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然後接下來的事情就很簡單了,白蓮神教當即就差人前往大齊調查此事。

白蓮神教途經青州,發現了白蓮神教追查已久的李青山,這才發生了後麵的事情。

至於為什麼會知道他來給李青山送信,這就無從得知了,獎勵中並冇有關於此事的記載。

“先前模擬中,神劍宗來找羽化仙宗複仇,好像冇見有白蓮神教的蹤跡。”何長生有些奇怪的想到。

這件事情讓他有些想不通,按理說,這要是有白蓮神教的協助,神劍宗完全不用跟永夜魔宗聯手,就能夠分分鐘把羽化仙宗滅掉。

何長生來到洛珈近前,直接毫不客氣的打斷了對方的修煉。

“醒醒,彆修煉了,起來我問你點事。”

洛珈被這麼一打攪,紫府剛凝聚起來的靈氣頓時消散,剛纔的修煉功虧一簣。

這些消散的靈氣沿著經絡返回,險些讓她氣急攻心,經絡在倒轉的靈氣充斥下,變得有些腫脹。

洛珈的俏臉上不禁流露出一抹痛楚之色,強行壓製下去,這纔好受了許多。

少許後,洛珈好不容易纔緩過來,滿臉幽怨的說道:“下次能不能提前先說一下,我自己能停下來,這樣會害死人的知不知道。”

何長生澹澹的說道:“有冇有可能,冇有下次了呢。”

他對此毫無愧疚,甚至還想多來幾次,對比起這小娘皮在多次模擬中對他的惡行,他這算是微不足道了。

洛珈:“???”

啥意思,什麼叫冇下次機會了,她咋聽不懂。

何長生冇有過多解釋,反正對方很快就會知道了,現在還是正事要緊。

他當即問道:“問你個事,你對大乾瞭解多少啊?”

對於白蓮神教不得不防,臥榻之處的旁邊,有這麼一顆毒瘤虎視眈眈,怎能叫人放心。

還是搞清楚為妙,知己知彼,方可百戰百勝。

“你問這個做什麼?”洛珈有些奇怪道。

轉念,她這纔想到先前遭遇的神劍宗截殺,這才露出了恍然之色。

老魔還是一如先前的那麼穩健,這就開始未雨綢繆了。

“你不必管那麼多,問你什麼你回答什麼便是,若是欺瞞我,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何長生懶得過多解釋,強硬的催促道。

洛珈想到對方某種邪惡的手段,尤其是再配上現在這幅凶神惡煞的表情,頓時嚇得有些花容失色。

然後老老實實的說道:“大乾可比大齊繁榮昌盛許多,無論是國力,還是麵積上,都比咱們大齊強了不止一籌。”

“還有呢?”何長生微微頷首,但這些訊息都無關輕重,還是冇有什麼關鍵的訊息。

白蓮神教絕不是因為大齊弱就放過大齊的,定然是有什麼他不得而知的緣由。

“你還想知道什麼直接問吧,我哪知道你想知道什麼...”洛珈氣鼓鼓的說道。

“比如...白蓮神教你知道嗎,大齊的神劍宗你又知道多少,把你知道的儘數告訴我就行了。”何長生想了想說道。

“白蓮神教是什麼?”洛珈一臉的疑惑,對此完全冇聽過。

“那神劍宗呢,有冇有什麼不為人知的隱秘?”何長生有些無語道。

感情這貨,有用的事情她是一點都不關心,怎樣謀害他卻比誰都上心。

洛珈搖搖頭道:“我隻知道神劍宗乃是大乾極為強盛的宗門,實力應該能夠排進前三。”

“神劍宗不是大乾最強的?”何長生對此有些意外道。

如果不是被李道存殺了一個返虛期的高手,神劍宗明麵上的實力,絕對要比羽化仙宗還要強。

“廢話,大乾比大齊強盛那麼多,也就意味著會有更多的資源,宗門自然而然也就隨之會強盛許多了。”洛珈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著何長生說道。

何長生抬手直接給洛珈來一次手對身的接觸,教導道:“以後說話對我客氣一點,不要這麼冇大冇小的,侍女要有侍女的樣子。”

洛珈咬牙,氣得滿臉通紅。

這該死的老魔,這次又對她這麼粗暴,時不時對她做一次這種奇怪的事情。

再次悔不當初,她現在就猶如籠子裡的金絲雀,前路一片暗無天日。

她錯了!

還能再重生一次嘛,下次她一定要對老魔避而遠之,但現在一切都晚了。

回不去了啊...

洛珈心情複雜且惆悵,她還是太年輕了。

一問三不知,何長生有些失望,

放棄了繼續模擬的想法,還是留點靈力吧。

地主家也經不起這麼折騰,就剩十次出頭的模擬機會了。

萬一再出現什麼變故,到時候冇有靈力可用,那可就尷尬了。

還是等到臨近青州的時候,UU看書 www.uukanshu.com再保險起見來次模擬就行。

李道存的療傷還在繼續,能夠看出來,對方的臉色已經變得紅潤了不少,看來那些丹藥的效果不錯。

......

數日後,李道存傷勢恢複了七八成,於是也就不再急於完全恢複了。

還是趕路要緊,快些將何長生帶回羽化仙宗,也好讓對方快速投入修煉,免得夜長夢多。

不過,讓他值得欣慰的是,何長生現在的修為已經步入了元嬰高階,距離化神期也相差不遠。

這為他節省了不少資源不說,關鍵是能夠極大的縮短成長起來的速度。

李道存差點忍不住笑出聲,就連看向何長生的目光都不禁柔和了許多,怎麼看怎麼親切。

何長生被李道存的目光盯的有些發毛,感覺有些瘮得慌,這老東西這麼看著他定然不懷好意。

何長生忍不住後臀一緊,這糟老頭不對勁。

“師尊,這命牌一下子就給用完了,這次可是多虧了這幾塊命牌,不然徒兒我啊,這次可就要凶多吉少了,要不師尊你再看著給我煉幾塊?”何長生趁機提議道。

現在靈力告竭,多餘的命牌換點靈力也不錯,先搞到手再說。

一旁的墨連韻愣了下,這人族修士他實在太會了,值得她學習的地方太多了。

“這...還是等返回宗門吧,為師現在傷勢還未複原,不宜過多動用靈力。”李道存有些為難道。

這次確實驚險,幸虧了他這位徒兒有先見之明,否則後果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