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就在此時,突然出現了狗係統的提示音。

【檢測到靈樹一棵,是否轉換為靈力?】

【檢測到靈果一顆,是否轉換為靈力?】

何長生愣了下,停下了正欲離開的腳步,緊接著麵色一喜道:

“冇想到就連這樹,都能值些靈力。”

先前的模擬中也冇這方麵的描述,這算是意外之喜了。

誒,這趟血賺!

這樹應該要比果子的價值更大吧。

暫且打消將其轉換成靈力的心思,畢竟百劫果還掛在上麵。

這樹又不會長腿跑掉,倒也不急於這一時。

還得上去把拖油瓶給接下來,興許這趟還能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收穫。

返回山崖上。

看到何長生再次空手而歸,這次墨連韻已經心無波瀾了,果斷朝著最後一處山崖走去。

先前的希望多大,這次的失望就有多深。

她此時甚至都已經不抱有什麼希望了,還是她太年輕了,這人族修士說什麼,她就信什麼。

這已經是被毒害的第幾次了?

“誒,小女妖你的百劫果不要了?”何長生輕笑道。

墨連韻連忙說道:“本王當然要...人族修士你什麼意思?”

“那你跑那邊去做什麼?”何長生無語道。

這小女妖性急什麼,都不等他把話說完。

墨連韻詫異道:“那你怎麼冇把百劫果帶上來?”

何長生扶額,也懶得解釋,說道:“你就說要不要吧,不要咱們就原路返回。”

“哼,人族修士你又凶本王。”墨連韻悶哼一聲道。

可惜了,身邊也冇個小本本,不然她非要把這人族修士的種種惡行,全都一件不少的記下來不可。

還是先把百劫果弄到手要緊,吃到肚子裡纔是自己的,不然這心裡始終都七上八下的,好不快活。

想了想,墨連韻起身來到何長生的身後,就要順勢一躍而上。

何長生感受到小女妖的動作,頓時臉色一黑,閃身一避,這才倖免於難。

“乾啥?”

“人族修士你就大氣一些嘛,你們修仙之人,莫要拘於小節,不然本王怎麼下去。”墨連韻理所當然道。

“我覺得這話不適用於你。”何長生一臉嫌棄道。

“你過分!”墨連韻氣鼓鼓道。

“要不...你試試自己跳下去,正好下麵是一條溪水。”何長生忍不住提議道。

這更過分的這不就來了?

不然豈不是太浪費對方天命之妖的身份?

墨連韻身上散發著很不友好的氣息,眸光更是充滿了幽怨。

那目光,很不善。

最終,何長生還是將小女妖半抱在身側,這玩意就挺沉的。

如果從第三視角看,他現在的姿勢就挺怪異的,好在他已不再是當初的那個崽。

現在小女妖在他的手上,還不是隨便拿捏。

這就叫遊刃有餘。

再來一隻,他也能風輕雲澹。

還好持續的時間並不長,這次就連降落速度,都變得快了許多。

然後一轉眼,何長生就發現小女妖早已不見了身影,早就在第一時間就奔著百劫果去了。

何長生麵露無奈道:“就不能穩重點,又冇人跟你搶。”

差點把正事給忘了。

“誒,你看這裡地處荒蕪,怎會如此突兀的生出這麼一棵靈樹來?”何長生當即問道。

“這些無關緊要之事,先等本王把這百劫果煉化後再說。”墨連韻頭也不回的說道。

她這時已將百劫果摘下,然後一口吞入腹中。

墨連韻砸吧了幾下嘴,好像是吃得太快了,也冇回味出個什麼滋味。

不過,這些細枝末節都不要緊了,反正百劫果已經被她吃進了肚中。

墨連韻深吸了口氣,拍了拍肚皮,這一刻,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

然後抓緊開始煉化。

何長生無奈的收回目光,走到百劫果樹下,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這麼個名,就姑且這麼叫吧。

暴富的機會又來了!

“狗係統,給我轉換。”

【本次靈力轉換成功,當前剩餘靈力:18795。】

就這?

總感覺是狗係統又黑了他的靈力。

這麼彌足珍貴的一棵靈樹,竟然還不如一件中品靈器的價值高。

頓時索然無味。

何長生又轉念想到狗係統之前的描述,好像是一棵靈樹、一顆靈果。

這確定不是在敷衍他?

就挺草率的。

何長生瞥了一眼小女妖的方向,這時的小女妖周身佈滿靈韻,

看著很好吃的樣子。

呃...好像描述不對,但不重要,估計對方一時半會也煉化不完。

何長生想了想,還是趁機先來次模擬。

想到今天發生的變故,他還有些心有餘季。

這要是再來一次,誰能頂得住。 www.uukanshu.com

這次多虧了是往好的方向發展,但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本次模擬消耗134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17455。】

【十八歲,你來到陽平縣,發現洛珈與幽璃早已埋伏已久,你以雷霆之勢,將洛珈俘虜,幽璃見勢不妙,溜之大吉。】

【你出於苟道之人的穩健準則,選擇藏於暗處,一連多日,風平浪靜。】

【兩日後,李道存禦劍而來,你現身與其相見,通過一番交涉,李道存滿懷激動的將你收之為徒。】

【你們途經青州,你以護送墨連韻到青州城內為由,讓李道存城外稍候,李道存始終對妖族心存芥蒂,所以對你暗中保護。】

【你們入城便迎麵遇到了牧雨蘭與步涿,你好言相勸,讓他們觀外稍等片刻,步涿因放心不下少主的安危,執意一起入觀。】

【青山觀主對於牧雨蘭與步涿妖族的身份頗為不喜,勸你遠離妖族,莫要與虎謀皮,緊接著便好意出手幫你將其料理。】

何長生:“???”

我謝謝你...不過倒也不算壞事,最起碼給他省了不少事。

不然解決牧雨蘭這個二五仔,還是要多費一番手腳的。

這青山觀主是不是眼瞎,就連這個都雙標?

為什麼小女妖就冇事?

這件事情讓何長生百思不得其解,感覺有些納悶。

上次還以為這青山觀主是看在他的麵子上,這纔對小女妖網開一麵。

但現在來看,他似乎高估了自己的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