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連韻現在妖已經麻了,神情也變得有些恍惚。

這人族修士竟然叕突破了...

他是怎麼做到的,這已經不是嗑藥能夠解釋的了,就算是嗑藥也該有個限度...

絕對是身懷寶貝!

墨連韻圍著何長生打量了一圈,就連對方的懷中,她都特意湊近瞅了瞅,詫異道:“人族修士, 你是怎麼做到的,本王也要...”

何長生扶額,這小女妖又來...這次他乾脆選擇沉默,此處無聲勝有聲。

“人族修士,你彆不說話,你要是拿本王當朋友, 好事就要學會分享。”墨連韻分析道。

“有道理...那就跟你分享下...就挺突然的,剛纔一不留神就突破了元嬰期。”何長生輕笑道。

“冇了?”墨連韻臉色一黑道。

“分享完了啊。”何長生認真道。

“過程呢?”墨連韻咬牙道。

“過程就是一不留神啊,唉...都怪天資太好, 我也不想的。”何長生道。

說罷,何長生就挪了個地,繼續開始模擬,隻留下墨連韻在風中淩亂。

墨連韻:“???”

這人族修士從頭至尾都是在戲耍她,可惡!

“本王早晚會發現你身上的隱秘!”墨連韻心情複雜。

在這個荒僻之地啥也乾不成,真是煩妖!

【本次模擬消耗134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16795。】

看到這次模擬消耗掉的數額,何長生的心情又瞬間鬱悶了。

按照這個趨勢下去,他所剩的靈力,也完全不經用啊。

現在何長生真忍不住生出一種想要少奮鬥三千年的心思。

【......】

【你來到陽平,以雷霆之勢將洛珈俘虜,幽璃動用秘術逃走。】

【你藏身於暗處,一連多日都不見幽璃搬來救兵,又過樂兩日,你見仙風道骨的李道存禦劍而來。】

這次的劇情又變了,不僅小女妖冇有跟他約戰,就連幽璃都學會了審時度勢,冇有再從青州搬救兵前來。

這一切都跟他修為的提升有關, 不過這對他來說倒是件好事,能夠省去不少麻煩,接著往下看。

【你向李道存請求將洛珈的修為禁錮,然後打算留在身邊,收作侍女。】

【李道存的神情頗為複雜,說你要注意節製,莫要沉迷此道,延誤修行,多少的絕世天驕皆沉淪於此。】

【你途經青州,遇到按照指引前來的步涿與牧雨蘭,你對墨連韻暗中提點後,你們一人二妖合力之下,將其梟首。】

【你為了避免李道存與青山觀主的正麵接觸,於是你懇請墨連韻托步涿前去青山觀代你送信。】

【青山觀主收下信件,向來對妖族深惡痛絕的他,看向步涿的眸光不禁夾雜了幾分厲色,最終還是冇忍住出手將之打殺。】

【步涿,卒。】

何長生扶額, 不禁為他默哀一秒。

但心裡毫無愧疚, 並且下次還要這麼做。

這種暴戾之妖,傷天害理的事做多了,這興許就是他的命數。

【青山觀主感覺這件事情有些不對勁,師兄深知他的脾性,又怎麼可能派遣個妖族來給他送信,當即拘住步涿生魂,通過搜魂得知了事情的完整經過。】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青山觀主與李道存開始鬥法,城外天昏地暗,大地開裂,狂風怒號,呼呼作響。】

青山觀主這麼生猛的嗎,這步涿實慘,就連死了都不放過,那就再次為他默哀一秒吧。

那為啥之前的小女妖就冇事,難道是看在自己的麵子上?

還是因為小女妖天命之妖的身份...反正無論是哪種,都改變不了小女妖是個掛比的事實。

不過,這次倒是弄巧成拙了,搭上了步涿的性命不說,最終還是冇能改變故事的結局。

下次還是讓他們鬥上一場吧,不就是一個月,他等得起。

【青山觀主與李道存戰鬥的波及甚廣,

一道遮雲蔽日的劍芒,恰巧落在你的藏身之處,最終兩屍一命,墨連韻在關鍵之時發動秘術遁走。】

墨連韻正常逃走,這已經是常規操作了,何長生心無波瀾,就連洛珈都能憑藉移形換影複生。

所以,到最後隻有他是小醜?

好過分!

下次還是繼續按照之前的思路走吧,這次嚴重走偏,尤其是想到消耗的一千多靈力。

他就心痛到無法呼吸,就連平時最愛的領獎環節,他都有些興致缺缺。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青山觀主的搜魂術。】

【洛珈的玉女心經。】

【墨連韻的青霞妖錄。】

何長生沉吟少許,選擇了三。、

雖然看起來一也不錯,但他好像也用不到搜魂,狗係統的模擬比這搜魂可好使多了。

頓時,關於青霞妖錄的全部感悟,瞬間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大意了...這又不是人族能使的,這是一部能夠在關鍵之時催發妖族血脈的秘術,能夠極大的增強戰力。

何長生打消了繼續模擬下去的打算,靈力還是用在刀刃上為妙,實在是這每次一千多的消耗,讓他有些遭不住。

從這次模擬中,他倒是得到了一個關鍵的資訊,這青山觀主竟然是弘方道人的師弟。

那豈不是說...弘方道人的修為可能比李道存還要更強?

想他費儘心機的前往羽化仙宗,多少有點捨近求遠,可惜了,www.uukanshu.com這麼多強者,冇一個屬於他。

但凡是有個對他傾囊相授的,苟在村裡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他就搞不懂這些強者怎麼想的,受萬人敬仰的大神通者不當,來這鳥不拉屎的小河村裝山野之人上癮?

......

夜深人靜。

何長生已經來到了白妙音家中,修不修煉不重要,主要是想嚐嚐鯽魚的滋味。

與此同時,一道人影緩緩落在村長家的院牆下。

來者正是陳立。

他小心翼翼的攀上牆頭,眸光剛向內探去,就迎上了陳九瑛那道淩厲的眼神。

“嗬嗬,還知道回來,老孃還以為你會死在外麵,這才一天就扛不住了?”

一聲肅喝,陳立頓時老老實實的來到陳九瑛的近前,一副視死如歸的架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