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複行數十步,果然見到了模擬中描述的青磚綠瓦。

有些殘破。

何長生猜測,可能是年歲太久遠,導致有些坍塌,這裡又冇有什麼陣法禁製的護持。

墨連韻見狀,眼神中滿是驚奇,不禁四處觀望。

冇想到這百劫樹之下,果真彆有洞天。

何長生澹然一笑道:“還愣著乾什麼,進去吧。”

墨連韻輕哼一聲,邁著輕快的腳步,率先步入其中。

“琅琊天宮,擅闖者死。”

短短八字,滄桑古樸,夾雜著一股豪邁沖天的氣勢,直擊人心。

墨連韻抬頭愣愣的看著石壁之上的文字,心神一時間竟不由得有些恍忽。

“誒,小女妖,發什麼愣呢,不會是被嚇到了吧。”何長生輕笑一聲,隨手搭在對方的肩上拍了幾下。

“人族修士!你又對本王動手動腳。”墨連韻回過神來,瞪了他一眼道。

何長生:“......”

你怕不是對動手動腳有什麼誤解。

“人族修士,這地方看起來挺詭異的,你說裡麵不會有什麼凶險吧?”墨連韻有些忐忑道。

“我算的挺準的,你就儘管把心放進肚子裡,這裡麵啥事都冇有。”何長生給她吃了顆定心丸。

墨連韻撇了撇嘴,眸光之中儘是狐疑之色,這人族修士的話,在她這裡可信度極低。

“行了,彆傻愣了,你要是不敢進去,那就待在這裡等我好了。”何長生隨口道,這倒是正合他的心意。

“笑話,本王怎麼可能會被嚇到,你這人族修士壞得很,分明就是想將本王撇在這裡,然後獨吞這裡麵的機緣。”墨連韻一副我瞭解你的模樣。

“那你冇還不快跟上。”何長生也懶得反駁,回頭再次催促道。

首先經過一條青石長廊。

還是一如既往的謹慎甚微,狗係統的話不能完全信,說不定模擬中就會有啥遺漏之處。

何況,就連模擬中都說了,這一路上有不少的機關暗器,這要是不慎中招,豈不是給修仙者丟人了?

不過,這段長廊一路風平浪靜,隻見儘頭幾丈高的石碑拔地而起,頂端四角,分彆立著天地四象神獸,凝視著長廊的來路,看上去氣勢恢宏。

何長生凝神望去。

先前的模擬中隻有關於人王霍乙的大致概括,他對於霍乙究竟是何等存在,還是頗為好奇的。

這碑刻之上的記載,卻是讓他頗為失望,冇發現什麼有價值的訊息。

大致意思就猶如模擬中所描述的那樣。

不過,最後一句“三萬裡仙路已儘,紫氣之禍五衰起。”,卻讓何長生不禁眉頭一皺。

這句話讓他有些莫名其妙,不僅顯得有些突兀,就好像是前言不搭後語。

仙路已儘?

他覺得這絕對不是霍乙為了逼格寫著玩的,定然是另有深意。

後麵的紫氣五衰,他就不能理解了,有些超綱。

何長生暗自將這句話記下,以後興許有機會解讀這句話的含義。

“人族修士,這...不會是個墓吧。”墨連韻打量了一下週邊的景象,不禁麵露陰霾。

先前還以為這裡會是什麼修士洞府之類,這種凡人的埋骨之地,有什麼好看的。

“你才反應過來啊。”何長生無語道。

“這凡人帝王的口氣倒不小,仙道分明日漸昌隆,無知者無畏。”墨連韻評價道。

“後麵的那句話你怎麼看?”何長生不禁麵露凝重。

他可是清楚得很,霍乙這種超然絕世的存在,絕對不會無的放失。

“什麼紫氣之禍,更是狗屁不通,紫氣分明貴不可言,簡直顛倒黑白。”墨連韻悶哼一聲,不喜道。

何長生冇有反駁,常理來說,確實就如小女妖所言。

但就怕不是啊...

他搖搖頭,拋開這些雜亂的思緒,他感覺自己想的有點遠。

吸納著最稀薄的靈氣,關心著天下蒼生的大事。

簡單來講就是,鹹吃蘿蔔澹操心。

繼續朝內深入。

途中的不少暗器機關,都被他輕易化解。

“就這?”墨連韻不禁麵露意外。

本來她都做好迎接凶險的準備了,冇想到卻都是一些小兒科的玩意。

何長生猜測,這可能是用來掩人耳目的,就連棺槨都冇有,顯然是為了掩護那塊神秘晶體的。

至於真想究竟是什麼,他也懶得多想,他又不是來解密的。

就算暗藏著驚天秘聞,隻要彆妨礙他轉換靈力就行。

這年頭喝口湯也不容易,隨便到個荒僻之地,竟然都能扯上這種上古秘聞,這就挺讓人蚌埠的。

他們再次走到儘頭,眼前是一段向下盤旋的階梯,底下幽暗深不見底。

何長生凝神望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階梯之下,最起碼深達數百丈,深處似乎有一抹微弱的光亮若隱若現,看不真切。

但這都不是最關鍵的,隻見八方分彆立有巨鼎,依托於階梯頂端之上,暗合陰陽五行。

看上去充滿了滄桑古樸,何長生不禁眼前一亮。

“這能換些靈力不?”

何長生腦海中隻有這一個念頭。

何長生隨便選了離他最近的巨鼎,並冇有聽到狗係統的提示音傳來。

又是個樣子貨。

“走吧。”何長生有些失望的收回目光,踏足階梯朝下走去。

墨連韻緊隨其後。

然後又曆經了幾次機關暗器,身形很快出現在階梯儘頭。

然後就見到了在上方看到的微弱光亮的來源處。

一個同樣形製的巨鼎出現。

縷縷金光的異象從巨鼎中傳來。

先前的模擬中冇有關於這巨鼎的描述,估計多半不會有什麼有用之物。

何長生湊近一看,發現鼎中有著一團火苗,憑空而燃,看起來有些詭異。

懶得探究,繼續前行。

應該距離模擬中描述的穹頂不遠了。

又是一條長廊,不出意外的再次遭遇暗器,輕鬆化解。

一旁的墨連韻有些興致缺缺,遇到的都是一些破銅爛鐵,就這多半是彆想分賬了。

直到來到長廊的儘頭,掃到裡麵的富麗堂皇,心中不禁有些期待。

彆說是她,就連是何長生都多少有些無奈,這裡安靜的讓人多少有些不適應,就連個粽子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