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麵對愛妾紀娉的哭訴,藍彥當即大發雷霆,但顧忌到扶葫的身份,若是撕破臉,他也討不到什麼好處,可能隻會落得個魚死網不破的下場,最終還是咬牙嚥下了這口氣,選擇隱忍不發。】

很好,是個乾大事的。

做了綠毛王八,都能忍氣吞聲。

何長生收起思緒,接著往下看。

【你經過一番打探,發現城主府風平浪靜,什麼也冇有發生,你再次潛入城主府,發現一切如常,藍彥的另一姬妾正在院中觀光。】

【你故技重施,扶葫對於藍彥的好意再次欣然接受。】

【你意外探知到白虎族長扶葫,這次前來天妖城的緣由,原來是藍彥得到一枚蘊含上古妖族血脈之力的妖骨,需要經過兩個化神期,持續七七四十九日的煉化,才能夠激發妖骨中的血脈之力。】

【藍彥眼看四十九日將近,不願節外生枝,再次選擇忍氣吞聲。】

【你對妖骨之中蘊含的機緣覬覦不已,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在妖骨煉化的最後階段,將藍彥的兩位姬妾暗中擄走,故技重施,安置於扶葫屋內。】

【你憑藉著斂息訣,藏身於暗處,觀察著藍彥與扶葫二妖的一舉一動,等待謀取妖骨的千載良機。】

【很快,煉化妖骨已然步入最後階段,藍彥提出由他做最後的收尾,扶葫欣然接受,返回房間後,不禁欣慰一笑。】

【你放出藍彥兩個姬妾失蹤的訊息,藍彥險些氣急攻心,安排守衛嚴加看守妖骨,然後便直奔扶葫房中。】

【你趁機斬殺守衛,剛想將妖骨帶走,卻發現妖骨之中的血脈之力,彷彿受到某種牽引,竟被你一口吸入腹中,你見勢不妙,顧不上腹內的灼熱,你遮掩身形悄然離去。】

【藍彥最終還是來晚一步,隻能阻止扶葫的一半惡行,扶葫對於藍彥突然反悔的行徑頗為惱怒,但礙於顏麵,還是冇有多說什麼,藍彥鐵青著臉帶著自己的兩個侍妾離開。】

【藍彥發現妖骨中血脈之力失竊之事,當即麵色大變,再聯想到扶葫這些時日的反常之舉,他料定這一切都是對方掩人耳目的手段,藍彥新賬舊賬一起算,跟扶葫反目成仇。】

【你憑藉妖骨中的血脈之力突破了金丹期九層,但磅礴的血脈之力,讓你的肉身不堪重負,你最終爆體而亡。】

何長生:“!!?”

他人已經麻了,這妖骨中蘊含的血脈之力,莫非跟他有緣不成,竟自己鑽入了他的腹中,但為什麼會爆體而亡?

難道是他人族身份的原因,他的肉身承載不住?

不過,好歹突破了一層小境界,這次不虧。

現在距離元嬰期又是隻有一步之遙了,那兩個黑心侍女,他已經迫不及待要將其挫骨揚灰了。

想到此處,何長生不禁冷笑一聲。

然後開始檢視這次模擬的獎勵。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金丹期九層的修為。】

【天妖城的佈局圖。】

【紀娉的肚兜。】

冇啥好猶豫的,何長生直接選擇了修為獎勵,一股暖流再次席捲全身,強大的靈氣向周身散開,在周天循環的作用下,紫府內的靈力也隨之更加的充盈。

通過內視,何長生髮現,自己的金丹也變得比以往更加的圓潤。

要不...試試再來次模擬,興許能夠一舉突破元嬰期呢。

這妖骨的血脈之力看著頗為不凡,這僅一層小境界的提升,絕對不是終點。

何長生道:“開始模擬!”

【本次模擬消耗660點靈力,新的人生模擬加載成功,當前剩餘靈力:15115。】

【......】

【你煉化五顆一轉金丹後,除了紫府內的靈力變得充盈了許多外,修為冇有發生什麼變化,你滿懷失望的悄然離開白澤族。】

【......】

【妖骨中的血脈之力被你吸入腹中,你逃出生天後,發現妖骨的血脈之力過於磅礴,你的肉身瀕臨崩潰,雖然感覺紫府內的靈力有了顯著的提升,但終究還是未能如願碎丹化嬰,你連忙嘗試將其驅除出體外,卻發現根本無法調用這道血脈之力,你最終爆體而亡。】

艸!

就這?

可憐他這一筆不菲的靈力,成功餵了狗係統。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弘方道人的煉符之術精通。】

【弘方道人的煉丹之術精通。】

【藍彥的房中術精通。】

何長生不禁有些意外,冇想到這次模擬的這麼垃圾,www.uukanshu.com最後的獎勵竟然這麼豐厚。

這些獎勵各有好處,可惜了,隻能選擇一種。

所以,這次選啥?

煉丹術還是煉符術?

何長生想了想,好像還是練符術操作起來更簡單一些。

按照他的理解,煉符似乎隻需要三樣東西,一根符筆,一張符紙,一點硃砂,足矣。

再想到煉丹術那些繁瑣的過程,不僅需要煉丹爐,還要掌控火候。

就連購買煉丹所需的材料,同樣是一筆很大的開支,他要有這些煉丹的材料直接轉換成靈力不香嗎?

何長生果斷選擇了拒絕。

下一刻,何長生的腦海中就多出了一段關於煉符之術的感悟。

“不錯,這煉符術的妙用還不少,能夠彌補許多自己在法術上的欠缺。”何長生麵色一喜,這煉符之法裡記載著近百種符籙。

他試著做了個畫符的姿勢,看著手中無物,卻彷彿周圍的環境,都變成了他手下的符紙,這種難以言說的感受,讓他一時間不禁沉浸其中。

可惜,一時半會估計也得不到煉符的工具,還是得離開小河村之後再說。

何長生抬頭看了眼將要落山的太陽,放棄了繼續模擬的打算。

所以,既然已經學會了煉符之法,那今晚三更時分,是不是可以不必再去見紅方道人了,畢竟他對剩下的煉丹之法也不感興趣。

不過,好像去一趟也不吃虧,反正送信也隻是捎帶之事,就算他不學,這煉丹之法畢竟不是凡俗之物,到時再不濟也能換點靈石什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