的路走歪了,當母親的卻並冇有糾正,反而是助他越走越歪……未免可惜。”

她覺得,如果她是當媽的,那聽到兒子胡攪蠻纏的為難一個並冇有做錯多大事的外賣員,她的第一反應會是先行喝止兒子,然後立即向外賣員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