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紫汐說道,“我願意加入守夜人,我想明白了,既然巫族和守夜人要合作,我加入守夜人不就是巫族和守夜人之間的橋梁嗎?”

夢紫汐十分聰明,她一聽就知道蘇銳想做什麼。

蘇銳點點頭說道,“我現在正在研究一個課題,就是讓九州更多的人去修習道法,讓他們的實力突飛猛進,在危險來臨的時候,至少能有自保的能力。”

夢盤山震驚當場。

冇想到蘇銳有這樣的雄心壯誌,一般的無論是誰都是考慮自己的家族,然後考慮到自己,而蘇銳是考慮的整個九州,他點了點蘇銳的實力擺在這裡,他也看出,雖然對方是築基中期的實力,但是對方的談吐還有所作所為,身上有一種淡淡的肅殺的氣息讓他不敢小覷啊。

“說得好,你讓我考慮考慮!”

“冇問題,但是你不能夠再使用咒殺術重殺普通人,我為了要將你拿下,可是動用了關係。

現在周圍已形成了天羅地網,如果你答應我們簽訂合約合同,我便離去,不然的話我們就得血濺五步。”

夢盤山眼珠轉了轉,說道:“你和夢紫汐是朋友按輩分來說,你也是我的晚輩了,叫我聲爺爺也不為過,用得著這麼興師動眾嗎?”

蘇銳點了點頭,“交情歸交情,實力歸實力,我可不想我的朋友來傷害我,真到了那種時候最難過的還不是夢紫汐嗎?”

“你說得有道理,我已經考慮了,既然你想讓夢紫汐修煉巫術,就應該給他一個大環境,至少壓力不要來自你們巫族,你應該讓他開開心心修煉。”

“確實是有道理,你說的冇錯!”

“我的朋友佈置大陣,為此我要付出很多,這吞噬蠱就算是這次行動你送給我的禮物了。”

夢盤山搖了搖頭說道,“那怎麼行呢?吞噬蠱價值連城,你這樣說拿走就拿走。”

夢紫汐過來摟住他的胳膊說道,“爺爺你可不要太小氣啊,這吞噬蠱就送給我蘇銳哥哥了,你千萬不要再要回來了,要不然的話我就不修煉了這唉。”

“你這孩子真是女,大不中留啊,現在胳膊就往外拐了,好吧,那就送給他了。”夢盤山無奈答應。

他也是明白吞噬蠱已被蘇銳吃掉,那麼他現在就是巫族的人了,雖然對方不承認,但至少他有著巫族的力量。

這吞噬蠱能夠與他融合,說明他適合修煉巫術,隻是怎麼爭取過來呢?

他看了看夢紫汐,隻有夢紫汐和他打得火熱,他就是巫族的人,隻不過小傢夥很聰明,夢盤山想了很多計策在心中,但是都以失敗而告終,冇辦法,他纔出此下策。

吞噬蠱被邪龍吞噬。

如今蘇銳也已成為巫族蠱人了,他慢慢感應蠱術,吞噬蠱和自己融為一體就具備了某種技能,蠱是需要培養的,條件非常苛刻,隻要有機會。

蘇銳就會研究,隻要研究出普通人適用的蠱蟲,要更多的人修煉蠱術,那麼也是一股強大的力量。

蘇銳並不是那種老封建,說道:“我覺得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不管巫族,魔道還是道教,哪個教派冇有壞人,哪個教派也有好人,好與壞不在功法而在於修煉他的人,如果修煉魔道行那善事就是好,如果修煉正道行了惡事也是魔。”

蘇銳的話鏗鏘有力,震懾人心,讓夢盤山覺得蘇銳是越看越順眼。

蘇銳的話給他指引了明燈。

“小子,你說話太中我心意了,說得太好了,就是無論好與壞,不是你主觀意識,而你做了什麼樣的事。一個你像現在的名門正派,哪一個不是雞鳴狗盜之輩啊?我們五組當然也不乏邪惡之輩,但是也大部分喜歡樂善好施啊。在大師大會麵前,我們也願意犧牲自我,被九州而戰了,這是我們的家園。”夢盤山說道。

蘇銳說道:“這就叫英雄所見略同,我們都想到一塊兒去了,以後精誠合作。

夢紫汐你先好好地跟老前輩修煉,他會指導你,我的先回去把這次任務交了,這是聯絡方式,到時候我們聯絡,如果有用到老先生的份兒地方,我一定會通知你,當然了,老先生你出手也不能夠白白出手,我也會給予相應的報酬。”

夢盤山點頭說道,“好,就這麼辦了。”

蘇銳出門,夢紫汐一直送到門外,依依不捨,抓住蘇銳的手,她以前可冇這麼大方,自從和蘇銳離開,她發現自己實在離不開他,今日一見相思之苦,如同泉湧,頓時難以割捨。

蘇銳將她抱在懷裡說道,“回去吧,來日方長,你我見麵時有的是時間,不必在這一時,你好好修煉提升實力,到時候我需要你幫忙的時候,你一定要出手相助。”

夢紫汐高興得直跳腳,她要的就是這種被重視的感覺。

把她當做自己人的感覺。

蘇銳這樣說隻不過是讓她冇有後顧之憂,讓夢紫汐覺得是一個有用的人,其實真正遇到危險,蘇銳也不會通知他,他不會讓自己的朋友涉險。

之所以這麼說,就是為了安撫她的情緒。

夢紫汐當然不知道蘇銳心裡想的什麼,高興地回去了。

唐元清額頭直跳,這就是那位巫師嗎?又不像,怎麼兩個人如此親密密,卿卿我我。

唐元清也是從年輕的時候走過來的,一看就是這女娃子,已經喜歡上了蘇銳,等到夢紫汐仔細離開以後。

唐元清顧不得暴露身份走了過來說道,“兄弟你搞什麼鬼,被巫術迷惑了,你不是要把那傢夥吸引出來嗎?一起打殺了嗎!”

蘇銳笑著說道:“哈哈我已經搞定了,巫師答應幫助我,而且願意和守夜人合作,不再為非作歹,樹立一個朋友實在是不容易啊,到時候萬一爆發戰亂,他就是我的好幫手。”

“笑話,憑你的三寸不爛之舌搞定了,我白跑一趟。”唐元清難以置信地說道。

蘇銳笑著說:“哪能讓你白跑,魂魄?我也是抓了隻不過不是他的。”

“什麼,你早就有魂魄。”

“那是當然冇有完全準備,我怎麼唐哥啊。”

“好好好,事不宜遲趕快送與我,我立即去提升實力。”

“可是你又冇有幫我的忙嗎,不如把煉器之道送我!”蘇銳覺得唐門的煉器之道,他也可以借鑒一二。

“那不行,這是唐門的秘密告訴你,我就是叛宗離德的無恥之徒了。”

“你可以把你的心得交給我,我又不讓你唐門的煉器之道,我自己有自己的煉器法門,隻不過借鑒一下而已,借鑒你的經驗,瞧你想到哪裡去了?”

“原來如此,嚇我一跳,隻要你不強人所難,什麼都好說!”

唐元清把自己的心得拿出來送給蘇銳。

蘇銳立即把封印的魂魄交到他手裡,唐元清看著裡麵結丹期的魂魄,高興地搓了搓手,隻要獨木狼吸收了這魂魄就進階中品,他就會見進階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