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這跟度假有啥分彆,多想稍微來點艱難險阻,他也想打怪升級啊。

修為提不提升不重要,主要是想體驗一下。

不然這仙豈不是白修了。

墨連韻在何長生愣神之際,率先入內。

裡麵是一個巨大的墓室,首先引她注意的就是四周用柏木堆壘成的巨棺。

“你們人族還挺奢侈,你們的肉身這麼小,用的棺槨竟然比我們妖族還誇張許多。”墨連韻有些驚奇道。

“這叫黃腸題湊...正常來說,棺槨還在裡麵。”何長生隨口解釋道。

他其實也不懂這個,也是先前從模擬中聽來的。

這墓室內高數十丈,雖然光線有些昏暗,但穹頂之上卻是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

何長生一眼就探到了那塊晶體的所在,散出的光輝,風起綃動,如墜雲山幻海。

“人族修士,是不是寶貝都藏在裡麵呢?”墨連韻若有所思道。

“或許吧。”何長生搖搖頭,寶貝確實都是寶貝,但冇一樣是他想要的。

墨連韻神情頗為意動的湊近木樁,抬手發動一擊,木樁隨之破出一個口子,隻見珠光寶氣氤氳而出,簡直亮瞎了她的妖眼。

地鋪白玉,內嵌金珠。

地下的白玉全都凋著蓮花,鮮活玲瓏,細膩可辨。

墨連韻一腳踏上,隻覺溫潤,就連步子都隨之輕快了許多,這與踩在外邊的青石上,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猶如步步生玉蓮。

除此外,更惹人注目的是堆滿的金銀,珠光寶器。

如此奢靡的景象,墨連韻饒是見多識廣,也是第一次見。

“你們人族真是奇怪,這麼多錢財,不想著物儘其用,竟然蒙塵在這暗無天日之處,與一具枯骨為伴。”墨連韻不禁感慨道。

誒,好像這裡並冇有屍骨的存在。

方纔這人族修士還說這黃腸題湊內,會有棺槨呢。

墨連韻不解道:“人族修士,你說的棺槨呢?”

“冇聽說過衣冠塚嘛?”何長生隨口搪塞道。

“那衣冠呢?”墨連韻說道。

“興許是...年歲太久,風化了?”何長生遲疑了下,隨口說道。

墨連韻:“......”

雖然覺得對方是在瞎扯,但她也冇深究,冇有最好,不然多晦氣。

“人族修士,來吧。”墨連韻深吸口氣,說道。

“來什麼?”何長生愣了下,有些不明覺厲。

“分賬啊,咱們總不能白來一趟。”墨連韻理所當然道。

“不用分了,這些都分給你了,你要不變回白馬,試試看能不能把這些都馱出去,以你現在築基期的修為,應該馱得動。”何長生很大氣的說道。

這些黃白俗氣之物,對他來說,就挺食之乏味,棄之可惜的。

“狗係統咋就不是一個轉換金錢的係統呢。”何長生暗歎道。

不然這豈不是直接暴富。

可惜了,身上也冇個儲物空間什麼的。

這些黃白之物,雖然對他的吸引力很低,但多少也有點用。

何況數量龐大,修仙跟世俗界同樣也是聯絡密切的,這些錢財總能派上用場。

不過,現在帶著就有些累贅,倒是可以象征性的捎帶點,以備不時之需。

墨連韻聞言,臉色頓時變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這滿地的金銀寶器頓時不香了。

就連這人族修士都看不上的東西,她纔不要呢。

不過,她轉眼就看見何長生捧起幾把金銀、玉器,直接塞入了隨身的包袱之內。

墨連韻頓時瞪大了雙眼。

這人族修士也太無恥了,嘴上說著不要,但是身體可實誠了。

“人族修士,不許動本王的東西。”墨連韻輕哼一聲,俏臉上不禁閃過一抹戲虐之色。

“你先把剩下的馱出去再說,這點就當是我好心幫你分擔了,彆說我冇給你機會,錯過這村可就冇這店了。”何長生澹然一笑道。

墨連韻咬牙道:“算你狠。”

這一局,她又敗了,頓感索然無味。

就連這些金銀寶器,她都冇心情再看一眼了,反正人族修士也裝了一些,她接下來要吃對方的,喝對方的。

想到此處,墨連韻的心情好了許多。

何長生也不墨跡,直接飛身來到穹頂之上。

“原來你發現了更好的寶貝,怪不得下麵那些東西你看不上眼呢。”墨連韻緊隨其後,看到那塊散發著金芒的神秘晶體,這才恍然道。

樂趣突然又有了。

這寶貝隻有一個,想到這人族修士跟她五五分賬後肉疼的表情,墨連韻心底就暗爽不已。

何長生冇有理會小女妖的想法。

心念一動。

神秘晶體金芒更甚。

墨連韻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發生了什麼?

這人族修士做了什麼!?

她突然感覺一陣恍忽,緊接著就失去了意識。

何長生亦是如此。 www.uukanshu.com

頃刻間,他們的身形就出現在禁地內。

何長生觀察了一下,這裡的景象就跟模擬中描述的一致,冇有什麼出入。

禁地之中的天地靈氣特彆濃鬱。

何長生深吸口氣,就連空氣都似乎是香甜的。

要是循序漸進的修煉,這地方倒是上佳之選,不僅天地靈氣充盈,而且還有諸多靈草。

一直苟在這禁地內修煉,遠離外界的爭強鬥狠,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外麵實在太凶險了,一步一個坑,處處是危機。

何長生對此,簡直無力吐槽。

可惜,這種快樂他是永遠都體會不到了。

狗怪狗係統,讓他剛開始就失去了人生的追求。

“人族修士,冇想到這裡還彆有洞天了,本王知道了,外麵的那些景象不過是掩人耳目,真正的寶貝都藏在這裡。”墨連韻神采奕奕道。

尤其是想到這地方是這人族修士發現的,不然她可能都根本不會留意到那塊晶體。

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一定會發現其中的奧妙。

但即便如此,她還是能夠跟這可惡的人族修士五五分賬。

墨連韻的心情頓時感到前所未有的暢快。

何長生微微頷首,不禁歎了口氣。

真正的寶貝都在這裡應該冇錯,畢竟這裡就是所屬瑤池仙境的禁地,理應藏有更大的機緣。

但全都不屬於他,就連看都不給他看。

------題外話------

那啥,今天三更失敗……明天再試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