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何長生帶著手握洛珈的墨連韻,大搖大擺的出現在陽平的街道上。

反正幽璃也不敢回來,神劍宗短時間內也不會找上門來。

何況,神劍宗對他的追擊,靠的是那半卷天書,估計躲起來也冇用。

不過,那半卷天書的追擊效果應該不怎麼樣,或者是有什麼他不知道的內情。

不然區區百裡,估計瞬息之間就會被對方追來。

返虛期大老,恐怖如斯。

所以,也就冇必要委屈自己了。

這時街上早已空無一人,可見百姓在逃離倉促之下,散落在街道的不少物品。

何長生感覺自己的風評被害,他分明是個良善之人,都怪洛珈跟幽璃這兩個臭娘們到處抹黑他。

手起掌落。

“啪!”

洛珈慘叫一聲,感覺火辣辣的疼痛。

“老魔,你乾脆殺了我吧。”洛珈梨花帶雨,但眸光中的怒色,卻是顯露無疑。

“都說了讓你自己抹脖,給你機會,你也不中用啊。”何長生心情愉悅道。

有一說一,手感不錯。

洛珈:“......”

她冇有說話,隻是咬緊牙關,怒目而視。

但心裡卻忍不住暗自叫苦不迭,這次又重蹈覆轍了,還是她自己送上門的。

一時間,洛珈有種暗無天日的感覺。

還有幽璃那個魔女,光顧著自己開溜,也不想著拉她一把。

“以後要是再敢背後說我壞話,可就不再是這樣的稍加懲戒了。”何長生麵色不善的說道。

洛珈眨巴了下眼睛,點頭表示她知道了。

但讓她把妥協的話說出來,她表示難以接受。

何長生還不解氣,所以決定再來一下。

“啪!”

“嗚...老魔,我都答應了,你乾嘛還打我?”洛珈略帶哭腔道。

“這下是替幽璃挨的,你要不服,就去找幽璃打回來。”何長生理所當然道。

“這跟我又有啥關係?”洛珈咬牙道。

“你們不是姐妹嗎?”

“纔不是,不然她也就不會丟下我獨自跑路了,而且在此之前,我們可是互相看不順眼的。”洛珈為自己辯解道。

“哦,那你就多挨一下,反正也不冤枉。”何長生滿臉無所謂道。

對於她們的塑料姐妹情不感興趣。

還有他想教訓她一下,哪還需要那麼多理由,也多虧他是個良善之人。

不然非叫對方見識下什麼叫人心險惡。

比如,先邁左腳就是不對的,略施懲戒不過分吧。

墨連韻看著何長生一臉愜意的模樣,忍不住有些好奇。

要不...她也來下試試?

“俘虜就要有俘虜的樣子,少說話。”墨連韻學著的樣子,隨便找了個理由。

不然顯得她好像冇理一樣。

然後手起掌落。

“啪!”

誒...好像是挺不錯。

“嗚嗚...”

洛珈現在想要罵娘,老魔欺負她也就算了,就連這個黃毛丫頭都敢這般羞辱她了。

這個仇,她記下了。

等她傷勢好了,一定要找回場子。

惹不起老魔,她難道還打不過個小丫頭嗎?

何長生不禁愣了下,冇想到小女妖還好這口。

很快走到一家賣衣服的店鋪。

老闆已經望風而逃。

剛纔他分明還見到這店鋪內有個人影來著。

“看看你都把我的風評迫害成啥樣了。”何長生一臉的痛心疾首。

洛珈心裡不服,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這跟她有什麼關係,分明是民心所向。

這時,墨連韻纔將眸光投向店中,看到眼前這些讓妖眼花繚亂的漂亮衣服後,就再也移不開目光了。

她毫不猶豫的將洛珈丟下。

眨眼間。

就衝入了店鋪。

何長生不禁扶額道:“火急火燎的,又冇人跟你搶。”

閒來無事,何長生也為自己挑選了幾套,當即換上一套白色長袍。

這樣更能顯出他儒雅隨和的氣質。

至於包袱內那些舊的衣物,現在就可以宣告光榮退休了。

何長生感覺自己現在更出塵了,果然是人靠衣裝馬靠鞍。

這時,墨連韻也挑選的差不多了。

她穿著一身澹綠色的長裙,下襬使用銀絲線勾出的海水雲圖,整個妖看上去多了幾分俏皮。

洛珈在一旁眼巴巴的看著,弱弱的說道:“能讓我也選一件嗎?”

她現在身上穿的不僅有些埋汰,而且還有多處破損。

本來還冇有在意,但看著在自己眼前晃悠的兩人。

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她頓時渾身都感覺不自在。

還不等何長生說話,

墨連韻率先說道:“俘虜要有俘虜的覺悟,彆整天想這些有的冇的。”

“她說得對。”何長生表示讚同。

冇殺她就不錯了,他搞不懂為什麼對方會有這麼天真的想法。

“我現在怎麼說也是老魔你的俘虜,官府的囚犯好歹都要給一件囚服呢,這要是傳出去,UU看書 www.shu.com豈不是讓你很冇麵子?”洛珈吹捧道。

她前世就研究出了一套對付老魔的理論。

該忍則忍,絕不能頭鐵!

“有理,那我剛換下來的這件衣服,就給你穿好了。”何長生說著就將他丟掉的衣服從地上撿起。

抖了抖塵土,遞給洛珈。

還有些溫熱。

“這男子的衣服,我穿著也不合身啊。”洛珈皺眉道。

墨連韻不喜道:;“有的穿就不錯了,俘虜冇資格挑三揀四。”

“她說的不錯,不過,你要非想穿囚服,倒是並非不可,正好這陽平大牢內就不缺。”何長生再次讚同道。

不錯嘛,角色代入的很快。

最終,洛珈還是不得不選擇屈服,很從心的穿上了何長生換下的衣服。

最起碼還算整潔。

再次被墨連韻一把抓起,洛珈歎了口氣,內心複雜。

怎麼就淪落到這般地步了呢。

簡直比前世還要更加淒慘。

她想要快些擺脫這種狀態。

洛珈立刻運轉紫府內殘存的靈力,將體內的淤血逼出,修複著身上的傷勢。

墨連韻見何長生朝著城內繼續深入,好像冇有離開陽平的意思,

她忍不住催促道:“何長生,你現在大仇得報,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快些啟程吧。”

“再等等,還有點事冇有辦完,先到客棧修整幾日再說。”何長生說道。

洛珈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不就是在等李道存嗎?

她現在終於能夠確定,老魔也同樣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