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林的征兵公告一經釋出之後,連續幾天到他府邸內應聘的人都是絡繹不絕。究其主要原因,那便是卓林給的實在是太多了!

當初卓林給木炭工人開出的30枚銅幣一天,便已經稱得上是豐厚報酬;如今50枚銅幣的日薪,彆說是放在開拓領這種窮鄉僻壤,就算放在大型城市中,也是相當不錯的收入水平了。

不過,極高的報酬也意味著極高的門檻。

經過精挑細選後,最終也隻有25個人符合卓林的心理預期。當然,米瓦爾不在此列,他不需要麵試,他的位置早早的就定了下來。

人員都篩選出來了之後,卓林把正式訓練放在了第二天。

翌日一早,一處空地上,卓林走到了這二十六名新兵麵前。

這是練兵的第一天,在軍隊統領還冇指定之前,當然還需要卓林親自指揮。

他咳了兩聲清了清嗓子,然後回憶著前世軍訓時教官的姿態,學著他們的語氣大喝道:

“立正!”

“第二排右數第三個!還望什麼望,說的就是你,你那是立正的姿勢嗎?”

“第三排第五個,你嘴裡在嚼什麼東西,現在就給我吐了!馬上!”

“還有第三排...”

卓林的內心是奔潰的,這些人的紀律性實在是太差了,他花了好大的功法才讓這些人保持在了立正姿勢。

“軍人,要有軍人的樣子,要有紀律性,要令行禁止!我下次要是再喊立正,你們之中要是還有人拖拖拉拉、半天做不好,那我可就不會這麼客氣了!麵明白嗎?”卓林板著臉道,神情頗為嚴肅。

“明白。”

卓林咆哮道:“大聲回話!”

受到卓林的氣勢影響,眾士兵也跟著咆哮道:“明白!”

隨後,人群中大氣都不敢喘。他們都不曾想卓林年紀輕輕,看起來也十分麵善,但認真起來卻是這麼一個狠角色!

“很好,這纔是軍人該有的樣子。”卓林點評道。

“以後,你們叫我要叫長官,或者統帥。不過我這個統帥隻是一個掛名統帥,因為我平時很忙,可能很少會親自訓練你們。因此,我還需要一個將軍,負責平時對你們的管理和訓練。”

雖然卓林早就內定了米瓦爾作為將軍,但還是需要走一個正式流程。

畢竟這裡的人都知道卓林和米瓦爾個人關係極好,而且米瓦爾又十分年輕。若是由卓林直接指定,顯然是不會得到群眾的信服。

“至於你們誰更適合當這個將軍,說實話我一眼也看不出來。所以,我們需要通過一種方式進行篩選。這種方式很簡單,也很公平,說白了就是誰的拳頭硬,誰就當這個將軍。我想,這樣的方式應該冇有問題吧?”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用實力說話,這種方式既傳統,又科學。

“冇問題!”眾人迴應道。

“好,那我就簡單說一下規則。待會想當將軍的人就站出來,進行一對一的對打,勝者進入下一輪,敗者淘汰。最終的優勝者,便是你們的將軍。明白嗎?”

“明白!”

“好!我先說一句,雖然有古話說‘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心中有數,遇事冷靜、不衝動也很重要。我的話說完了,那麼現在,想當將軍的人就站出來!”

瞬間,便有不少人‘唰唰唰’的走到了隊伍的前方,他們的臉色無不都展露著無比的自信。

卓林伸手數去,不多不少恰好十六人。不輪空的進行四輪淘汰賽,便可以將這個將軍選出來。

旋即,卓林隨手點了兩個,道:“你,還有你。你們兩個打,彆下死手,我叫停就停。明白了嗎?”

“是,大人!”

“不是大人,是長官!”

“是,長官!!”

隨後,被卓林點到二人便開始對決。二人的戰鬥可謂是毫無技術,純粹的就是力量和意誌的比拚。

不多時,其中一個人便漸漸的被另一個人死死壓製,已然落去下風。

若是再進行下去,也不過是單方麵的困獸之鬥而已。畢竟都是自己的兵,卓林也不會讓他們死鬥下去。因此,便在這個時候及時叫了停。

“停!好了你們二人,勝負已分,你們不用再打了。”

“你叫什麼名字?”卓林看著這個獲勝者問到。

“馬克。”

“好的馬克,你晉級了。好好休息一下,待會還有下一輪。”

“好的長官!”

就這樣,一場場比賽開始有序迅速的進行,每一場比賽都是由卓林親自擔任裁判。

擁有戰士聖痕的米瓦爾,自然是成功挺近了最後的決賽。他的決賽對手是一個名為肯尼斯的人,年紀也十分年輕,僅有23歲。

肯尼斯的體格頗為凶悍,身高一米八五,看起來要比剛剛一米八的米瓦爾高出一個頭。最恐怖的是他那一身腱子肉,肉眼可見的發達!

僅從外觀來看判斷的話,恐怕冇人會認為米瓦爾會是肯尼斯的對手。

但米瓦爾也是在公平公開的條件下,用他的實力走到的決賽,他用實力證明瞭他就是肯尼斯的對手。

因此,冇人會對米瓦爾抱著小覷的看法。

眾人對於二者比賽的最終結果,究竟誰會成為自己的將領,他們對此都是相當期待。

在二人決賽正式開打前,卓林給了他們一個小時的準備時間。

期間,卓林將米瓦爾單獨的叫到一旁,問道:“怎麼樣,有信心嗎?”

米瓦爾搖了搖頭,道:“不好說。如果不動用聖痕之力幾乎不可能,就算動用聖痕之力也不一定有百分百的把握。畢竟我現在的聖痕僅有一級,給我提供的力量十分有限。”

卓林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勵道:“那就加油吧!總之,全力以赴就好,實在是敵不過我也不會怪你。”

米瓦爾白了卓林一眼,道:“我這還冇打呢,你就開始給我找台階下了,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這不是怕你心理壓力大嘛…”

“放心吧,我會贏的!畢竟,咱倆幾天前就約好了。”

一個小時的準備時間過去後,在“萬眾矚目”下,米瓦爾和肯尼斯登上了舞台。

肯尼斯捏了捏拳頭,發出了一連串力道十足的聲音,看著米瓦爾冷冷道:“ uukanshu.com你會輸的米瓦爾。”

“抱歉了肯尼斯,這個將軍我當定了!”米瓦爾毫不示弱的迴應道。

旋即,二人便正式開打。

一時間,你一個左勾拳來我一個右勾拳;你一個掃堂腿來我一個回身踢…

二人一來一回的打得不可開交,頗為激烈。不過漸漸的,在長時間的拉鋸之後,肯尼斯以力量的優勢逐漸開始穩住了上風。

“看來,僅憑技巧是很難翻盤了…雖然不想這麼早就暴露的,不過現在冇有辦法了!”

米瓦爾心念一動,他的額頭上浮現出了一個淡金色聖痕。隻不過,因為他的劉海髮型,導致無人能夠察覺。

隨之,他握指成拳。冇有技巧,一個直拳向肯尼斯快速砸了過去。

肯尼斯伸手去接,才發現這一拳的力量大得出奇,讓他連連後退了幾步,心中暗叫不妙:“怎麼回事?這小子的力量不對勁!”

還不等他細細的思考,米瓦爾後續一連串凶猛的攻勢已經向他襲來。

在戰士聖痕加持下,米瓦爾的力量大大增強。攻守之勢瞬間改變,並且呈碾壓之勢。

最後,米瓦爾抓住空檔給了肯尼斯一個過肩摔,後者被重重的摔趴在了地麵,再戰不能。

比賽就此終結。

當即,卓林宣佈了結果,道:“比賽結束,米瓦爾獲勝!”

就當眾人正準備為米瓦爾喝彩的時候,肯尼斯從地麵上撐了起來。

他瞪圓了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卓林和米瓦爾,咬牙切齒道:“我-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