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路小心謹慎,總算有驚無險的抵達了陽平縣。】

【殊不知,你的兩個侍女早已在此等候多時。】

【雖然你經過了喬裝打扮,但你的技術實在拙劣,被洛珈一眼看穿。】

【你的侍女對你恨之入骨,經過了簡單的商議,她們一致同意給你一個慘痛的死法,洛珈表明自己長公主的身份後,你被陽平縣令言聽計從的車裂,結束了你慘痛的一生。】

【這時李道存恰巧路過,看到你已經身首異處,暗歎一聲,冇有多做停留。】

何長生臉色鐵青,又是這兩個黑心又惡毒的侍女。

什麼叫殺人誅心?

這狗係統一定是故意的!

如果李道存能快一步,說不定還有機會救下他。

“你們兩個臭女人將來可千萬不要落在我手裡!”何長生咬牙切齒的說道。

還有那什麼陽平縣令,你這是助紂為虐知不知道?

國家的律法,就是被你這種人敗壞的。

就在這時,係統又跳出提示音。

【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還有獎勵?”何長生麵色一喜,隻是很快他的笑容就凝固了。

【孟縣令的為官心得。】

【洛珈的玉女劍法入門。】

【李道存的貼身衣物。】

這獎勵不對勁!

他哪個都不想選,這什麼玉女劍法,名字陰柔不說,看著也不像是什麼厲害的。

“係統你確定這是選擇,而不是讓我彆無選擇?”何長生苦悶的說道。

為官心得,不就是草菅人命?

李道存的貼身衣物,係統還是留給你自己吧。

【請宿主儘快做出選擇,否則將視為棄權。】

“這還有得選嗎……就第二個吧。”何長生無奈道。

【你選擇了洛珈的玉女劍法,獎勵發放中……】

何長生隻覺得自己的腦子經曆了一瞬間的恍惚,記憶裡便多出來一段有關於玉女劍法的感悟。

“原來是這樣,這玉女劍法,看來還是能用的。”何長生乾笑一聲,還是冇能逃過真香定律。

他剛纔是被這名字給誤導了,這並不是給女人練的劍法,而是講究豐神脫俗,姿式嫻雅,飄身而進,使起來姿態飄飄若仙。

下一刻,隻見他周身驀然散發出羸弱的白光,何長生隻覺得體內有一股暖流遊走全身,身體都瞬間感到輕盈了不少。

【獎勵發放完畢,玉女劍法入門,在玉女劍法的輔助下,你引氣入體成功。】

“這就步入仙道了?”何長生一愣,旋即狂喜。

原來選擇玉女劍法,還有這樣的好事。

修仙,不過如此!

其實不難理解,他如果毫無修為,就不可能將玉女劍法入門。

“可惜家裡冇有劍。”何長生現在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過一把癮了。

誰小時候還冇有個劍客的夢想呢。

……

與此同時,宋鐵匠一邊揉著屁股,一邊絮絮叨叨道:

“何小子你不講究啊,竟然跑去跟村長告密,這下可害慘我了。”

“你小子給我等著,看我下次怎麼收拾你!”

他心底暗暗想著,到時候一定要如法炮製。

就在他剛返回鐵匠鋪,一眼就察覺到了自己錘子的不對勁,忍不住怒目圓睜道:

“哪個挨千刀的偷了我的錘子!?”

“宋鐵匠發現了?”何長生的神色變得有些不自然。

他依稀的聽見了對方的怒聲,默默地心疼了宋鐵匠一秒,他若無其事的收回思緒。

都怪這狗係統,竟然偷了宋鐵匠的錘子,還帶壞了他這個良善之人,害得他要跟狗係統一起背鍋。

不過話說回來,宋鐵匠是怎麼發現錘子不對勁的,他分明記得前後冇什麼變化嘛。

“宋鐵匠該不會是個修士吧?”

何長生想到宋鐵匠那副猥瑣的麵容,連忙搖了搖頭,他很難將二者聯絡到一塊。

應該是他多想了,那錘子之前可是極品靈器,用起來的體驗,肯定不是凡俗之物能夠相提並論的。

宋鐵匠的問題暫且不談,何長生覺得他現在還是應該多關心一下自己,一直在小河村躲著也不是長久之計。

這一次模擬的結果,雖然很不儘人意,但也讓他知道了幾條重要資訊。

最關鍵的就是陽平縣不能去了,那兩個瘋女人就在那裡等著他去自投羅網呢。

現在還是離那兩個動不動就車裂的瘋女人遠點。

不過,

活人還能讓尿給憋死?

這件事情完全可以換一種思路,他又不是非要去陽平縣,李道存纔會收他為徒。

如果直接跳過陽平縣前往羽化仙宗,那一切的問題,不就都迎刃而解了嗎?

隻要讓他進入羽化仙宗,那一切很快就能迴歸正軌了。

到時候讓這兩個瘋女人就連侍女都冇得做!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如果是之前,他還會有些頭疼,畢竟此去山高路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關鍵是他還冇錢,想要徒步走到羽化仙宗,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現在有了修為傍身,這件事就變得簡單多了。”何長生感受著自己周身傳來前所未有的力量,頓時信心倍增。

雖然隻是個剛入門的煉氣期,但也不是凡人能夠比擬的,最起碼在凡人堆裡,他就是最耀眼的那個崽。

看著自己僅剩的九十餘額,何長生深吸一口氣,不慌,還能夠模擬九次,總能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路。

“係統,給我再開始模擬。”

【本次模擬需消耗20點靈力,宿主是否確認開啟?】

【當前剩餘靈力:90。】

“這就漲價了?你搶錢呢!?”何長生愣了一下,忍不住一陣氣急。

被兩個小侍女欺負也就算了,現在就連你這個狗係統也想騎到爺的頭上。

隻可惜,係統還是那個一如既往的無情機器,無論他怎麼吐槽,都冇什麼迴應。

這就好比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讓他有氣無處發。

不爽歸不爽,但該用還得用。

何長生無奈道:“開始模擬。”

看著瞬間扣除的靈力,何長生有點肉疼,這讓他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看來這係統漲價,跟自己修為的提升有關係。

總不能是每次模擬都會漲一次價吧?

那就真是死要錢了,狗係統,我勸你耗子尾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