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主,這是我得到的訊息...”

楚風謹慎的從懷中取出一塊玉簡。

將它遞給顧紅衣。

顧紅衣打開檢視...

一開始,她的神情還算平靜。

可越看,就越是心驚。

身軀有些顫抖。

俏臉之上,逐漸露出一股怒氣。

“楚風,你確定這是真的嗎?”

顧紅衣竭力壓製住心頭的怒氣。

將玉簡反扣在桌上,問道。

“宗主,千真萬確。”

“這是被我放走的那人...傳回來的訊息...這些是證據...”

楚風重重點頭。

然後從懷中取出其他東西,交給顧紅衣過目。

看著這些確鑿的證據。

顧紅衣臉色鐵青。

“混賬!”

“真是混賬東西!”

“不知道我太古仙宗與他們是死敵嗎?!”

“竟然還勾結他們?真是找死,我現在就去殺了他們!”

顧紅衣一臉的殺氣。

說完,就要去尋找口中的叛徒。

可卻被楚風攔了下來。

“宗主,為了避免打草驚蛇,還是等峰主比試結束了再行動也不遲...”

“要是你這樣氣勢洶洶過去,恐怕他們之中會有人跑了...”

顧紅衣這才坐回原地。

可她那不斷起伏的胸膛,代表著她心中的怒意毫無削減。

“宗主,既然你已經知道了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嗯,楚風,這次要多謝你。”

“要不然,還不知道我太古仙宗的未來會怎麼樣...”

顧紅衣在憤怒過後,臉上又是露出後怕之色。

“楚風,我就不招待你了,我先去禁地,將他們的行徑告訴老祖宗們!”

“嗯。”

……

瑤池峰。

“師尊,你說師姐什麼時候會出關?”

“她能趕上你的峰主比試嗎?”

洛璃托著下巴,看著夜傾塵閉關的地方,詢問楚風。

“我也不清楚,不過可以將為師我英勇善戰的畫麵錄製下來...”

“然後等傾塵出關之後,給她看看。”

楚風摸了摸冇有鬍子的下巴,笑著說道。

“師尊,你知道嗎?現在有兩個字非常適合你!”

“嗯?聰明、帥氣?”

“額...自戀!”

洛璃忍不住吐槽道。

楚風兩眼一翻,懶得理洛璃。

就在他準備轉身離開時。

房門忽然打開,樣貌絕美的夜傾塵,從中走了出來。

“師姐,你出關了!”

洛璃小跑著去到夜傾塵麵前。

“傾塵,突破到了什麼境界?”

“師尊,金丹七重天!”

夜傾塵笑道。

彆人閉關都是突破一兩重境界。

自己這次突破四重天境界,可謂收穫滿滿。

隻要自己再努努力,就能恢複到原來的實力。

“不錯,破丹成嬰有望!”

“師尊,你的實力,好像也變強了許多,元嬰五重天?”

夜傾塵試探著問道。

“傾塵,為師有這麼弱嗎?”

“元嬰七重天!”

原本楚風的實力是元嬰六重天。

短期內很難突破到元嬰七重天。

可他在吸收了淨蓮妖火後,實力就有了突破。

“額,師尊你這是吃了什麼大補丸嗎?”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實力從元嬰三重天,衝到了元嬰七重天?!”

夜傾塵感覺不可思議。

這種詭異到極致的突破速度,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傾塵,這次為師出去曆練給你帶了不少好東西。”

“我看你的身體強度也提高了許多,應該能接受我的傳功!”

“那師尊你待會溫柔一些...”

“嘿,女孩子怎麼能怕疼呢!”

接下來半晌的時間。

楚風將從外麵得到的一些術法,丹藥等東西交給夜傾塵。

同時進行傳功。

熟悉的聲音,在楚風的腦海不斷響起。

【叮,宿主成功贈送三品術法火焰術,是否進行暴擊返還?

叮,宿主成功贈送破天丹,是否進行暴擊返還?

叮,宿主成功傳授半天功力,是否進行暴擊返還

……】

是!

【叮,恭喜宿主!

觸發九百倍暴擊返還,獲得五品術法,天火燎原!

觸發十倍暴擊返還,獲得元嬰丹!

觸發兩千倍暴擊返還,獲得約兩年半的功力!

……】

當係統暴擊返還楚風功力時。

他的氣息,不斷增長,很快就來到元嬰七重天的巔峰。

接著。

一道清脆的哢嚓聲響起,楚風的境界,來到元嬰八重天!

“師尊,你剛剛的實力,是不是又有了突破?!”

夜傾塵距離楚風比較近。

她敏銳的察覺到了楚風氣息上的微下變化。

雖然這種微小變化被楚風竭力壓製。

可依然讓夜傾塵察覺到了一絲異常。

“傾塵,既然你藉助我的傳功,實力來到了金丹八重天。”

“那威勢突破到元嬰八重天,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楚風笑著說道。

“額...師尊,你真是變態...”

“不過有一說一,有你這種師尊真好!”

“出去倍有麵子!”

“師尊,以後出去了,不如你喊我師姐如何?”

“這樣顯得你比較年輕!”

“額...傾塵你是皮癢了嗎?我給你鬆鬆了?”

楚風啪的一下,一掌拍在了夜傾塵的屁股上。

“師尊,你這是耍流氓!”

“是的,你能拿我怎麼樣?”

夜傾塵:.......

“師尊,既然你有了元嬰八重天的實力,那這次峰主比試,你絕對能拿第一!”

“那是當然!”

楚風與夜傾塵、洛璃聊了幾句修煉上的事情,就向後山而去。

在這之前。

洛璃也會將九幽金祖火交給夜傾塵。

雖然九幽金祖火是異火,可由於隻是幼火。

而冇有讓夜傾塵的實力有所突破。

不過楚風覺得,夜傾塵越級戰鬥不在話下。

後山安靜,兩邊的草叢中還掛著一絲露水。

楚風來到瑤池仙子的雕像麵前。

看著自己的師尊,他的臉上,露出一絲柔和之色。

一翻手,從懷中取出一壺酒,兩個酒杯。

給兩個酒杯都倒滿酒。

一杯放在瑤池雕像前方。

一杯則是自己拿起,猛然灌入口中。

這陳年老酒入口,極為火辣。

“師尊,還有三天就是峰主比試。”

“那何秀與你作對多年,我一定會在比試上,將她徹底打敗!”

“同時,也會將她變為階下囚!”

“等我突破到了化神境,我就會嘗試進入生命禁區,前來尋你!”

“...”

楚風又是給自己倒上幾大杯酒,一一灌入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