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看人家瑤池聖地怎麼對待自家聖女的,那麼多強者命牌說給就給。

不對.....柯鶯鶯就連聖女都還不是,是個帶準字的。

他不羨慕!

“似乎有點道理……”李道存稍加思索,覺得他說的好像有些道理。

雖然有他的庇護,應該冇有哪個不開眼的膽敢太歲頭上動土。

但還是確保萬無一失比較穩妥,這徒兒可遇不可求。

就這一個徒兒他都四處尋找了數年之久,關鍵最後還是對方自己送上門來的。

這要是出點差池,他可就要欲哭無淚了。

不過,給他什麼防身呢,這讓李道存一時間犯了難。

他現在身上似乎也冇有什麼好給的。

說來,防身的利器,莫過於修士命牌了,不僅攜帶方便,而且還使用簡單。

可謂是宗門子弟出門在外的必備護身手段。

每次煉製就挺消耗靈力的,煉製一次,估計能抽空他紫府內大半的靈力。

此刻。

李道存突然靈機一動,想到瞭解決之法。

這小子現在的修為還低,難道還能遇到返虛期的修士針對不成?

何況,真遇到了返虛期的修士,這返虛期全力一擊的命牌,還是奈何不了對方。

所以,殺雞焉用牛刀,他完全可以弱化一下命牌的威能,既耗費不了多少靈力,還能夠輕易轟殺化神期的修士。

修為到了後期,哪怕隻是一層小境界,靈力的雄厚程度,相較於之前,都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想到此處,李道存也不廢話,當即就煉製了起來。

一刻鐘後。

一張能夠秒殺化神期的修士的命牌,就宣告出爐了。

“這兩個你拿著,左邊這個是通訊用的,若是有什麼緊急事項,你就把它捏碎,為師便能夠憑此感知到你的確切位置了。

右邊的這塊,乃是為師煉製的修士命牌,隻要心念一動,同樣將其捏碎,就能夠發揮出能夠滅殺化神期修士的致命一擊。”李道存將這兩塊令牌的用處,分彆娓娓道來。

這塊傳訊令牌,是他本來就打算給對方的。

“徒兒謝過師傅了。”何長生麵色一喜,從李道存的手上把東西接過。

命牌?

這個他熟啊!

有個便宜師父就是好,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終於來了!

可惜了,不會太長久,最後還是要送對方歸西的。

以後的靈力算是有著落了,隻要把李道存對他傾力栽培的資源,全都轉換成靈力。

想來數字會很可觀。

話說回來,就這一塊命牌,也不夠他用啊。

何長生試探道:“師尊,要不...你再給我多來幾塊這樣的命牌?”

李道存:“......”

你當這是大白菜呢?

這要是再來幾塊,豈不是得消耗掉他十之一二的靈力?

“冇有了,就這一塊,你省著點用。”李道存搖頭道。

“徒兒這不是聽說,歹人向來都是成群結隊,這要是恰巧遇到,這一塊命牌到時也發揮不上什麼用場,不如冇有,師尊你還是收起來吧。”何長生

李道存:“......”

他一時間竟無從反駁,好像挺有道理。

這年頭,就連散修都懂得抱團,更彆提其他的那些宗門、家族修士。

最終,李道存還是無奈的又給他煉製出三塊同樣的命牌。

何長生見好就收,然後再次貼心的送上一句:“徒兒謝過師尊。”

李道存強笑一聲,感覺身子彷佛有些虛,好久都冇有過這麼大的消耗了。

然後,立即倒出一把回氣丹,直接塞進嘴裡,隨便咀嚼了幾下,就隨即吞了下去。

靈力瞬間回滿。

何長生:“???”

這麼豪橫!?

你拿丹藥當糖豆吃呢?

看起來好像挺好吃的樣子,想他修仙以來,還從未嘗過丹藥的滋味。

真是個失敗的修仙者。

迎上何長生眼巴巴的目光,李道存乾咳一聲,若無其事的說道:“咳咳,時間不早了,我們也該趕路了。”

何長生有些失望,冇能薅點丹藥出來。

不過,今天的收穫已經不小了,四塊命牌,待會估計還能剩兩塊。

這玩意要是能給他來上一疊,豈不是美滋滋。

打架都不用他動手了,見到棘手的對手,就直接扔一塊命牌出去。

簡單又高效,人狠話不多。

再次啟程。

既然有了飛舟,這時不體驗,更待何時。

何長生當即心念一動。

飛舟迎風高漲,看起來就像是艘船,賣相不咋滴,看起來像是娘們乘的。

遠不如禦劍飛行、騰雲駕霧看起來有逼格。

飛舟極行。

轉眼間就已然飛出數裡。

雲霧環繞在飛舟邊際,破空而行。UU看書 www.kanshu.com

何長生估計神劍宗的截殺,就快要來了。

畢竟,方纔因為煉製命牌的原因,還在陽平城樓下多耽擱了一會。

何長生思緒剛落。

突然就從雲霧中竄出來一個黑鬍子大漢,數位隨從緊隨其後,平穩的落在飛舟之上。

對方手裡還夾帶著一卷看上去就很古樸的書。

“這就是那半卷天書,可惜,暫時還不屬於他,估計隻能通過繼承李道存遺產的形式來獲得了。”何長生心下暗道。

“此山是我開,此路是我栽,要想此路過,把他留下來!”黑鬍子大漢湛陽將手指向了何長生道。

李道存:“???”

一個返虛期的強者,跑來打劫,簡直毫無強者風度。

後麵放著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子你不劫,劫個男人?

還有這種癖好?

不過,現在還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對方顯然來者不善。

雖然這個麻煩是何長生惹來的,但終究還得是他這個做師尊的來抗。

李道存氣定神閒,眸光微凝道:“這位道友,不知小徒哪裡得罪了你,冤家宜解不宜結,不妨說來聽聽。”

湛陽感受著李道存的威壓,臉上不禁浮現出一抹忌憚之色。

他利誘道:“我們是大乾神劍宗之人,我跟他倒是無仇無怨,但他身上卻有一樁機緣,讓我很感興趣,閣下若是願意將其交出,我倒是樂意將這樁機緣分享出來,共同謀取。”

李道存麵無波瀾,緩聲說道:“你先說來聽聽,然後再說其他的也不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