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與此同時,躲在櫃檯下的掌櫃,早已呆若木雞,臉色煞白,生怕遭到滅口之禍。

這就是你說的不是壞人?

“掌櫃的,收拾下,味道怪重的。”何長生皺了下眉,他在考慮要不換個地。

“好...好漢,小店本就簡陋,這下又多了這麼些汙穢,要不你拿著這五百兩去隔壁的聽雲軒,那邊環境典雅,才能配得上好漢你的身份。”掌櫃不得不硬著頭皮從櫃檯下鑽出,強忍著心中的懼意道。

何長生搖搖頭:“冇事,我能將就。”

他想了下,還是懶得折騰了,有這點時間,還不如多來次模擬。

何況這掌櫃的這麼實誠,有事冇事就給他塞錢,總不能辜負對方的一番好。

說著就起身返回了房間。

隻剩下掌櫃的一人在風中淩亂。

看著這滿地的狼藉,掌櫃的一時間犯了難,還是通知縣衙的人過來收屍吧。

......

房間內。

洛珈正在時刻關注著外麵的動靜,心情一時間不禁有些複雜。

多好的縣令,就這樣殞命在老魔之手。

忠臣呐!

她暗自下定決心,要是有機會,定然為對方追封個什麼錚錚鐵骨的忠良諡號。

見到何長生回來,洛珈麵色一怔,連忙收回思緒,繼續運轉起紫府內殘存的靈力恢複傷勢。

何長生道:“開始模擬!”

這次他決定在換條思路,就當是提升修為了,捎帶尋求破局之法。

他算看明白了,無論是啥時候,修為都是最為關鍵的。

【本次模擬消耗135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29095。】

【......】

【你隨李道存來到羽化仙宗,你左右逢源,很快便跟全宗上下打成了一片,眾長老對你讚賞有加,師兄弟對你推崇之至,師姐妹暗自垂青。】

【你在羽化仙宗拉幫結派,混得風生水起,你暗中派人前往南陽監視葉辰的動向。】

【兩月後,葉辰參加羽化仙宗的入門大比,順利加入羽化仙宗,你從中作梗,將其安排在了最為艱苦的火灶房。】

【夜黑風高,你安排對你唯命是從的同門師兄悄然潛入火灶房,出手搶奪殘片,葉辰憑藉著蘇遊的附身,成功將其反殺。】

【你對此不出意料,繼續暗中監視葉辰的行蹤,你發現葉辰彷佛察覺到了什麼,趁著夜色離開了羽化仙宗。】

【你發現葉辰一路來到數裡之外,尋了處荒僻之處,就開始修煉,一連吃下數種丹藥。】

【你再次派遣另一位親信師兄,緊隨其後,出手搶奪殘片,葉辰被當場鎮殺。】

【你收到親信師兄帶回的殘片,當著對方的麵,就將殘片毀去,蘇遊,卒。】

【緊接著,你就以雷霆之勢,含淚將師兄送往地府,消除整個事件中與你相關的一切蹤跡。】

看到此處,何長生眉頭一展。

這纔是少宗主的正確打開方式,先前他每次都跟個散修似的特立獨行,不懂得動用身邊的資源。

這樣一來,就算被報複,都找不到他的頭上了。

死道友不死貧道。

諸位師兄們,對不住了。

【十九歲,你在羽化仙宗的傾力栽培下,突破元嬰期六層。】

【數日後,柯鶯鶯攜帶返虛期命牌,暗中潛入羽化仙宗將你轟殺,聲稱葉辰乃是死在你們羽化仙宗的弟子手上,就先從你這少宗主的身上收點利息,終有一日,她會將整個羽化仙宗連根拔起。】

何長生:“???”

這是什麼混帳邏輯。

冤有頭債有主啊,欺負他這個良善之人算怎麼回事。

而且他現在算是看出來了,這柯鶯鶯也同樣是個氣運所鐘的命格。

這次冇有他的宣揚,柯鶯鶯最終還是能夠加入瑤池聖地,備受重視。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元嬰期六層的修為。】

【神劍宗的搜神術。】

【葉辰的某種丹藥。】

“我選二。”

何長生毫不猶豫的選擇道。

神劍宗的威脅,能夠解決最好。

最起碼不要牽連到他的身上。

後麵這兩次模擬,每次神劍宗都還冇有來得及上門,他就已經結束了模擬。

葉辰的丹藥,想來不會是什麼高階的丹藥。

即便是高階的丹藥,但揭開神劍宗的隱秘,纔是他當下所需。

隨著選擇的做出,關於搜神術的全部感悟就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何長生髮現,這搜神術跟他之前選擇的煉神術,

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但又不如煉神術精妙,用途也比較單調。

搜神術能夠溝通陰陽,喚醒亡者殘留在世間的一道執念,從而探究到想要知道的事物。

不過,這搜神術在使用上還是有著不小製約的,UU看書 uukanshu.com最起碼不能隨心所欲的使用。

每次動用都會極大的消耗神魂之力,元嬰期的修士根本頂不住。

化神期的修士每動用一次,也需要很久才能緩過來。

這搜神術的破解之法其實也挺簡單,隻要將搜神的對象形神俱滅,讓搜神之人無跡可尋就好。

看來接下來有必要提醒下李道存,不能留下這種低級的隱患。

總體來說,這搜神術還不錯。

以後用得上。

......

一連數日,何長生先後又經曆了幾次模擬,還是未能破局。

除此外,他還順帶調教了一番洛珈,變得聽話了許多。

很有成為侍女的潛質。

可惜了,暫且還不能殺之後快。

不過,好像可以先毀掉對方的複生之軀,然後再果斷殺之,這樣就完全冇問題了。

墨連韻這時還在從未停歇的修煉。

看得出來,她現在已經無限接近築基期七層的門檻,就差臨門一腳。

又過了一個時辰後。

她的修為終於到達一個臨界點,隨著紫氣浮動,水到渠成的進境到築基期七層。

墨連韻吐出一口濁氣,滿臉的傲嬌之色。

然後不禁將目光投向了何長生,一副本王也不差的表情。

“你真棒。”何長生鼓勵道。

絕對是發自真心的,雖然對方在琅琊天宮中修行了幾日。

但絕大多數的時間,都還是處於外界這靈氣稀薄的環境裡。

這修煉速度,可謂是極快了。

“敷衍。”墨連韻不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