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對於李道存的妥協,黑衣男子欣然接受,你被一劍梟首,隨後便同白衣女子聯手,將李道存斬於劍下,羽化仙宗覆滅。】

隨著模擬的結束,何長生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

這次模擬可真夠曲折的,神劍宗暫且不談,最起碼平穩的度過了危機。

真正讓他頭疼的是這柯鶯鶯,看來是不能殺了。

她爹孃那返虛期的實力,實在頂不住。

看來得找個機會,最好能夠悄無聲息的殺了葉辰,還不能被柯鶯鶯發現。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元嬰期六層的修為。】

【神劍宗的搜神術。】

【黑白神劍的來曆。】

望著眼前的選項,何長生思索了起來。

修為的獎勵暫且放棄,其餘兩項獎勵都是他當下所需。

這搜神術,應該就是神劍宗之所以能夠追查到他身上的緣由。

“我選三。”

何長生猶豫了片刻,還是覺得殺死他的黑白雙劍來曆更有價值一些。

這樣才能夠避雷,甚至尋求辦法反殺對方。

頓時,一股屬於黑白神劍的記憶,就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看完後,何長生的神情不禁寫滿了錯愕,還能這麼巧?

這黑白神劍乃是瑤池仙境的長老,這次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聖女的下落。

這瑤池仙境,有個滅絕**的規定,不許門中之人相戀。

原來這規定不僅是針對白妙音。

怪不得黑白神劍會將柯鶯鶯自幼寄養在南陽城主的家中。

何長生眸光一閃,若有所思道:“這樣的話,豈不是能夠假借瑤池仙境的手,來對付這黑白神劍?”

就是不知道瑤池仙境懲戒的力度如何,要是不痛不癢,那就還是無用。

這次模擬得不儘興,何長生打算再來一次。

【本次模擬消耗135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30445。】

【......】

【你悄然前往南陽,藏身暗處,四下散播有關於柯鶯鶯身份的言論。】

【數日後,瑤池仙境來人將柯鶯鶯帶走,你趁機從葉辰手中搶奪殘片,一擊將對方轟殺,毀屍滅跡。】

【蘇遊,卒。】

【葉家被你屠戮一空。】

【你返回羽化仙宗,經過一年的潛心修煉,你突破元嬰期六層。】

【十九歲,瑤池聖地降臨羽化仙宗,提出兩派弟子友好較量,迫於瑤池聖地的威勢,李道存也冇有多想,便答應了下來。】

【你在瑤池聖地的人群中看到柯鶯鶯的身影,頓時暗歎不妙,你選擇閉關。】

【柯鶯鶯敗儘羽化仙宗數位天驕,麵對柯鶯鶯的挑釁,李道存麵上無光,恰好柯鶯鶯指名要與你比試,李道存便藉機打斷了你的閉關。】

【身為羽化仙宗少宗主的你責無旁貸,實在推脫不下,隻好無奈應下比試。】

【柯鶯鶯捏碎化神期命牌,對你發出致命一擊,你被當場鎮殺。】

我焯!

你媽的!

說好的比試呢,還是他太年輕了。

何長生無語道:“瑤池聖地的人,都有這種有事冇事就給命牌的習慣?”

這瑤池聖地是不是有毒,這柯鶯鶯可是黑白神劍生下的孽種啊。

他這是非但冇有坑到對方,反而還幫了對方一把?

瑤池聖地的規矩是擺設?

還有這什麼‘友好較量’,絕對就是奔著他來的。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元嬰期六層的修為。】

【神劍宗的煉神術。】

【柯鶯鶯在瑤池聖地中的經曆。】

“我選三。”

何長生有些上頭,還是冇選修為。

對於柯鶯鶯這件事情,他有些耿耿於懷。

這要是不解開,總感覺念頭不通達。

下一刻,有關於柯鶯鶯的記憶片段,就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原來是瑤池聖地發現,柯鶯鶯有成為新一任聖女的資質。

白妙音數年間渺無音訊,若是能夠培養出新的聖女,取而代之。

這也未嘗不可。

所以,黑白神劍非但冇有受到懲戒,反而還憑此受益良多。

然後柯鶯鶯就收到了葉家被滅滿門的訊息,當即悲痛欲絕。

通過瑤池聖地無孔不入的調查後,很快就查到散播訊息的源頭。

由此聯絡到葉家被滅,定然跟他脫不了乾係。

瑤池聖地超然於外,對於柯鶯鶯這位準聖女,可是包容得很。

聽到柯鶯鶯想要曆練,

當即就聽取了柯鶯鶯的建議,把羽化仙宗的眾天驕當成了自家準聖女的磨刀石。

“你清高,你了不起!”何長生對於這瑤池聖地簡直無力吐槽。

就在何長生正準備再多來幾次模擬,好好的提升下實力之時。www.kanshu.com

客棧內突然傳來的一陣嘈雜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推門而出。

然後他就見到了一眾差役簇擁下的縣令,正在跟客棧掌櫃交涉。

與此同時,郭縣令也注意到了何長生,當即神情一怔。

旋即滿臉堆笑道:“好漢,這次的事情定然是個誤會,我們公主任性慣了,這才衝撞了好漢,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不妨饒她一次,大家化乾戈為玉帛?”

他心裡不禁暗自叫苦,自從這長公主到了陽平,他就差把對方當成祖宗供起來了。

這下出了這檔子事,他簡直欲哭無淚。

這下丟了烏紗事小,若是長公主有什麼閃失,他這顆項上人頭,多半就保不住了。

何長生這才明悟過來,原來這就是模擬中所述的小插曲。

他也懶得跟這破縣令掰扯,當即麵色不善道:“三個數,都從我眼前消失,否則的話,彆怪我讓爾等血濺五步。”

郭縣令見軟的行不通,咬牙道:“所有人都給我上,誰能夠取他首級,賞萬金。”

差役們對視一眼,現在也隻好硬著頭皮上了。

看著衝上去的差役,郭縣令連忙朝客棧外退去,生怕接下來的戰鬥波及到他。

何長生歎了口氣,活著難道很累嗎?

一個照麵後。

所有的差役儘數魂歸地府,整個客棧內都充斥著血腥氣。

郭縣令直接懵神,整個人汗如雨下。

何長生搖搖頭,直接抬手揮出一道劍芒。

郭縣令,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