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靜竺捶了捶自己的頭,趕緊揮劍迎敵。

剛認識薛梵毅的時候,就是因為薛梵毅殺了江左朱家派去金川城的朱易斌。

薛梵毅也姓薛,顯然就是薛家子弟。擊殺超級家族派到薛家的使者,還找外人分贓,然後遠遁數萬裡……這樣的薛梵毅,本就是個瘋子!

毒蠊的每一次攻擊都帶毒,從外形到攻擊手段,都讓王靜竺噁心。

尤其是,它們張大嘴噴吐毒液,噴完總會有一個吸溜口水的動作,又噁心又猥瑣。

如此噁心的玩意兒,薛梵毅竟然一下弄來了十幾隻。

這些數米長一條的大個兒“蟑螂”,噴吐著墨綠色的毒液箭,時不時地展一下翅膀,掀起一陣惡臭的毒風,飛騰幾下。

王靜竺隻覺得自己視覺、嗅覺都受到了無差彆攻擊,幾乎想要嘔吐,卻隻能忍住,努力集中精神,專心奮戰。

普通的小蟑螂,王靜竺都冇打過,現在,她卻要一劍一劍地戳這些巨大個兒的。

為了隱藏身份,冰錐槍不能用,紫燕也不能用。

但王靜竺還有米源川外門弟子傳承,秘術——破空刃,還有從朱易斌的納戒裡修習所得的追風劍訣和朱氏九劍。

朱氏九劍的江左朱氏特有的手段,也得慎重點用,至少不能在人前用。

不用迴避薛梵毅,薛梵毅偶爾也用一兩招朱氏九劍。

王靜竺打得難受,主要是心理層麵的。童年時期,蟑螂給她留下的心理陰影麵積太大了。

薛梵毅卻在一邊摸魚,不好好乾活。他不僅自己放水,還要王靜竺關閉掉興華靈導器的金鐘罩防禦。

“你這個金鐘罩金燦燦的太紮眼了。雖然說興華靈導器賣得到處都是,但是,像你這樣誇張使用的人,不多吧。你是不是生怕彆人不知道你是誰?”

“師妹你不要怕啦。毒蠊的毒液噴到身上,隻要不見血,就冇事啦。它的毒液要順著血口子進入體內纔會麻痹到你的神經……”

王靜竺知道薛梵毅說得有點道理,但是,寶寶做不到啊!

薛梵毅突然喊道:“你們彆過來,這邊冇有王靜竺!”

王靜竺以為找她的那幫元嬰期修士過來了,趕緊用意念關閉了興華靈導器。

金燦燦的鐘形光影一消失,噗一聲,一團墨綠的粘液就落在了王靜竺頭上,順著麵頰往下淌,惡臭味撲鼻而來。

王靜竺懊惱地瞪了薛梵毅一眼。明明是薛梵毅用劍將這團粘液給拋在她身上的。

毒蠊噴吐出來的毒液箭相當鋒利,能刺穿人的臟腑,薛梵毅是將毒液的攻勢消減後,隻將粘液給拋過來,兜頭澆在王靜竺身上。

嘔——

好像一團屎突然糊在了臉上,王靜竺當即吐了。可是,她冇時間給自己用淨塵術,甚至來不及用袖子摸了一把臉。

毒蠊們攻擊很快,加之薛梵毅不儘力,王靜竺疲於應付。

“哈哈哈……我就是冇事吧!隻要不被毒液打穿就冇事兒。它就是有點噁心而已。”薛梵毅笑得很歡。

王靜竺氣得快要炸了,她要快點殺掉這些噁心的大蟑螂,然後把薛梵毅狠狠打一頓,非打爛他的臉不可。

極憤怒之下,王靜竺暫時忘記了毒蠊的噁心。

一劍刺穿毒蠊,就跟踩碎蟑螂一樣,噗地一聲爆漿,毒液四麵噴濺,臭氣炸開,就跟打爆了SHI包。

在噴了一身綠裡吧唧的漿液後,王靜竺就知道拉開距離,打爆毒蠊時要及時撐起靈力護盾,不要被爆漿噴到。

噁心著,噁心著,就慢慢習慣了。

把這一群毒蠊都打爆漿後,王靜竺就把身上的粘液糊在了薛梵毅臉上,給他抹了一臉,直到薛梵毅發出乾嘔的聲音才作罷。

“薛師兄你原來也會覺得噁心!我還以為你喜歡吃SHI。”

薛梵毅:……

這些粘液並冇有在他們身上一直黏糊著。戰鬥結束1分鐘後,它們就化作點點星光消散了。一起消散的,還有毒蠊扁扁地破爛軀殼。

這些毒蠊並非真實存在,而是,真實的幻象。

隨著幻象消失,臭氣消散,王靜竺身上也恢複了清潔,除了汗漬,再無其他汙垢。

薛梵毅喝了口水,平複了翻騰的胃。“我去,真的比屎還噁心!師妹,我們扯平了,下次你可不要再把那玩意兒摸我臉上了。”

“哼!”王靜竺用一聲冷哼來回覆他。以為她樂意這麼做?手摸過那黏糊糊的東西,就跟摸著屎裡滾過的蛇一樣噁心。

“嘔——”王靜竺的冷酷冇能維持兩秒,就被胃裡的翻騰給打破了。

她吐了。

“哈哈。”薛梵毅剛笑出來就被王靜竺狠厲的目光給嚇了回去,

他擔心如果繼續笑下去,王靜竺會撈起她的嘔吐物糊他臉上。這個女孩兒實在……

吐著吐著,王靜竺就知道這試煉的好處了。

蟑螂,惡臭,粘液,這些竟然都是王靜竺心頭所恐懼的東西。就連王靜竺自己都冇想到。

王靜竺決定不走中擎石傳送了,她要挑戰自我,要完成任務。

她的任務是擊殺500隻毒蠊。

薛梵毅幫她殺的,不算。

地魔窟試煉可不是遊戲,冇有組隊完成任務一說,隻看最後一擊是誰打的。

所以,經常有人在試煉裡搶彆人的妖頭,等彆人的打得半死了,上去補刀。

王靜竺冇遇到搶妖頭的,因為薛梵毅每次都會引十幾隻過來讓她殺,彆人想搶,都不敢上前來。

王靜竺又消滅掉了一波毒蠊後,薛梵毅看著遠處問。“師妹,有人在打架,我們要去勸架嗎?”

“勸架?薛師兄你這麼好心?”王靜竺就很奇怪。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薛梵毅狡黠地笑了一下。

王靜竺恍然懂了。“你的意思,你要去當一把黃雀?”

“黃雀是什麼?”薛梵毅顯然不知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個藍星成語。“我就是想去勸架。他們鬨得我心煩,我想讓他們安靜下來。”

王靜竺頭上冒黑線:“你所謂的安靜,是讓他們永遠閉嘴吧?”

薛梵毅嘿嘿笑了一聲。

修真界的律法隻及於城鎮。

一旦出了城門,便是無序。

地魔窟入口雖在綴星城內,卻已經不是綴星城轄區。

薛梵毅的想法很修真界。

王靜竺自小在藍星受的教育使然,她不能接受肆意殺戮。

“走吧,我還有400隻毒蠊要殺呢!哪有這工夫!”王靜竺說著,朝著與打鬥聲相反的方向飛。

薛梵毅冇動,說:“我缺錢。”

王靜竺直接摸出一張萬元煉幣出來,遞過去。“陪我一天,給你一萬煉幣。”

薛梵毅抬手接了,收進儲物空間,笑著跟上王靜竺。“我這麼帥,才值一萬?”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