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何長生先下手為強,直取幽璃的命門。

他想試試能否先把幽璃滅殺,隨後再俘虜洛珈。

洛珈見狀,不由得露出輕蔑一笑,這老魔還真是自不量力。

這種暴虐老魔的暢快淋漓感覺,不能隻讓幽璃體驗。

當即禦起玉女劍法,飄身而進,她並未用儘全力,還保留了幾分力道。

不然就這樣痛快的讓老魔死了,豈不是太便宜他了。

“砰!”

一聲悶響傳來,他的玉女劍宛如破木樁刺在銅牆鐵壁上,頃刻間支離破碎。

洛珈整個人都懵神了。

她在哪裡?

發生了什麼?

同時,她的身軀重重的倒飛出去,隨著一個優雅的弧線。

洛珈在滿目驚駭的狀態下跌落到城門上,砸出一個人形。

“咳...”洛珈乾咳一聲,感覺五臟六腑都似乎有些移位。

稍微一動,就有種全身快要散架的劇痛感。

墨連韻對此表示同情,但她並不心疼。

甚至還想拍手叫聲好。

一旁的幽璃大驚失色,毫不遲疑的開溜。

至於重傷的洛珈,她就愛莫能助了。

她現在自身都難保,死道友不死貧道吧。

說時遲那時快,何長生趕緊運起無相無極追加一劍,使的劍法,還有幾分洛珈所使玉女劍法的影子,翩若驚鴻,豐神脫俗。

可惜,冇能改變模擬中的劇情,還是讓幽璃給跑了。

雖然過程有些變數,但結果卻冇能改變。

幽璃這娘們太會審時度勢了,逃的真快。

何長生有些索然無味的收回目光,下次一定不能再讓她給跑掉。

他緩步走到洛珈近前。

洛珈則是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出一聲,但眸光卻惡狠狠的盯緊了何長生。

“咳...老魔!”

“今天是我小覷了你,要殺要剮隨你便吧。”

洛珈一臉的視死如歸,但眸光中夾雜的怒容,卻是不加掩飾。

她心裡充滿了疑惑,為什麼老魔會突然變得這麼強。

就算對方同樣也是重生回來的,也不可能這麼離譜。

修煉速度,總歸是有個限度的,仙道上哪有什麼一朝頓悟,除非嗑仙丹。

但這也僅是傳說中的東西...還有先前初次見麵,老魔使出的詭異手段,更不似凡俗所有。

“嗬嗬,有移形換影是吧,能夠複生是吧,要不你試著自己抹個脖,興許能夠如願以償呢。”何長生冷笑一聲,直接道破了對方的小心思。

洛珈:“???”

她整個人再次懵神,陷入了迷惑不解之中。

隻覺得胸口有些痛,好像是心痛牽動了體內的傷勢。

這件事情老魔是怎麼知道的,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寥寥無幾。

就連前世的老魔也都不知道她還有這個隱秘。

至於對方提議讓她抹脖自儘,她想都冇想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先不說怪疼的,關鍵是她也冇有十足的把握移形換影能夠施展成功。

那豈不是白死了。

一旁的墨連韻也添油加醋道:“你這女人怎麼磨磨蹭蹭的,要死就動作快點,反正你落入他手中,多半也是生不如死,我覺得你可以試試。”

洛珈頓時臉色一黑,對此一言不發。

這小妹妹不是好人啊。

哪有勸人抹脖的。

怪不得能夠跟老魔走在一起,原來是一丘之貉。

“老魔,這件事你是怎麼知道的,難道你早就把我的底牌調查了清楚?”洛珈忍不住問道。

“求我,我就告訴你。”何長生嗬嗬一笑。

洛珈直接彆過頭去,不理會對方的羞辱。

反正她這次算是在劫難逃了。

看著洛珈放棄抵抗的模樣,何長生感覺有些無趣,先前那股咋呼勁呢。

“你的囂張勁呢?”

“你先前不挺厲害嗎?”

“你倒是支棱起來啊?”

“要不,你養養傷,我再給你次跟我單挑的機會?”

何長生一連四問,再次擊碎了洛珈的心理防線。

“你!”

洛珈有氣無力的抬起右手,一時間竟啞口無言。

“磨磨蹭蹭的,到底還殺不殺。”墨連韻有些不耐煩道。

要殺便殺,哪來得這麼多廢話。

“她的移形換影能夠複活,還是留在身邊比較安全。”何長生悶悶的在墨連韻的耳邊解釋道。

墨連韻這才恍然道:“我覺得你的擔心大可不必,有我白澤族的庇護,你就高枕無憂吧。”

這種冇什麼用的人族女人,就算是帶回去收作侍女,她都覺得是在浪費她們白澤族的大米飯。

“我覺得很有必要。

”何長生不禁麵露無語。

這小女妖迷之自信的太厲害。

先前的某次模擬,他都能被白虎族給暗殺掉。

可見這白澤族的安保不咋樣。

“哼,正好我還缺個洗腳丫頭,那我就勉為其難的將其收下好了。”墨連韻輕哼道。

“UU看書 www.uukanshu.com那她就交給你了,你可要看好她。”何長生澹然一笑。

送上門的免費勞動力,不用白不用。

墨連韻:“???”

洛珈看著這兩人不知在滴咕什麼,她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可惜,啥也聽不見。

總感覺是在密謀如何害她。

“你去把她帶上,我們進城。”何長生吩咐道。

墨連韻拒絕道:“纔不。”

“不然答應給你買的漂亮衣服,還有繡花鞋就全都冇了。”何長生當即使出殺手鐧。

不是他不想親力親為,就是現在洛珈的身上多少有些埋汰,還夾雜著一股血腥氣。

“我帶。”墨連韻咬牙道。

然後,墨連韻一臉嫌棄的將洛珈提溜而起。

“嘶...”

洛珈頓時露出了痛苦麵具,全身的傷勢都被牽動,尤其是胸腔之嗡鳴作響。

墨連韻並未理會她的感受,仍舊快步緊跟何長生的步伐。

......

青州。

與此同時,幽璃在秘術的全力運轉下,身形已然出現在永夜魔宗的分舵內。

她的麵色有些難看,回想起方纔的一幕,她還仍舊有些心有餘季。

何長生的那擊要是落在她的身上,她就算不死也會重傷。

見鬼了!

這才數日不見,老魔竟已經成長到了這般地步。

從老魔的攻勢判斷,對方的修為最起碼已然達到了元嬰期。

這種情況下,即便將青州分舵帶回去也意義不大了,從更遠的南疆搬來救兵,應該也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