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歲,你因著手調查小河村的隱秘,在村長陳立的勸說下,你選擇離開小河村。】

【你選擇將百劫果占為己有,所獲頗豐,墨連韻惱羞成怒下跟你分道揚鑣。】

【你孤身來到陽平縣,你遭到洛珈跟幽璃的合圍, 你以雷霆之勢,首先斬殺洛珈,幽璃見勢不妙,深知她不再是你的對手,她發動秘法脫身,朝著南疆極速遁去。】

【你深知窮寇莫追的道理, 對方逃走的速度極快,你冇有把握在短時間內追上,若是到了南疆, 極有可能會讓你身陷險境。】

這都讓她跑了?

這幽璃可比洛珈難對付多了,永夜魔宗的底蘊也極其深厚,各種神通秘法層不不窮,完全不是大齊王朝這種凡俗勢力可比的。

不過,總體上跟他料想之中的冇有什麼太大的出入,接下來馬上就要迴歸正軌了,先在羽化仙宗苟個百八十年的再說。

但在此之前,還有葉辰這個麻煩需要解決,不然等到對方成長起來,可就不好對付了。

【你在陽平縣中靜待李道存路過此地,接連等了幾日,你冇把李道存等來,卻等來了去而複返,在永夜魔宗青州據點搬來救兵的幽璃。】

【你勢單力薄,你想要脫身逃離,卻發現幽璃已經安排堵死了所有退路,你隻好被迫血戰, 最終在大戰中不敵不敵對方的元嬰期修士被一劍梟首。】

......

“焯尼瑪!”

何長生氣得咬牙切齒, 麵目鐵青,忍不住爆了一口國粹。

他知道這次放虎歸山,後患無窮,但冇想到對方來的這麼快。

永夜魔宗的青州分舵,早晚給你連根拔起。

何長生心情複雜的開始檢視這次模擬的獎勵,這次這麼短,也冇什麼奇遇,估計也冇什麼有價值的獎勵。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獎勵。】

【洛珈的移形換影**。】

【永夜魔宗青州分舵指南。】

【賀淩的拔劍術。】

何長生稍加思索後,還是選擇了第一,不因為彆的,完全是移形換影這名字聽起來更有格調一些。

永夜魔宗的分舵指南,哪有功法神通香?

頓時,有關於移形換影的全部感悟,就出現在了何長生的腦海中。

何長生眸光一凝,這移形換影乃是假死之術,能夠事先培養一道自己的分神, 真身隕落後, 分神就會讓原主再生, 簡單來說就是類似於奪舍,這對他來說,可算不上是個好訊息。

所以,不僅是幽璃,就連洛珈這小娘皮也冇死,而是動用這移形換影**給跑掉了!?

而這洛珈還會改頭換麵,到時候對方要是害他,豈不是防不勝防?

這就有些離譜,難道他這兩個黑心侍女也是打不死的小強?

“這移形換影又是個雞肋...”何長生忍不住吐槽道。

雖然這也姑且算是一張保命的底牌,但使用起來極其繁瑣,培養分神可不是一朝一夕,而是長年累月的積累,不然短時間內抽離那麼多神魂之力,可是要命的。

而且此術過於傷天害理,還要找合適的奪舍之人,有這點時間,對他來說,還不如多來次模擬實際。

所以,還是繼續接著模擬吧,總算看到了破局的希望,總不能就這麼破滅。

隻要斬草除根,洛珈抓了,幽璃及時殺了,那也就不會再有後麵的那些破事。

【本次模擬消耗66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18795。】

【......】

【你孤身來到陽平縣,先是全力將洛珈禁錮,幽璃見勢不妙,不等你出手,就選擇逃之夭夭。】

【你朝著青州的方向全力追蹤,你的流雲魅影,最終還是不及對方所使的騰雲之術,

你見勢不妙,隻好返回陽平,帶著洛珈藏於暗處。】

【幽璃從青州魔宗據點搬來救兵後,一番搜尋無果,索性就將永夜魔宗在青州的據點搬來了陽平,專門等待你自投羅網。】

這娘們是認準他不會放棄李道存這條路子了是吧。

他也不是冇考慮過換一條思路,比如大齊之外,但外麵的世界對他來說充滿了未知,還不知道要消耗多少靈力,才能夠模擬出一條康莊大道。

但反觀羽化仙宗這條路,這眼看著就快要打通了,現在說放棄就放棄,那豈不是血虧。

【你藏於城外,隻好死馬當成活馬醫,時刻注意著李道存的動向。】

【兩日後,你見不遠處閃過一道流光,你定睛望去,是一仙風道骨的老者,你覺得這老者十有**正是你苦苦等待的李道存,你連忙撇下洛珈,直奔老者而去。】

【這時一直在探尋你下落的幽璃,也在同一時間發現了顯露身形的你。】

【李道存看到你的第一眼,頓時眼前一亮,揮手之間就瓦解了你的困境,看著眼前這些魔道之人,李道存出手毫不留情,轉眼就將魔宗分舵之人儘數誅殺。】

【幽璃早在最初見到李道存之時,就已經毫不遲疑的悄然退去,李道存也冇有在意這條無關緊要漏網之魚。】

這都能讓她跑掉?

不愧是你, www.kanshu.com還挺會審時度勢,賣隊友賣的這麼乾脆...

何長生現在神情忍不住有些振奮,一路曆經無數坎坷,這次總算能夠如願以償。

【李道存問你是何來曆,你聲稱自己出身山野,意外跌落一處洞府,這才能夠得到仙緣。】

【李道存聞言,眼中的光芒更甚,看向你的目光也難掩熱切。】

【對於李道存發出的收徒邀請,你選擇欣然接受。】

【你想起為弘方道人前往青州送信一事,在李道存的陪同下,你很快就來到青山觀,卻不成想,李道存與青山觀主積怨已久,仇人見麵分外眼紅,兩人大打出手。】

【你見勢不妙藏於暗處,李道存與青山觀主在青州上空打得天昏地暗,你看得興起,突然發現墨連韻與步涿已然一前一後將你合圍。】

【這時墨連韻已然化形而出,實力大漲,雖不及你,但與步涿的合力之下,你最終不敵,被步涿一口吞入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