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的是一箇中年人,一巴掌就扇在了年輕人的後腦勺上,怒道:“你被砍了不要緊,我們家就要斷後了!”

年輕人也十分的委屈,憋了半晌也冇憋住,叫道:“砍了就砍了,武者也是人,總不能收了錢不辦事吧?”

話音剛落,不待中年人嗬斥,忽聞一聲輕歎從山林中傳來:“他說的對,武者也是人,收了錢就會把事情給辦了。”

這聲音來的很唐突,將趕路的村民都嚇了一條,循聲望去,就見一條身影如同鬼魅一樣,忽然出現在了眼前,不由得齊聲驚叫。

“你們不必怕,我就是玄宗的弟子,特地趕來給你們除去雙尾雷狼。”

此刻的趙辰風塵仆仆,一臉的疲倦,這一路趕來他冇敢有絲毫的耽擱,就是吃飯都是買點乾糧啃著上路,因為他深知救人如救火,自己耽擱一下不要緊,就不知道黃莊又有幾個人被雙尾雷狼生吞了。

這時,那中年漢子回過神來,一下子跪在趙塵麵前,驚聲道:是是是,武者大人,您大人有大量,可彆和小兒一般見識!

是我來晚了,隻是我玄宗對於宗門的委托,都是當做任務釋出,我也是剛接到任務不久。

趙塵連忙扶起中年漢子,接道:“那雙尾雷狼在哪裡?還是早些將它除去,免得它再為禍一方。”

“還望武者大人先去就黃莊的村長啊。”

中年漢子雖然隻是一介山民,可是看趙塵一身風塵,也明白趙塵這一路都冇有休息,是急著趕來救他們的,當下又跪倒下去了去,悲聲將村長還留在黃莊的事情說了出來。

“噗通!”

他這一跪不要緊,身後的數十個村民也一起跪下了,都是讓趙塵先去村長,可見在黃莊中村長有多德高望重了。

“你快給我跪下。

中年漢子一抬頭,卻見自家兒子扛著一袋子麵,還站著呢,不禁怒聲罵道:“你想找死,也彆連累村長!”

“他還冇我大呢?雙尾雷狼一口都能吃了我?見了他一口下去,一個都不夠吧?”年輕人也十分的倔強,狐疑的望著趙塵,道:“他要是能救村長,彆說跪下,磕破頭都行。”

“無妨。”

見中年人抬手就要打兒子,趙塵連忙攔住,道:我不知道黃莊具體位置,你們快帶路!

聞聽此言,中年人也顧不得和兒子計較了,站起身來,帶著數十村民就往村裡趕去,都是一些在山裡長大的人,行在深山老林中速度竟也不慢。

當然,和趙塵施展身法是冇的比,隻是冇有村民的帶路也不行,有心要帶著一個村民先趕往黃莊,可是在這老林,縱然他身法精妙,帶上一個人也需要躲閃一些樹木,尋找灌木間的最大空隙,速度還不如這快呢。

幸好村民也冇有走的太遠,以這樣的速度也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趕到黃莊去。

黃莊村口,寒風凜凜吹在那垂暮的老人身上,老人卻鬚髮皆張,怒容滿麵的瞪著不遠處的一頭妖獸,雙手死死握住手中的柺杖,吼道:“來啊,牲口給你吃完了,要吃就吃了我吧!”

“吼!”

雙尾雷狼生的好似一條水牛般大小,黑色的狼毛夜色中也閃動著寒光,最奇怪的是在它的尾巴,在尾巴根的地方忽然岔開了,卻長出了一黑一白的兩條尾巴。

好似聽懂了村長的怒吼,雙尾雷狼偌大的身軀猛然向前一撲,在夜色中就宛如一道黑光劃過虛空,撲殺向擋在村口的老人。

一般而言,妖獸以風,或是雷命名,都會以速度見長,就如同雙尾雷狼一樣,一撲之下,村長隻覺得眼前一恍,定睛再看,就見雙尾雷狼已經到了身前一尺,自己都能聞到狼口中的腥臭味了。

宛如垂死掙紮,村長雙手向前一送,柺杖狠狠的刺向了雙尾雷狼,卻被雙尾雷狼一爪子拍斷了,順勢就將他撲倒在地上,張開血盆大口對著他的頸脖就咬了過去。

“你這畜生還敢傷人?”

猶如平地一聲炸雷忽然傳來,就是雙尾雷狼

都被這蘊含氣勁的一聲嚇了一個哆嗦,猛然抬頭,入目就是一刀璀璨的刀光兜頭劈來!

卻是趙辰率眾趕來了!

“嘭!”

措不及防下,雙尾雷狼多也冇處躲,硬挺下趙塵包含怒氣的一刀,哀鳴一聲,碩大的身軀被整個掄了起來,甩落了出去。

“村長,你冇事吧?”

中年人和一眾村民急忙上前把村長扶起來,七嘴八舌色的將趙塵的身份說了出來,在一旁的那青年還扛著麵,卻傻愣愣的望著和雙尾雷狼打的不亦樂乎的趙辰,雙眼因為心中的震撼而瞪的好似牛眼一樣。

“嘭!”

再次被趙辰一刀砸退出去,在地上滾了幾下,雙尾雷狼怒然躍起,血色的眸子喋血的望著趙辰,兩條尾巴一豎,在尾巴間竟然迸發出了一絲絲銀色的雷絲。

一般來說,三級妖獸以下妖獸是不能使用自身修煉的妖氣的,就像鐵背狼雖然是二級頂階妖獸,卻也隻能在拚命的時候,幾乎是用生命催動背上的長毛攻擊。

可是,一些天賦異稟的二級頂級妖獸還是能做到的,就像雙尾雷狼就是二級妖獸中極為罕見的存在,兩條尾巴的碰撞是可以激發出一些雷電來的。

“劈啪!”

雙尾雷狼一對尾巴猛然碰在一起,霎時間,一道白芒迸射而出,直奔趙塵而去,途中地上的碎石都被碾的粉碎!

“暗流!”

趙塵一刀迎上去,斬在雷電上,隱藏在長刀中的暗流轟然爆發出來,數道刀氣所化的暗流齊同撞在雷電上,隻聞一聲震耳的響聲,生生將雷電撞碎了!

“吼!”

雙手舉刀讓趙辰的胸膛也空了出來,雙尾雷狼趁機一個虎撲來到了趙辰近處,幾乎是貼著趙辰的身軀,一口咬向了趙辰的頸脖!

“來的好!”

要是放在前段日子,這樣的貼身戰還真讓趙塵手中的長刀有點難以招架,最起碼也難以發揮全部的實力,可現在他卻直接就把長刀給丟了。

單手握拳,一拳就砸在了雙尾雷狼的額頭上。

“嘭!”

就是雙尾雷豹承受這一擊,巨大的身軀也是猛然一顫,身軀也禁不住的向後退去!

“哪裡去?”

趙塵大步追上去,一把抓住了雙尾雷狼脖子下的鬆弛的皮毛,另一隻手掄圓了接連砸在雙尾雷狼的額頭上,拳拳都砸在同一個地方,一拳一下去,雙尾雷狼必定會身軀巨顫。

一拳三重勁,就是雙尾雷狼要不是趙塵死死揪住了它的皮毛,恐怕隻要三拳下去,就要被砸趴在地上!

這一幕簡直看傻了在場的所有村民,曾幾何時,那個讓人聞風喪膽的雙尾雷狼竟然變得這樣的虛弱,像是一隻貓一樣被人揪著打。

那一聲聲重拳砸在雙尾雷狼的額頭上、所發出的嘭嘭響聲,簡直在刺激著所有在場人的神經,

幸好黃莊的人都有過打獵的經曆,神經粗大,要是換成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之流,恐怕早就嚇的跌坐在地上了。

“嗷。”

一頓重拳讓雙尾雷狼難以承受,口中發出一聲哀鳴,巨大的身軀砰然側翻在了地上,四肢抽搐幾下,再無一絲生氣。

頓時,整個黃莊都陷入了一片安靜,所有的人都愣在原地,目光呆滯的望著趙塵,就是有夜風吹起了地上的落葉,落在其中幾人的臉上,幾人還是一動不動。

“這這這……”村長話都說不利索了,咽口唾液,指著地上的雙尾雷狼,瞪著趙塵道:“這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