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京市。

林七夜站在軍用機場門口等候不久,便看到一支車隊浩浩蕩蕩從遠處駛來。

紀念開門下車,見林七夜等人已經在此等候,眉頭一挑,

“事情都辦完了?”

“嗯。”林七夜點頭。

“我這也結束了,走吧。”

眾人登上飛往沉龍關的軍用飛機,一個多小時後,便在停機坪上緩緩降落。

穿過沉龍關內牆,便看到泊船區之中,一艘畫素郵輪在遠處極為顯眼,等到林七夜等人走到近處,看清其構造之後,百裡胖胖和曹淵二人都震驚的張大了嘴巴。

“這麼大的船,這是在迷霧裡開的?”

“這是什麼材質?怎麼是一塊塊顆粒?”百裡胖胖用手摸了一下船麵,嘖了一聲,“這東西在哪賣?我也想去整一艘……”

“這東西可賣不了,這是人家上邪會長自己造的。”安卿魚友情提醒道。

登船,開門,畫素郵輪緩緩駛出沉龍關,徑直向著不遠處的迷霧邊境駛去。

郵輪上,正在逐步參觀的百裡胖胖和曹淵驚呼聲接連響起:

“酒窖,健身房,遊泳館……臥槽!還有DJ舞廳?”

“這裡麵比我想象中的還大。”

“這個牛郎伴侶VIP包廂是什麼鬼?我能進去看看嗎?”

“等等,這台摩托車是什麼牌子?我怎麼冇見過?”

“……”

紀念雙手插兜,悠閒的跟在百裡胖胖等人的身後,聽到他們的感歎聲,已經快要控製不住上揚的嘴角。

“這是‘道奇戰斧’,美國公司03年產的原型機一比一複刻,一共十個氣缸,最高時速能接近700公裡每小時……怎麼樣,帥不帥?”

“美國,03年?”百裡胖胖不解的看向她,“你在說什麼?”

“哦,差點忘了,你們這個世界的03年,其他國家早就被迷霧吞噬了……當我什麼都冇說。”紀念聳了聳肩說道。

百裡胖胖疑惑的凝視她許久,才收回目光。

“話說,你的能力什麼都能製作嗎?”

“基本上吧。”紀念點頭說道,

“世間的一切物質,本質上都是由粒子構成,【畫素】也是一種粒子,而且是能夠自由控製大小與微觀物理規律的粒子,隻要是肉眼能見到的東西,我都能一比一的複刻出來,但隻有我知道這東西的構造和原理,才能讓它發揮出該有的作用。

比如這台‘道奇戰斧’,隻有我掌握了它每一個零件的工作原理,才能將其製作出來,否則它就隻是一台擁有‘道奇戰斧’外觀的摩托模型,根本無法上路。”

曹淵詫異的看著紀念:“你是說,你完全掌握了這台摩托每一個零件的構造原理?那這艘郵輪呢?這麼複雜的大型載具,你也全部掌握了?”

“這艘船的話,大概隻掌握了七成吧。”紀念沉吟片刻,

“打造這艘船需要的知識儲備太多了,涵蓋流體力學,空氣動力學,工程熱力學等在內的近百種學科,有些比較偏門的知識我還冇學會,好在我有一整支世界最頂尖的工程師團隊做後盾,所以還算輕鬆。”

林七夜等人對視一眼,看向紀唸的目光彷彿是在看某種怪物。

同樣的年紀,普通人上個大學都要掛科,這個女人已經能靠知識獨自造出跨海郵輪了。

“既然你能夠自由控製畫素粒子及其物理屬性,那能做到點石成金嗎?”安卿魚好奇的問道。

“目前還不行,我冇法將畫素粒子微縮到可控元素聚變的地步,現在最多隻能縮小到分子量級。

不過用分子量級的畫素粒子複刻物體,雖然能做到完美無瑕,但非常耗費時間,就算是一個拇指甲蓋大小的東西,複刻起來也至少需要三天。”

“我明白了,那你為什麼不嘗試用‘神秘’力量結合微觀物理,打造……”

聽著安卿魚和紀唸的對話,林七夜曹淵等人隻覺得頭腦發脹,一次簡單的郵輪參觀,突然就演變成深奧的學術交流。

不過這麼看來,【畫素】這個能力下限和上限相差極大,甚至可以說是天壤之彆。

如果隻是普通人得到這個能力,能用畫素做出一柄像樣的手槍來,已經算是不錯了,但如果落在紀念這種恐怖的工程學天才手上,那這就是一個反手就能造出殲星炮的變態能力!

安卿魚和紀唸的討論越來越火熱,林七夜索性直接轉身離開,再聽下去,他就該懷疑自己是不是智商有問題。

郵輪已經進入迷霧中行駛,徑直前往上邪會的總部,【烏托邦】。

林七夜在甲板上轉了一圈,便回到房間,將意識沉入腦海中的諸神精神病院中。

……

林七夜披著白大褂,沿著病院長廊穿行,一位位護工迎麵走來,恭敬地跟他打招呼。

“院長早。”

“嗯,早。”

“早啊,院長吃飯冇?要不一起來點?”

“早,你們吃吧,我不餓。”

“你做的很好,孩子。”

“早……嗯?”

林七夜話剛說到一半,就閉上了嘴巴,無奈的看著眼前滿麵慈祥的耶蘭得。

說完這句話之後,耶蘭得的目光直接無視林七夜,緩步向著前方走去,不停地自言自語:

“你做的很好,孩子……你做的很好,孩子……”

林七夜長歎一口氣。

這次回齋戒所,忘了問李醫生關於耶蘭得病症的事情,隻能等下次有空的時候,再專程跑一趟了。

林七夜穿過走廊,徑直走到院長室,打開地下牢獄的入口走進去。

他這次進入病院,是想做一個實驗。

在臨江市,林七夜雖然一個‘神秘’都冇殺,但他冇忘記,之前在地獄的時候,他可是殺了一大批被汙染的天使和惡魔。

天使和惡魔也屬於神話生物,但是早在無數歲月之前,它們就已經死亡,靈魂更是不在,林七夜殺的,也隻是克蘇魯力量被操控的屍體……

那他親手擊殺的克係生物,是不是也有變成病院護工的可能?

懷揣著這樣的想法,林七夜走到了地下牢獄的中央。

他的目光掃過周圍,突然一愣。

偌大的牢獄,空空蕩蕩,他想象中無數克係生物咆哮嘶吼的畫麵,並冇有出現。

它們……無法進入這座病院?

林七夜的眉頭緊緊皺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