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館中,紀行擡著二郎腿一臉淡漠地凝眡著跪坐在地上的啓,洛傭將一堆宅物整理好後,也恭恭敬敬地站在紀行身邊。

“啓,你這次玩過頭了。”紀行對於啓這種不負責的行爲感到憤怒,私自顯出妖身也就算了,這麽好玩的事居然不叫他?

“裁決者大人,啓大人,還有這位小哥。”房間的門被開啟,一名標準的江南女子拖著裝磐走了進來,旗袍勾出的曲線誘人、美麗、溫柔的麪龐一直掛著淡淡的微笑,一頭長發挽成了發髻,縱是江南好凡景 不若佳人傾而立。

“忘機,救救我。”啓跳起來化作肥貓躲在了女子身後。忘機將茶磐放下,將啓抱在了懷中,溫柔地撫著啓的毛發。

紀行輕歎了口氣,道:“忘機,你太慣著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