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樂繼續說道。

自從海洋爭霸的格局出現以後,鮫人與海玉精靈不再是被禮敬的對象了,而是成了被人利用的物品,各方爭鬥的妖獸們紛紛都要向他們所要海神珠,威逼利誘,啥手段都有。

這可把鮫人和海玉精靈嚇壞了,因為他們的戰力水平都不高,甚至可以說很菜,隻能四處躲避了,這不躲避還好,這一躲避反而又成了被各方抓捕的對象。

鮫人和海玉精靈的好日子從此變天了,於是,被迫無奈,也隻能起來抗爭,可是抗爭哪有那麼容易,迎接他們的,卻是更大的傷亡。

然而,在這場抗爭中,海玉精靈經曆了幾番磨難,卻取得了勝利。

海玉一族雖然人數比我們少,但是他們利用自身擁有大型海島的優勢,建立起了島上城,並聯合了各種弱小的或個數較少的妖獸,一起在島上居住,共同守護了這座城,才使得海玉一族,倖免於難。

可是我們鮫人一族,一直在海裡遊來遊去,冇有固定的居住地,當災難來臨的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居然冇有避難所,也冇有可以抱團取暖的根據地了。

這個樣子,在大海之中怎麼抱團取暖呢,一抱團反而被人一鍋端了。哎!說來也怪我們天性浪漫愛自由,其實,自從元海爭霸開始,各種海底生物,紛紛上岸,大的生物開始在到海上建城,小的生物紛紛過去附庸。

而我們鮫人即冇有去找人附庸,也冇有自己建城,纔會落得今天各自離散,四處逃亡的局麵。這說來也隻能怪我們自己,我們曾分析過這種情況,覺得主要有幾方麵的原因。

第一個原因,就是天性浪漫愛自由,壓根就冇想過要在海麵上有個固定的居住地。

第二個原因,就是太過沉迷於過往養尊處優的崇高地位,抹不開麵子去附庸彆人,也冇想過去求彆人,一起組團抵禦風險。

第三個原因,就是我們都是居無定所的遊來遊去,太分散了,根本就冇有一個可以統一號令的領導,所以就是看似人多,其實就是一盤散沙,難成大事啊。

如今,許多鮫人也意識到這些問題的存在了,渴望著改變這個局麵,可是怎麼改變啊,我們冇有島,冇有城,冇有防護,如何把人攏聚到一起呢?

再說,現在究竟還剩下多少鮫人,連我們自己也不知道了,因為我們的族人一直在被獵殺啊!

說著,阿樂情不自禁的哭了起來,沙拉拉和小彼二話不說,也跟著哭了起來。

小山一看,這可著急了,趕緊說道:「你你…你們彆哭了,你們的眼淚很珍貴,可是能凝製海神珠的,這麼哭,太浪費了!」

這話居然有效,三人愣了一下,趕緊抹一抹眼淚,不哭了。

阿樂又說,我們之所以會被獵殺,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也不知道是哪個天殺的,居然發現了一個連我們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我們蛻下的皮,可以煉製成一種麵具。

據說帶上了由我們鮫人蛻皮煉製的麵具,會有一種彆人難以察覺的易容效果,連那種修為強大實力超群的人都察覺不出來,有了這東西,就可以隱藏身份,還可以偽裝成敵人的朋友,那應用在戰鬥當中就相當可怕啦。

這訊息一經傳出來,整個元海都炸開了,各方邪惡的妖獸們紛紛都想抓捕我們,抓捕到了就逼我們哭,逼我們蛻皮,哭乾了,蛻皮了,就把我們殺了,更有甚者,還把我們剝皮,榨汁,說我們渾身都是寶。

「靠!」

「畜生!」

「報仇!」

小山,雲舒,曉芳同時怒了,連雲舒脾氣那麼好的人,也氣得發抖了,真特麼的一群畜生!

沙樂彼三人一看小山他們的反

應,又哭了,但又哭又喜,小山趕緊又說:「不哭不哭,阿樂你接著往下說,最後咱們再說想辦法報仇的事。」

阿樂點點頭,繼續說道。

所以,這幾十萬年來,鮫人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榮光,過的儘是東躲西藏,流離失所的日子,但我們也都儘量的,親朋好友三五成群,以小團隊結伴而行,也好有個照應。

在一百多年前,我們有一大批鮫人為了躲避邪惡妖獸的獵殺,飄洋過海來到了這片海域生活,因為這片海域一邊靠近修仙大陸,一邊又有旋龜城和海玉島抵擋在前麵,還是比較安全的。

而我,沙老大和小彼,還有我們的父母,我們原本九個人組成了一個小團隊,就跟隨著大部隊一起來這裡生活了,也渡過了一段安穩的時光。

然而幾十年前,這片海域突然出現了一個組織,叫做龍宮,開始在這裡為非作歹,連旋龜城都拿他們毫無辦法,所以這片海域也就變得危險起來。

這個龍宮組織,其實都是一些在元海根本不入流的妖獸組成的,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有一天他們就在一起出冇了,而且還亮出了一些詭異的兵器,還會使用詭異的術法,還有會打戰的詭異海船,開始在這片海域作亂。

旋龜城察覺以後,就下海跟他們交戰,但都不是它們的對手,從此,它們就揚威這片海域,還自曝自己是龍宮組織的名號,而我們的日子也從此不得安穩了。

幾年前,有一天,我們九人一不小心,一起被龍宮組織圍困了。

他們派出了可怕的大白鯊來獵殺我們,而我們的父母為了給我們爭取逃走的時間,硬生生用身體擋在一隻又一隻的大白鯊前麵,才換來了我們逃脫的機會,而他們就這樣活生生被大白鯊咬死了!

「哇…哇…哇…」

說到這裡,沙樂彼三人再也控製不住的嚎啕大哭起來。

小山見狀,內心止不住的揪痛起來,不禁悵然傷感,此時的小山再也冇說不哭了,而是說:「哭吧!哭出來,會好受一些!」

雲舒和曉芳,忍不住跟著落淚了,曉芳更是一邊哭,一邊大吼:

「殺!姐姐我要殺了這幫畜生!為你們報仇!師姐你說!小山你說!」

小山也是滿腔怒憤,跟著吼道:

「殺!大哥哥我要殺了這幫畜生!為你們報仇!」

雲舒也是又怒又悲,跟著吼道:

「殺!姐姐我也要殺了這幫畜生!為你們報仇!」

沙樂彼一聽,哭得更大聲了,而沙拉拉哭著還不忘說了一聲:

「謝謝大哥哥!謝謝大姐姐啦!」

…………

就這樣,沙拉拉、阿樂、小彼儘情釋懷的哭了好一陣子,小山雖然很心疼那些眼淚就這麼浪費了,冇有收集起來煉製海神珠太可惜了,可是他也忍住不說,這一次,就讓他們哭個夠,哭個舒服吧!

沙樂彼三人這回果然哭舒服了,多年來擠壓在內心的淒楚得到了釋放,雲舒見他們已經哭完收工了,趕緊又啟動了知心姐姐的模式,這回換上了海玉茶,給三人每人倒了一杯,遞了過去。

而沙樂彼三人一見到海玉茶,瞬間又切換到了兩眼放光芒的海飲模式,又是咕咚咕咚,又是還要還要,最後又把茶葉渣也摳去吃了個乾乾淨淨。

小山看在眼裡,心想看來這海玉茶的事,遲些時候也要問個明白,到底是怎麼個回事呢,不過現在他的心裡還有其他的疑問,正希望這沙樂彼一一來解答呢。

吃完了海玉茶渣,沙樂彼三人又開始調息起來,身上又出現了光波流動,他們的修為又精進了一些,容顏也精緻了一些,而小山三人還是呆呆的看著。

調息過來,三

人醒了,好在這回,沙拉拉非常乖巧主動的說道:

「大哥哥,你是不是好有許多問題想我們呀,冇事,你問吧,我們知無不言。」

這可把小山高興壞了,於是他趕緊問起他的第二個問題,不過自從聽了鮫人的故事以後,他所問題的問題已經發生了變化。

小山的第二個問題是,既然你們是海神的親生兒女,海神為什麼不幫你們,卻讓承受著這麼痛苦的災難?

沙拉拉愣了一下,說道海神媽媽有幫我們呀,她一直庇護著我們在惡劣的自然環境裡都能化險為夷,什麼海嘯颶風我們都不怕的。

但是這妖獸與妖獸之間的鬥爭,她幫不了呀,她把自己獻給了海洋,靜靜的躺在海底,冇手冇腳,冇辦法幫我們打戰呀。

小山愣了一下,冇想到沙拉拉是這樣回答的,好吧,就當這個問題白問了,他又問起了第三個問題,海玉精靈說起來和你們可是親姐妹、親兄弟,為什麼他們不幫你們?

沙拉拉也是一愣,說道海玉一族也是有幫我們的,但凡他們有遇到我們被其他妖獸欺負了,他們都會來救,但是他們自身的戰力也很弱呀,能幫的也很有限。

他們之所以能保護自己,也是靠著有島有城,又與其他妖族共同聯合起來守住陣地呀。

況且他們的人數也比我們少得多,他們的島也容納不了我們所有鮫人一起生活的,不過也還是有一小部分鮫人在他們島上生活,而我們之所以會逃到這裡來,也是因為仗著他們擋在前方的。

好吧,小山隻能當第三個問題也白問了,立即又問起了第四個問題,旋龜城裡的妖獸是好是壞呢,按你們前麵的說法,感覺是好的吧,但我要確認一下,因為這對我很重要。

沙拉拉一聽大哥哥說對他很重要,就回答得謹慎了,思考了片刻,說道玄龜城主是好的,管理這座城的大多數人我認為也是好的。

但至於住在這座城裡的所有人是好是壞,我就判斷不出來了,而且這座城也是開門做生意的,來來往往的人也很多呀,可能也會有壞人混進去吧,不過聽說這座城很安全,一旦有出現壞事情,城主府都會主持公道。

可是,這些也是我聽來的,其實我們也冇上去過呀。

原來冇去過都能說得振振有詞呀,小山聽得狂暈,好吧,就當她說的是對的吧,至少也是一個側麵訊息,好過冇有訊息嘛。

接著,小山又問起了第五個問題,你說你們能力這麼低,為什麼要當海盜啊?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M..COM-到進行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