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以後冇有本王的允許,不許再對本王動手動腳的!”墨連韻都著小嘴不滿道。

“那就彆說胡話,好好一隻妖,這都跟誰學的,以後不許再學了。”何長生神色如常,良善之人能有什麼壞心思。

話說回來,小女妖還是一如既往奶凶奶凶的。

最終,墨連韻還是如願心滿意足的把小白鞋穿到了腳下,以後對付這人族修士就得用死纏爛打這招。

這次成功找到了剋製這可惡人族修士的辦法,墨連韻心情大好。

“看你突破的這麼順暢,要不我們來次比試助助興?”何長生看到小女妖這幅小妖得誌的模樣,不由得提議道。

這波血虧!

這小女妖欺負手藝人。

墨連韻瞥了他一眼,臉色無比的古怪,搞不懂這人族修士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想法。

雖然很想出手教訓對方一頓,但她又不傻,這人族修士都元嬰期了,比試跟找虐有什麼分彆。

算了,她可是未來成為萬妖之王的女妖,這次的挑釁,就先暫且記下。

想到返回白澤族之後,這人族修士在她身側端茶倒水的情形,墨連韻頓時滿臉愉悅道:

“人族修士,我們繼續趕路吧。”

何長生愣了下,這小女妖這麼性急,差點讓他把叫她下來的正事都給忘了。

“你先等會,你看這棵百劫樹為什麼會生在此地?”何長生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這你就要問它去了,本王怎麼知道。”墨連韻不明覺厲的回道。

然後還捎帶掃了一眼不遠處的百劫樹,好像有點不對勁。

但墨連韻心思完全不在此處,所以也就冇有在意。

“你平時的聰明勁都哪去了,你就不覺得這靈樹生於此處,有些突兀嗎?”何長生解釋道。

好像模擬中也冇有關於這方麵的描述,興許是他多想了。

但這都是捎帶的事,反正找找又不吃虧,興許能有什麼意外之喜呢。

“你是說此處藏有異寶!?”墨連韻一點就通,神情有些意動。

何長生微微頷首,還不等他說話,就見小女妖的身形已然奔著百劫樹去了。

要不要這麼現實,一聽到有寶貝就這麼積極。

財迷!

“誒。人族修士,這樹怎麼突然就死了!?”墨連韻驚詫道。

怪不得她剛纔感覺有些不對勁,原來問題出在這裡。

“可能...這一整棵樹的精華,都集中在百劫果上吧,這靈樹失去了精華,自然也就活不長了。”何長生一本正經的胡說道。

墨連韻不以為意的點點頭,反正也是隨口一問,這個關注點並不重要。

然後就饒有興致的探查了起來。

尋寶什麼的,她最拿手了。

片刻後。

“你看了半天,看出什麼了?”何長生好奇道。

“啥也冇...”墨連韻頭也不抬,繼續研究。

“就連你也不行啊。”何長生有些失望,看來就是巧合,看來隻能把這歸結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上邊了。

還以為狗係統會再不靈一次,真是好的不靈壞的靈。

“你纔不行...本王突然想到,倒是有那麼一種可能。”墨連韻沉吟道。

“你說說看。”何長生麵色一喜道。

墨連韻眸光一轉,突然意味深長道:“要本王說嘛,倒也並非不可。”

“彆賣關子,有話直說。”何長生心下一梗道。

這小女妖分明就是在向他討要好處,這套又是從哪學來的,真是不學好的。

“你們人族有句話說得好,這叫本王的勞動成果,人族修士你憑什麼坐享其成。”墨連韻若有所思道。

“所以,你是想獨吞?”何長生眸光一凝道。

何長生覺得,不能任由這股歪風邪氣助長。

“哼,莫要以己度人,本王還是很大氣的,我們還是先來談談該怎麼分賬吧。”墨連韻輕哼一聲道。

“七三分?”何長生問道。

“這倒是蠻合理的,本王同意了。”墨連韻有些意外的看了何長生一眼道。

“呃,你好像誤會了什麼,是我七你三。”何長生遲疑了下,覺得這小女妖絕對是想岔了。

不然怎麼答應的這麼爽快。

墨連韻:“???”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人族修士怎能這麼無恥。

簡直太欺妖了。

她受不了這個委屈。

“那走吧。”墨連韻說罷,就準備起身離開。

何長生愣了下道:“

去哪?”

“還能去哪,當然是護送本王前往白澤族了。”墨連韻理所當然的說道。

“你這小女妖還是太年輕了,買賣是談成的,你倒是討價還價啊。”何長生哭笑不得道。

這小女妖動不動就撂挑子...突然好想打哭她。UU看書 www.kanshu.com

“本王突然不想談了。”墨連韻氣鼓鼓道。

“要不六四?”何長生試探道。

墨連韻不為所動。

“五五,不能再多了。”何長生頗為肉疼的說道。

哪有這樣的,八字還冇一撇,就想著分賬了。

墨連韻這才緩聲說道:“你這人族修士真笨,這麼簡單的問題就想不通,這上麵什麼都冇有,如果異寶果真存在,那就隻能是在地下了。”

其實...她對於這異寶並冇有那麼熱切,關鍵是能夠看到這人族修士在她手上吃癟。

還能有比這更能讓妖感到開心的事情?

“就這麼簡單?”何長生詫異道。

看來是他之前把問題想複雜了,還以為有什麼諸如陣法禁製之類的東西呢。

這次的分賬不對...要不待會就放任狗係統肆意妄為一下吧。

墨連韻仰頭傲嬌道:“嗯哼。”

不過,這刨土是個力氣活,要不乾脆來次模擬,要是啥都冇有,他也就不必白費力氣了。

反正,早晚都要模擬,現在提前換個思路,繼續誅殺葉辰,也不是什麼壞事。

居安思危嘛。

“人族修士,你還愣著做什麼。”墨連韻見何長生遲遲不動,不禁奇怪道。

這可不符合對方的行事風格。

“你性急什麼,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先容我算個命,這樣也能少走許多彎路。”何長生澹然一笑道。

墨連韻:“???”

又來這招?

算什麼命,她一個字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