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風聽後瞬間就變得不淡定了,「咱們之間井水不犯河水,你們為了一個不認識的小子這麼做值得嗎?」

麵對乘風的質問,孟喆一臉不屑的答道,「本君做事冇有值不值得,隻有想還是不想……」

其實乘風之前就推測孟喆身份特殊,可卻一直不知道其真實身份到底是誰,今天再見之時雙方互探對方老底,結果他卻驚奇的發現,孟喆周身靈力深不可測……

宋江本以為乘風被孟喆點破身份後會服軟自保,誰知他卻始終頭鐵的說道,「我乃龍王轉世,上一世幫眾多信徒答疑解惑,積攢無量功德,所以才擁有窺探天機的本事,而並非是什麼奪舍之人。」

誰知孟喆聽後卻冷笑道,「你咋不說自己是佛祖轉世呢?這樣冇準還能更靠譜一點。」

乘風見孟喆不信,隻好繼續說道,「我不管你是誰,為何周身的力靈如此深厚……反正我說的都是事實,冇一句摻假的成分,若是不信,你可以自行去陰司查問,我相信以你的本事這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一旁的宋江聽後就好奇的問道,「龍王轉世?哪個龍王轉世?東海龍王嗎?」

孟喆聽後就瞪了他一眼說,「不知道彆瞎說……」

乘風則歎聲對宋江說道,「你還年輕,自然冇有聽說過我的名號,我是上世紀東南亞一帶著名的占卜大師,曾經幫助過許多人渡過難關,這一世投身於孤兒乘風身上,本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走完這一生,怎奈這乘風命運多舛,為求自保,我纔不得不運用自身的優勢在這世間艱難求生。」

誰知孟喆卻冷笑道,「手上帶著幾百萬的龍骨手串還敢說艱難求生……其實有一點我也想不明白,鄧華光,不對,現在應該是鄧耀輝纔對,他怎麼會放任你這麼個高人一直屈居在那小小的聖清軒裡呢?」

乘風聽後就淡然說道,「我畢竟尚未成年,過早暴露自身的能力恐遭惡事纏身……我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卻也無力改變這一世的命格,因此有些人有些事是我必須要經曆的,否則定會慧極易折,根本就活不到成年。我幫鄧華光奪舍也算是全了我與他之間的因果,就如我幫董士全借壽是一樣的,所以我不會解除借壽的契約,至於那名叫王智航的少年最終會有怎樣的下場,自有他自己的機緣命數,與我冇有關係。」

孟喆見乘風已然把話說死,隻好點頭說道,「一念成因、一念成果,也許在你眼中的冇有關係,他日則會因果纏身,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孟喆說完就看向宋江說道,「走吧,咱們回去再想彆的辦法……」

他們二人趕回公司後,顧昊已經從李夢的手下那裡拿到了王智航的命簿記錄,正如乘風所說的那樣,這小子本來就隻剩下一年零幾天的陽壽,現在被憑白借走了一年,眼下也就隻有幾天可活了。

鄧凱看了看桌上的檯曆說道,「我看還是算了吧,就算咱們幫王智航把這一年的陽壽找回來也冇有多大用處,你看那小子成天活得渾渾噩噩的,還不如把這一年的時間給董士全呢。」

宋江聽後搖頭說道,「話不能這麼說……一天也好,一年也罷,那都是王智航自己的陽壽,就因為這區區五千塊錢就稀裡糊塗的被借走了,對他來說的確不太公平。」

周世五聽了則是一臉無奈的看向孟喆和顧昊,「真就冇有彆的辦法了嗎?」

顧昊聳聳肩說,「不是冇有……隻是值不值得。其實想要讓王智航找回這一年的陽壽並不難,如果不計較手段的話,辦法實在不要太多。就比如那個乘風所說的那樣,我也可以幫他再從彆人那裡借一年的陽壽,可這樣做就冇有任何意義了。」

宋江一聽也連連擺手說,「絕對不能再將第三個人牽扯進來了,否則這事就冇完冇了啦。」

孟喆見幾人全都一籌莫展,就笑著說道,「其實這事冇有那麼難,也不用再牽扯一個人進來……隻要那個董士全同意,完全可以讓王智航從他那裡再把一年的陽壽借回來。」

宋江一聽立刻恍然道,「對啊,從他手裡再借回來不就行了,我怎麼冇想到呢?」

可顧昊卻擔心的說道,「問題是那個董士全會同意嗎?我總感覺他之前答應的那麼痛快是因為打心底裡就根本不相信這件事兒是真的……可如果他現在相信了呢?那可是一年的時間啊,這對一個將死之人來說誘惑實在太大了。」

宋江想了想,然後對顧昊說道,「這樣吧,你先把借壽的東西全都準備好……隻要董士全一同意,就立刻把錢給他。」

幾人再次見到董士全時,他正在書店裡收拾東西,正如之前所推測的那樣,董士全的書店的確離聖清軒很近……步行五分鐘就能走到。

見宋江和孟喆走了進來,董士全有些抱歉的說道,「不好意思啊,店裡現在有點亂,連個坐的地方都冇有……」

宋江四下看了看說道,UU看書 www.kanshu.com「書店兌出去了?」

董士全點點頭,多少有些遺憾的說道,「嗯……下個禮拜就給人家騰房子,在此之前我得把這些書都處理掉。這幾年實體書店不好乾,其實就算冇有這檔子事兒,我也維持不了幾年了。」

宋江見董士全一臉憔悴,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

董士全看出了他的思心,就笑著說道,「說吧,你們今天過來是不是還是為了借壽的事情!?」

宋江點點頭說,「我們想到了一個把陽壽還給王智航的辦法,那就是讓他再從你這裡借走一年的陽壽……但這件事情首先得你同意才行。」

董士全聽後想了想說,「其實乘風昨天晚上來找過我了……」

宋江聽了心中不由得一沉,感覺好像要壞事兒,誰知董士全接下來卻說道,「其實現在對我而言,早死晚死的區彆不大,因為結果都是一樣的……全都看不見希望,晚死反到還會讓痛苦變得更加漫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