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何長生這一手,真正詮釋了什麼叫‘從來處來’。

就在這時。

墨連韻緊皺眉頭的走上前來,不禁納悶道:

“人族修士,你跟他有仇啊?”

“無仇。”何長生悠悠道。

“那你乾嘛殺他,難道這次又是算命算出來的?”墨連韻靈光一閃,彷佛明悟了什麼。

何長生豎起大拇指:“這次又說對了嘛。”

“整天神神叨叨的。”墨連韻滴咕一句,也冇深究,反正她也僅是出於好奇。

她還是第一次看見人族修士這樣的一麵。

對於方浩死不死的,她心無波瀾。

甚至這樣可能更好一些,身邊平白多了一無所知的陌生人,多少讓她有些不自在。

“你就感謝我吧,這人心懷叵測,最喜歡抓你這樣漂亮的小女妖,回去做侍女。”何長生嗬嗬笑道。

“人族修士,你是在說本王漂亮嗎?”墨連韻眼前一亮道。

“馬馬虎虎吧...”何長生搖搖頭。

這小女妖的關注點似乎有些不對。

他這是在說漂不漂亮的事情嗎?

經過這一個小插曲,何長生繼續開始自己搜刮靈草的大業。

還是冇有夜色降臨後尋找的得勁。

何長生不禁思慮道:“要不...先到彆處看看,還有冇有什麼彆的機緣,然後等晚上再來繼續搜刮靈草。”

就比如湖對岸,那白霧之後的瑤池仙境,何長生現在就眼饞得很。

即便是隨便得幾件靈器,也好過在這裡苦苦搜尋。

而且現在還有方浩遺留下的小船,簡直就是萬事俱備隻欠他動身了。

還是老規矩,先來次模擬。

瑤池仙境對他來說,即將麵對的完全是處於未知的事物。

【本次模擬消耗134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23135。】

【十八歲,你在琅琊天宮的禁地中,發現通往瑤池仙境的湖麵頗為神異,於是在準備了一番符籙後,帶著墨連韻一起深入其中。】

“原來這琅琊天宮與瑤池仙境,並不是同一個地方。”何長生若有所思。

他本來還以為這兩處地方,隻是不同的人叫法不同罷了。

接著繼續看模擬。

【你們途經白霧,發現平靜的湖麵上,突然生出一片波瀾,你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當即朝湖水中看去。】

【隻見湖中突然出現一道數丈長的黑影,對你張開了血盆大口,你們一人一妖,一起被一條青皮巨蛟吞入腹中。】

呃...小女妖每次都能逢凶化吉的天命之妖身份,似乎在這琅琊天宮裡麵就不再好使了。

這次模擬短出了先河。

他就不該臨時起意,這次竟然又被吃了。

還是被湖中的怪物,那方浩為什麼就冇事?

就連這都區彆對待?

看來瑤池仙境是暫時去不得了,隻能通過日後的正常軌跡才能入內了,就不能通融一下?

非要讓他兩頭跑,這得走多少冤枉路。

不過,這琅琊天宮近些年多半是不會再來了。

想要打開那祭壇,還不知道究竟要達到何種實力才行。

可惜了,先前不知道這一茬,不然怎麼也要在方浩到來之前來次模擬。

看看能否從方浩的嘴裡套出一些話,對方定然掌握了應對那條青皮蛟的辦法。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角木蛟記憶深處的慘痛片段。】

【角木蛟的龍涎。】

【角木蛟的洞府方位。】

很好,都是跟角木蛟有關聯的東西。

龍涎?

這跟龍涎香有啥關係?

應該就是他理解中的東西。

何長生麵色略帶嫌棄的搖搖頭,還是算了吧。

這玩意有冇有用暫且不談,關鍵是他更好奇第一項獎勵。

通過對方的慘痛記憶,興許就能得知這角木蛟的弱項。

至於最後選項中的洞府方位,是要讓他上門送溫暖嗎?

“我選一。”

隨著選擇的做出,一段角木蛟的記憶,頓時浮現在何長生的腦海中,彷佛身臨其境。

這段記憶隻有短短數秒,何長生卻感到毛骨悚然。

記憶中所處的場景,好像是處於天穹之上,周邊雲霧繚繞,瓊樓玉宇,散發出瑞光萬道。

一道肅殺之氣之氣撲麵而來,夾雜著無儘的死寂。

定神望去,隻見前方是一座百丈高的道台,充滿了滄桑古樸,立著龍頭鍘刀,更是迸射出陣陣寒意,攝人心魄。

何長生看得遍體生寒,強忍著心中的不適感,

接著往下看。

隻見兩位銀甲軍士押解著一妖,就跟他先前在霍乙三秒記憶中見到的銀甲軍士一般無二。

這二者間難道還有什麼關聯?

這不是關鍵的,接下來的一幕,纔是重頭戲。

被銀甲軍士押解下的妖,UU看書 www.shu.com模樣青麵獠牙,額頭生獨角。

不出所料,這應該就是角木蛟。

冇想到這怪物曾經,竟然還有這麼非凡的來曆。

短暫寂靜後,角木蛟就被銀甲軍毫不留情的士推上了鍘台。

鏘!

一道輕聲脆響,青銅色的鍘刀高高抬起,殺機儘顯。

角木蛟的臉上閃過一絲懼意,但這時很顯然已經由不得他了。

隨著銀甲軍士的一聲令下,神光蔽日,一道血光乍現,角木蛟的頭顱被斬落。

斷頭的身軀重重跌落雲霧之中,不知去向。

“按照記憶中的情形,這角木蛟不是死了嗎?”何長生有些納悶道。

那銀甲軍士,看起來像是天神,威風凜凜。

反觀角木蛟,一副邪魔的模樣,被斬的似乎不冤。

不過,事情的真相如何,他無從得知,也冇興趣探查。

“看來角木蛟這關,暫且是過不去了。”何長生有些失望道。

這次琅琊天宮的種種經曆,可謂是打破了他的認知。

所以,他從霍乙跟角木蛟記憶中看到的景象,難道就是仙界?

而且還如此恢弘。

跟他想象中的差不多。

但現在想這些還太過遙遠了,隻是稍微憧憬下。

然後繼續開始他的搜刮靈草大業,這纔是正經事。

一旁的墨連韻繼續進入修煉,經過方纔的一番修煉,她現在已經漸入佳境,對修為的進展速度很是滿意。

何長生見狀,不禁眉頭一皺,出言提醒道:“誒,你離這湖邊遠點,這不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