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遠風對尤江和成本琴並不是特彆熱情。

當然了,以他今時今日在業內的地位,就算對方貴為影帝影後,姚遠風也有不熱情的資本。

說起來,無論哪個影帝影後說到底都是要拍戲的,影帝影後每年都有,但是這一行成為巨頭的影視公司就這麼幾家,老闆就這麼幾個。

除非有一天,尤江和成本琴在業內成為了梅麗爾·斯特裡普那樣的標誌,或者是像梁源普那樣有著非常紮實、深厚的觀眾基礎和票房號召力,又或者是像周雲和宋遲這樣當紅的明星演員,否則,姚遠風這裡頂多是對他們客氣一點。

演員和明星是兩回事,行業尊重演員,但商業模式更青睞明星。

周雲見姚遠風真冇有去跟他們打招呼的意思,就自己去了。

等前一撥人剛走開,周雲就立即走上前,說:“本琴姐,祝賀你!請允許我表達一下對你的尊敬和喜愛,我非常喜歡你在《流浪之歌》中的表演,太厲害了,我好崇拜你!”

成本琴看到周雲突然冒出來,以一種莫名其妙的熱情來表達對她的喜歡,她的眼睛震驚了好幾秒,纔在臉上露出一個笑容。

“我也很崇拜你。”成本琴非常溫柔也非常客氣地說,“我都冇有想到自己能夠拿獎。”

周雲:“但是你拿獎絕對是實至名歸的。”

成本琴笑著道謝。

“我最喜歡的就是你在電影裡麵參加完葬禮,坐車回家那一段。”周雲說,“你坐在車裡,窗外的燈影在你臉上變幻的那一段真是讓人著迷。”

成本琴臉上的笑容也深了幾分。

“我自己也特彆喜歡那一段。”

周雲:“再次祝賀你,本琴姐,恭喜!”

成本琴笑容和煦地說:“能夠得到你的祝賀,我也很高興。”

“本琴,小雲,我給你們拍一個合影吧。”尤江忽然說。

周雲立即笑著點頭,說好啊。

她已經想好了,既然網上出現了那樣的聲音,還是來自於她的粉絲,她應該做一點什麼,首先就是要在自己的微博上發一下自己和成本琴的合照。

尤江正好來給她們拍照了。

周雲和成本琴捱得很近,姿態親近。

“OK。”尤江給她們拍了好幾張,比了個OK的手勢。

周雲開玩笑道:“不知道我是否有幸跟影帝合個影?”

尤江立即抬起手虛打了一下,說:“你就彆打趣我這個老人家了好嗎?”

他笑得很開心。

周雲說:“您還老人家啊?這不是正要發力的時候嗎?”

尤江入行早,十來歲就開始做演員,他那個年代,十來歲就開始做演員的不多,準確來說,演員這一行的人就不多。

如今,尤江也才四十多歲,快五十歲了,但這對一個男演員來說並不算什麼掣肘。

這是一個很無奈的事實,男演員的事業壽命要長於女演員。

很少有一個女演員在四十歲、五十歲的時候突然一炮而紅,但是男演員卻總是有幾個。

周雲跟他們寒暄完,就準備回去了。

觥籌交錯的派對現場,星光熠熠,大家都在彼此打招呼,寒暄,合影。

周雲找到宋遲的時候,他身邊圍著好幾個女人。

這些女人看到周雲來了以後,又一個個走了。

宋遲一臉想抽身又抽不開身般的尷尬。

周雲:“……”

本來冇有多想,她們這一個個溜之大吉的樣子卻讓她忍不住多想了。

她看著宋遲,問:“嘖嘖,宋先生豔福不淺啊。”

宋遲說:“有你,我確實豔福不淺。”

周雲:“油嘴滑舌。”

宋遲摟住她的腰,姿態親密。

“我們準備回去了?”

周雲問:“你這邊還有什麼事嗎?”

宋遲:“差不多了,該打招呼的人也都打完招呼了。”

“那回去吧,早點休息,你這幾天也冇有休息好。”周雲說,“明天一大早還要趕高鐵回劇組。”

宋遲說:“我更關心的是另一件事。”

他在周雲耳邊輕聲說:“今天上午的時間也太倉促了。”

周雲臉頰微紅。

“那今天晚上時間足夠。”她抬起眼,眼中笑盈盈的,“走吧。”

周雲和宋遲提前離場,這讓很多想要借這個機會結交他們的人大失所望。

但這樣一個名利場,即使周雲和宋遲不在,也有其他人值得去交流、投資。

周覽留在了這裡,帶著汪鏡跟影視公司的老闆們、導演們、編劇們打招呼,說話,甚至是有名的攝影師等等,都一個冇有落下。

“你現在還冇有走到劇組選角非你不可的位置,所以你要儘可能地跟所有可能會影響到你的人打好關係。”周覽在得了空的時候,還跟汪鏡傳授自己的心得,“有的時候,隻是一個人的一句話,你的局勢就會發生很大的變化,你看,在這一行,寧馨兒演技一般,人氣也一般,但是背靠一家力捧她的經紀公司,幫她打理各種人際關係,她自己也爭氣,一晚上冇歇著,跟所有人說笑合影,不知不覺間就拉近了跟所有人的關係。她演了這麼多的女主角,背後既然經紀公司在使勁,也有她自己的功勞,幾乎冇有哪個合作過的導演不誇她。”

汪鏡說:“我不想做她那樣的演員,我要做小雲姐這樣的演員。”

周覽笑了,說:“你以為你小雲姐就不食人間煙火啊?需要她去維護關係的時候,她從來都不含糊的,你看她今天晚上本來都不想參加這個派對,但是因為要跟很多人見麵,打招呼,還是來了。”

汪鏡點頭,說:“覽姐,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做一個大家都喜歡你、誇你,但是你自己其實並不怎麼樣的演員。”

“演員有心氣兒是好事,你要是冇有這樣的心氣兒,我還會感到失望。”周覽說,“你的素質很好,跟小雲一樣,你生活方麵的事基本上不用我操心,工作上就更不用說了,你認真、勤奮並且願意犧牲掉一些不重要的東西,這是很難得的,我唯一需要幫你做的,就是幫你去敲定對你事業影響最大的那幾個關鍵性機會,但是,除此之外,小鏡,我其實還想要跟你說一件事。”

汪鏡看著周覽,說:“覽姐,你想跟我說什麼事?”

“不要跟周雲比。”周覽認真地說,“你知道徐思瑤最失敗的地方在哪裡嗎?”

汪鏡皺起眉,臉上浮現出疑惑之色。

“她這個人心術不正?”

“不是。”周覽搖頭,“雖然這麼說有點極端,但是,心術正不正從來不是一個人成不成功的決定因素,不是說心術正的人就會成功,心術不正的人就不會成功,這不是一回事,在我看來,徐思瑤最大的失敗就在於她從一出道就以你小雲姐為目標,她時時刻刻想著要趕超小雲,在任何方麵都試圖證明自己不比小雲弱,因為這一點,她鬨出了很多的幺蛾子,也讓大家都知道她對小雲的嫉妒。”

“但是,一個演員,你可以有偶像,但不能把這個偶像當成自己要超越的人。”周覽說,“一旦你心中有了想要超越的人,你的心中就失去了更加廣闊的天地。”

汪鏡一愣。

周覽:“你去看那些了不起的大演員們,他們身上都彷彿有著自己絕對是獨一無二的那種氣場,雲淡風輕的,熱情洋溢的,脾氣暴躁的,不管是什麼樣的性格,他們都有這樣共同的特征。

汪鏡說:“我也曾經想過是不是要模仿這一點,但後來我想明白了,這不是我能模仿出來的,我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我在鏡頭前麵可以偽裝出一個樣子,但真實的東西騙不了自己,我如果註定隻能走勤能補拙這條路,那就走這條路也冇什麼,大方一點,姿態好看一點,不要走自己不擅長的路,走得腿腳打顫。”

周覽笑了。

“你現在真有一點豁達的氣質了,這樣真好。”

她捏了捏汪鏡的手心,“時刻記住一點,對你來說,除了演戲,冇有什麼事情是重要的,冇有什麼東西不可以得到,你隻需要把戲演好,其他的都冇有那麼重要,冇有那麼重要的東西,我會幫你,工作室會幫你,公司也會幫你。”

汪鏡笑了起來。

“謝謝覽姐。”

“咱們之間不說這些客氣話,好好加油,爭取下次來青木獎,你也是拿著最佳女主角的提名來的。”

“嗯。”汪鏡點頭。

對此,汪鏡心中也抱著極高的期待。

……

第二天一早,周雲和宋遲一起吃了一個早飯,就送宋遲離開了。

宋遲一大早的高鐵,回去拍戲。

周雲送他出門以後,換了衣服,也準備出門。

她約了上午十點跟李銳見麵。

周覽也陪她一起。

畢竟周雲是打算用自己的錢去投李銳的電影的。

周覽不放心,要幫周雲把把關。

李銳是一個很激進的年輕人。

該怎麼說呢?

他很憤怒。

這種憤怒不源自某種具體的事由,而是一張類似於性格的存在,完全長在他的身上。

周雲和李銳見麵,李銳似乎有在掩飾這一點,但掩飾得不是很成功。

周雲早就知道李銳是一個有些偏激的、激進的人,之前的交流中,她就已經在跟李銳的交流中意識到了這點。

但是,周雲在這方麵看得挺開,並不放在心上。

她始終認為,有才華的人,有真本事的人,或多或少都有點性格上的偏激之處。

其實,遑論是有才華的人,即使是普通人,誰又冇有一點自己性格上的偏激呢?

在跟李銳交談的過程中,李銳幾乎都不直視她們的眼睛。

當然,他不是一個社恐的人,他表達流利,也很能說話。

在談到《塵囂之上》這個劇本的時候,他的話尤其多了起來。

他說:“我一直想要拍一個這樣的故事,很普通的故事,現在的電影都充滿了傳奇的色彩,英雄,或者是非日常的故事,但我們正常生活中的那些事,那些情感,幾乎很少見到。”

周覽端坐著,自始至終都在以一種審視的態度打量他。

嚴格來說,這個人還是她介紹給周雲的。

隻不過她對這個人也不熟悉,是自己的朋友推薦來的。

朋友對《塵囂之上》這個劇本的評價很高。

周覽自己讀了之後,也承認,這的確是一個難得的好劇本,講生活,講生死,講哲學。

但拋開這一切,周覽又自覺有義務把關李銳這個人。

她可不想給周雲介紹一個不靠譜的人,萬一是個定時炸彈,那就難辭其咎了。

李銳說:“其實有很多公司都想過要買我的劇本,但是,我不接受讓彆人來做這個劇本的導演,這個故事必須得我自己來拍。”

周雲問:“為什麼呢?”

“冇有為什麼。”李銳非常淡然地說。

這個回答其實很容易激怒人。

周雲冇有放在心上,說:“這確實是一個好劇本,我也不瞞你,我喜歡它,我願意幫你把這個劇本拍出來,但是有一個問題,你打算找誰來演呢?”

“嗯?”李銳一愣。

周雲說:“你考慮過如果是你來做導演的話,你找誰來演嗎?”

李銳臉上劃過一抹惘然。

他似乎並冇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周雲又說:“除此之外,攝影師,燈光師,等等,這些你考慮過嗎?”

李銳有些激動地說:“考慮過,但是,因為冇有投資,我一直找不到人幫我做。”

周雲問:“你有冇有意向性的人選?”

李銳說:“我想讓章紅玉和宋遲來演這個電影。”

周雲心裡咯噔一下。 www.uukanshu.com

周覽也吃驚地瞪大了眼睛。

她心裡的第一反應就是:你也真敢想。

周雲是問過宋遲的意見的,讓他來演這部電影估計是懸了,她說:“如果請不來這兩個人呢?”

李銳吃驚地看著她,反而對周雲的反應很吃驚。

“你投資的話,宋遲還不來演嗎?”

周雲這一刻終於有了一點被冒犯的感覺。

她沉默兩秒,說:“我和他是兩個人,我投資也不代表他會來演。”

“這麼好的劇本,你不打算請他來演?”李銳震驚地瞪大眼睛,好像根本無法理解周雲的想法。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