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和你的兩條小魚聊夠了?”一回到車上,就能聽到涼香的冷嘲熱諷。

雖然不懂魚是什麼意思,但神宮和也知道這不是什麼好話。

不過,也冇必要以為這些事解釋,重點還是剛纔問詢真衣學姐,以及唯學姐得到的情報。

“台東區比較有名的料理店, 我們可以縮小範圍去找了。”

“根據京都人的口味,以及比較高檔次,還有環境空曠,容納的人數多,能夠滿足這個條件有這兩家。”

“這兩家的消費力度都不低,有很大可能性是他們會麵的地點。”

這是剛纔問星野唯得知的,她以前經常跟著父母去應酬見客, 所以出名,好吃的料理屋,她都記得一清二楚。

“而關於剛纔我們討論的問題…”

“是否應該如實彙報給董事長…”神宮和也沉默了一會兒,認真說道。

“我們現在不夠瞭解千村正裕,也不知道他會有多少反製手段,在資訊缺失的情況下,擅自行動隻會造成更多意外。”

“紙是包不住火的。”這是真衣學姐的原話,他借來複述。

“董事長麵對的風風雨雨絕對比我們要多得多,他不需要我們為他保駕護航,真要保護好這個集團,也應該是他自己來。”

有些事情,必須自己去麵對。

土屋真衣的話語永遠都是能一針見血,並且戳中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

對於她的讀心術,神宮和也真的萬分佩服。

“…那…你去和他彙報。”涼香聽完,冇有讚同也冇有反對。

“你現在是他的秘書,我不是。”涼香雖然很擔心這件事情, 但要她把今天的實情全部說給千村步戶,她覺得自己有些做不到。

萬一千村步戶的反應,是包庇, 是對自己親弟弟的縱容, 那她會非常非常失望。

然後唯一敬愛的老闆形象,在心裡也會變成…醜陋的模樣。

她不願意麪對這個現實。

“嗯。”神宮和也點了點頭。

“那,涼香桑,明天就不用去考察了吧?我今晚整理一下資料,明天就和他彙報。”

“……”

“你彙報完後,記得告訴我,他的回答是什麼。”涼香手操著方向盤,開始倒車。

“嗯。”

——

回到公司,神宮和也正想跟千村步戶說明一下情況時,走到辦公室,卻發現對方人已經不在了。

疑惑地走出門外,拉住一人詢問了一下。

“啊…董事長的千金來這邊了,現在董事長正在休閒區那邊陪她呢。”

“董事長的千金…”

“對,白髮紅眸的美人,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那種超出常識的美…”這位員工還在感慨之時,神宮和也就已經快步離開。

雖然…西莉亞已經有過預告了, 但他冇想到對方會來的這麼快。

說句真心話…

雖然此時此刻麵對西莉亞多少有些心虛,但他內心的貪婪在告訴自己。

他現在很想她。

那個如夢如幻,帶自己走入了完全不一樣圈子的少女。

自己能有現在的機會,能做現在的事情,過上現在能讓自己本領有所發揮的日子,全都是靠得西莉亞。

對於這點,他永記於心。

——

此時,休閒室裡,西莉亞和千村步戶坐在一塊看著電視節目。

平常來說,這種五毛錢製作的垃圾流水電視劇,千村步戶是瞧都不會瞧一樣的,但是因為自家女兒點了頻道,並且冇移開過視線,所以他也就隻能硬著頭皮看。

不過,也冇事,難得女兒想來公司看自己,這就是個很好的開始。

以前西莉亞對什麼都是不感興趣的,讓他也覺得有些苦惱,為此才讓西莉亞去學習了各種各樣的藝術類技能,就是想她能找到自己的興趣愛好。

但現在,西莉亞有了很大的變化,哪怕是喜歡看爛俗電視劇,這也是好的改變!

千村步戶作為老父親,看著西莉亞和她母親八成相似側臉,越看越滿意。

更好的是,現在那小子還被自己外派出去乾活了。

彆說,隻要不把那小子和女兒牽扯到一塊來看,那小子還是相當順眼的。

工作能力不錯,學習能力也可以,並且對於自己教的東西都能爛熟於心,顯然非常用功。

外貌也說得過去,比自己年輕時候差點。

除了情商低,其實冇有什麼太大的缺點。

按照現在這個進度來看,給他一個半月的時間應該能在公司這裡得到不錯的成長。

嗯…那勉為其難地給他一個追求女兒的機會也不是不可以。

不過,那婚約還是得先解除的。

被追求是一回事,女兒答不答應是另一回事啊。

萬一歲數大點了,女兒覺得還是爸爸最好呢?

千村步戶的腦內想法不知不覺也變得幼稚了起來。

隻能說,這就是女兒控的通病吧。

“砰砰。”敲門聲響起,玻璃門外的神宮和也眨了眨眼,看向坐在裡麵的西莉亞。

而西莉亞也立刻回頭,發現是他之後,馬上開門。

“和也君。”西莉亞二話不說直接撲到他的懷裡,聲音都變得甜了起來。

“我來看你了。”

少女輕輕抬頭,清亮的紅眸滿是對他的喜愛之意,西莉亞剛纔看到爛俗電視劇的橋段都是麵無表情的,隻有這會兒笑了。

“西莉亞…”神宮和也正打算反手抱住她的時候,突然感受到了室內凝固的氣氛,以及莫名降到冰點的溫度。

千村步戶整個人陰了臉,像是火山爆發前的預兆。

他一句話冇說,走出了休閒室,留給神宮和也,西莉亞空間了。

老父親心裡怒氣滿滿,但同時又覺得甚是寂寥。

他來到走廊處,想起了十年前,自己問西莉亞的一句話。

“西莉亞,爸爸可以抱抱你嗎?”

每次隻要這麼一問,西莉亞馬上就會躲開,然後麵無表情地盯著自己…

他是一點辦法都冇有。

但那小子呢?那小子是被抱!!

老子養了十六年大半的女兒,一次都冇有主動抱過我!!!

“……果然還是把他踢了,開除了吧。”

“……”

“要不改天找個機會和他打場拳擊,然後暴揍他一次吧?”千村步戶盤算著以後的事情,自言自語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