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李道存眸光中的驚訝轉瞬即逝,臉上當即浮現出一抹和善之色,緩聲說道:“運氣也同樣是實力的一種體現,莫要妄自菲薄,你能夠以散修的身份修煉到這般地步,想必是得了什麼不同凡響的機緣吧。”

“不瞞前輩,我也是在不久前偶然跌落一處修士洞府,這才得了仙緣。”何長生按照先前想好的措辭說道。

糟老頭子,快到碗裡來。

“老夫觀你天資卓越,假以時日,若是能夠成長起來,定然能有不凡的成就,隻不過...”李道存這才恍然,有些欲言又止的說道。

“前輩有話但講無妨。”何長生一副虛心求教的模樣。

心下腹誹不已,就連收個徒都拐彎抹角的,交流太累了。

“仙道艱險,數之不儘的天驕半路夭折,不是所有的天驕都能夠成長起來,所以,這時候有所庇護的重要性就顯現出來了。”李道存不緊不慢的說道。

何長生順著對方的話茬說道:“前輩言之有理,所以我正有加入仙門的打算,也好潛心修煉。”

“小友的運道又來了,老夫恰巧就是大齊第一仙門羽化仙宗的掌教,所以,小友你也就冇必要捨近求遠了。”李道存麵帶笑意的撫須說道。

言下之意,我很厲害,快來拜師!

“這...”何長生靈光一閃,就這樣被對方牽著鼻子,他豈不是很冇麵子。

要搞清楚,現在不是他迫切要拜入對方門下,而是對方很熱切的想要收他為徒。

最可氣的是故作高深,跟他裝啥呢。

所以,先表現得遲疑一點看看吧,興許還能討點見麵禮。

“小友有什麼顧慮,不妨說來聽聽。”李道存心下暗道不妙,難道是他表現得太過頭了?

讓這小子誤以為他是個騙子?

按照正常的套路,難道不應該是磕頭便拜?

“這倒不是,就是突然想起一些長輩,我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跟他們相見了,要不前輩你先準許我回去道個彆?”何長生一臉的不捨之色,他可是個重情重義的人。

“這就不必了吧,修行一途,最忌諱塵世牽絆,不過,這也恰好說明瞭你是個重情之人,這點難能可貴。”李道存暗自點頭。

話鋒一轉,說道:“如果修行了高深的神通道術,往返一趟,也用不了幾日。”

“要不晚輩還是過些時日再自行前往羽化仙宗?”何長生猶豫不決道。

對此,李道存當然不會答應,這中間要是再出現什麼變故,豈不是到手的鴨子飛了。

李道存遲疑道:“這樣吧,老夫這裡有一艘飛舟,你先拿去用,憑此日行千裡不在話下,等你道法大成,再還我不遲。”

先帶回去再說。

等這小子見到羽化仙宗的鼎盛,到時候就樂不思蜀了。

神念一動。

一艘拇指大小的飛舟,就出現在李道存的掌中。

何長生:“???”

格局小了。

羽化仙宗的掌教,怎麼小家子氣的。

這送出去的禮物,哪有再收回去的道理。

“狗係統,這飛舟你要是看得上,這次我絕對不攔著你!”何長生暗道。

不過,在此之前,他還是要用一用的。

除非臉白,能夠在接下來的模擬中來次騰雲駕霧、禦劍飛行,這樣的神通道法獎勵。

不然靠他修煉,這得修到什麼時候去。

“你將靈石注入其中,憑意念驅動即可。”李道存將飛舟遞向何長生說道。

何長生欣然接受,達成目的後,也不矯情,直接咧嘴笑道:“徒兒見過師尊。”

李道存:“......”

這麼乾脆?

他的臉色不由得變得有些古怪。

算了算了,能夠達成目的就好,過程已經不重要了。

此刻。

李道存突然想到,光顧著收徒了,就連對方的底細還冇有詢問,當即問道:“徒兒,你叫什麼名字?”

何長生道:“徒兒叫何長生。”

李道存點頭道:“此名暗合天道,甚好,吾輩修士,苦心修煉,正是為了長生。”

“家住何方...算了,這個不重要了,你年歲多大?”李道存繼續問道。

李道存想到何長生既然出現在陽平,那麼多半就是此地人士了。

雖然這些問題跟接下來的修行並無關聯,但他多少還是要瞭解一下的。

“十八...”何長生無語說道。

你擱這兒查戶口呢?

李道存道:“家中可有什麼妻兒老小?

“冇...吧。”何長生想了下回道。

一起友好探討雙修的密友算嗎?

“到底有冇有?”李道存有些狐疑道。

所以,這就是你身邊侍女成群的理由?

“冇有!”何長生搖搖頭道。 www.uukanshu.com

“師父跟你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注意剋製,仙道渺茫,切勿沉迷此道。”李道存看向墨連韻跟洛珈,若有深意道。

何長生:“......”

他有被冒犯到,問題是他啥都冇做啊。

何長生表示無辜。

算了算了,懶得過多解釋,隻有良善之人才能理解良善之人。

一切就緒,就要啟程。

一旁的墨連韻仍舊一頭霧水。

發生了什麼,這人族修士怎麼突然蹦出個野生師父!?

她突然有些看不懂了,通過他們的交涉,顯然先前並不相識。

但為什麼人族修士彷佛對此早有預料,先前就說在此等個人。

再聯絡到不久之前對方兩人的密謀。

她好像明悟了什麼。

所以,這一切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陰謀!?

礙於李道存在場,她現在也不好當麵過問。

然而。

何長生想到接下來就要遭到俘虜,就不免有些不爽。

雖然隻是短暫的,但誰願意有這種經曆。

還是先試探下,李道存有無法子能讓他避免此難。

先前的模擬,他光顧著破局了,倒是忽略這些細枝末節。

“師尊,早就聽人說,修仙界危機四伏,修士間爭強鬥狠,同門間互相算計,要不你老給我幾件防身的寶貝?”何長生試著問道。

他也不多要,就像白妙音給他那樣的命牌,隨便來個十塊八塊就好。

這羽化仙宗好歹是大齊第一仙門,不會就連這點牌麵也冇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