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墨連韻:“!!!”

那還是算了,有風險的事情她不做。

一人一妖原路返回。

出於穩健,何長生打算在前往陽平縣之前,再來次模擬,畢竟這次的軌跡有所變化,還是要防著點。

“累了,我們歇會再趕路。”何長生想了想說道。

不能每次都以算命的藉口,要有點新意。

“你不行啊,人族修士,這才幾步路。”墨連韻麵露輕視道。

“記得改稱呼,還有,我很行,謝謝。”何長生澹澹地說道。

“哼,不行就不行嘛,說出來我保證不笑話你。”墨連韻輕哼一聲,打算趁著何長生歇息的工夫,再修煉一會。

他是一個努力勤快的妖。

纔不跟這人族修士一樣呢。

何長生冇有理會小女妖的想法,抓緊時間開始模擬。

【本次模擬消耗1340點靈力......當前靈力剩餘:31395。】

【十八歲,你前往陽平縣,你與墨連韻剛入城,就遇到了洛珈跟幽璃的截殺。】

【洛珈被你當場俘虜,幽璃見勢不妙,直接選擇遁去。】

【數日後,李道存禦劍而來,你成功拜入李道存的門下。】

【你們剛離開陽平數裡,突然被一夥山賊扮相的來路不明之人攔住了去路。】

【對方人多勢眾,領頭的是一位返虛期修士,部眾化神元嬰金丹修士若乾。】

【對方聲稱是為你而來,隻要李道存願意將你交出,甚至還願與之合作共謀機緣。】

【李道存眸光一閃,讓來人講清緣由,然後再談合作之事。】

何長生看到此處,頓時滿頭霧水,這次又是哪個環節出了錯,這幫人又是從哪冒出來的。

難道又是逃走的幽璃?

而且這次對方來勢洶洶,隻怕就連李道存都庇護不住他了。

難搞。

誰能想到耽擱幾日,還能引發這麼大的變故。

何長生心情複雜,接著往下看。

【據對方所述,他們來自隔壁大乾神劍宗,在數年之前,月宮神殿中,得到了半卷天書,上麵記載著一處仙人遺蹟。】

【據天書的指引,他們很快就將仙人遺蹟所處的範圍縮小到了陽平一帶的百裡內,暗中搜尋數年之久,仍舊無果。】

【不過,數年的時間,對於修士來說,不過彈指一揮,反而讓他們越挫越勇。】

【於是,他們乾脆就在陽平附近駐紮下來,隨便尋了處山頭,占山為王,對外的身份就是山匪,掩人耳目。】

【直到今日,那半卷無字天書突然有了反應,他們當即大喜過望,按照天書的指引,成功追查到了你的身上。】

【李道存笑著選擇拒絕,然後就突然向對方發動了攻勢。】

【你與墨連韻、洛珈被俘虜,對方向你逼問仙人遺蹟的下落,你誓死不從。】

【對方決定用你女人的性命來威脅你,你仍舊不為所動。】

【洛珈,卒。】

【對方見你不吃這套,墨連韻這才倖免於難。】

【李道存戰力強橫,數招之內就將敵方打的節節敗退,敵方見勢不妙,試圖撇下部眾,帶你離開。】

【李道存當即就察覺到了對方的意圖,咬牙發動秘法,實力大漲。】

【瞬息之間,敵方所有人被儘數斬殺,你有驚無險的脫離俘虜。】

李道存的實力這麼頂?

不愧是羽化仙宗掌教,在同境界中,實力完全不是那些牛馬宗門能夠比擬的。

何長生對這個結局深感意外,還以為這次在劫難逃了呢。

不過,這也不算什麼好訊息,也就當前對他有利罷了。

李道存這糟老頭子,早晚要給他把棺材蓋都掀咯。

【冇有急於趕路,李道存動用秘法後,導致身受重創。】

【一連恢複數日,李道存傷勢大有好轉,然後這才向你問起仙人遺蹟的有關事項。】

【你靈機一動,便將小河村的位置報了出去。】

【李道存考慮到自己現如今的狀況,不得不打消了立即前去探索的念頭。】

【你們途經青州,你以前往青州城內送信為由,讓李道存城外修養,李道存猶豫片刻,還是同意了你的提議。】

【你們入城迎麵就遇到了牧雨蘭與步涿,對方聲稱早在城外之時,就已經尋到墨連韻,因礙於李道存的存在,這才遲遲冇有相見。】

【來到青山觀外,你讓墨連韻吩咐牧雨蘭與步涿在外等候。

【你將信送到後,青山觀主發覺到在外窺視的兩妖,當即出手擒拿。】

【步涿,卒。】

【牧雨蘭,卒。】

【青山觀主發現你的身上似乎有一縷熟悉的氣息,UU看書 www.uukanshu.com經過一番問詢無果後,放你離去。】

【十九歲,在李道存的傾力栽培下,你突破元嬰期五層。】

【同年,李道存傷勢恢複如初,按捺不住心底對於仙人遺蹟的渴望,在向你再次詢問了一些細節後,啟程前往小河村。】

【還不等李道存臨近小河村,就遭到陳立的阻攔,礙於對方大乘期的實力,以為仙人遺蹟已被對方捷足先登,隻好作罷。】

【二十歲,你動身前往南陽誅殺葉辰,剛離開羽化仙宗數裡,突然被追查到這裡的大乾神劍宗的大長老發現,對方對你嚴加拷問,經過一番搪塞,對方覺得你已無用,便動手取走了你的性命。】

你媽的!

不講武德啊!

這下整得讓他有點無語,仇家一不留神這都結到國外了。

神劍宗的複仇者,這樣都能恰巧被他給遇上?

這得有多衰...下次他得躲著點,讓對方複仇找李道存去。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元嬰期五層的修為。】

【神劍宗的來曆。】

【弘方道人的信件內容。】

“我選一。”

何長生冇啥猶豫,神劍宗又不是啥隱秘之處,隻要是存世的宗門。

彆說隻是來曆,就算是宗主的祖墳,他都有把握打探出來。

壓根犯不上浪費選擇獎勵的機會。

隨著做出選擇,何長生感覺紫府內升騰起一股充盈的靈力,輕而易舉就打破了境界的桎梏,來到了元嬰期五層的修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