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長生:“......”

他這絕對是黴運纏身,兩族相爭,按理說這種暗殺是常規操作,但為什麼會好巧不巧的落到他的頭上。

不過,這次模擬中的收穫,遠要比他想象之中的要大,好歹給他挽回了一些損失,不然這六百多靈力說打水漂就打水漂,就很難受。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堪比金丹期妖族的肉身之力。】

【藥浴淬鍊肉身之法。】

【弘方道人的信件內容。】

何長生道:“選一!”

這次獎勵的選擇,冇什麼好猶豫的,藥浴淬鍊肉身的法門,哪比得上五年肉身淬鍊的成果。

這肉身強度的提升,雖然從長遠考慮意義不大,畢竟他不可能將肉身跟修為同步提升下去。

這藥浴淬鍊肉身之法,跟真正肉身成聖比起來,可不是差之千裡那麼簡單。

這次模擬中若不是有小女妖充足供給的資源,估計也不會有什麼進展。

但就當下來講,這金丹期的肉身,卻能為他接下來對付幽璃,增添幾成把握。

至於信件中的內容,無論有無隱秘,都對他毫無裨益。

隨著做出選擇,一種難以言喻的舒暢瞬間傳遍周身,此的何長生就感覺自己的皮肉之下似乎是有一團火焰在不斷的燃燒著自己,一股灼熱感便毫無預兆的從他的身體裡爆發了出來。

何長生試著感受了下肉身的力量,如果能夠配合上無相無極,他感覺肉身之力也能為無相無極的威能增益幾分。

這肉身提升後,就連某些方麵,他都感覺強勁了許多。

看了一眼天色還早,應該還能再來幾次模擬,他接下來隻需要按部就班,一直走白澤族這條線,煉化五顆一轉金丹提升修為就妥了。

至於之後還能走多遠,就聽天由命吧,反正隻要修為還能有所提升就都是賺到的。

何長生再次開始模擬!

【......】

【你來到白澤族後,墨連韻按照約定將五顆一轉金丹交於你,你將其煉化後,修為突破至金丹期五層,你被封為白澤族奴仆總管。】

【你在半月後悄然離開白澤族,你四處洗劫過往妖族,經過一年的辛勞,你憑藉之前一轉金丹所剩的底蘊,一舉突破金丹期六層。】

【你的惡行很快就被以良善之妖的北境蒼狼盯上,一番血戰後,你被擊敗,北境蒼狼將你帶到天妖城,廣為宣傳自己為妖除害的光榮事蹟,你被當眾處決。】

尼瑪...妖族中怎麼也有這種沽名釣譽之徒。

雖然這次模擬不虧,但這也太短了。

就連一轉金丹的效果,也同樣冇有達到他的預期,本來還以為能夠一直模擬到金丹期九層呢,這下證明,是他多想了。

這樣下去,估計再來一兩次,這一轉金丹就可以光榮退休了。

這次獎勵何長生直接毫不猶豫的選擇了修為獎勵,感受著修為的提升,他冇有多做停留,緊接著就開始了新的模擬。

【......】

【你來到白澤族後,墨連韻按照約定將五顆一轉金丹交於你,你將其煉化後,修為突破至金丹期七層,你被封為白澤族奴仆總管。】

【你經過半月的暗中探查,本想悄然離開的你,意外發現了白澤族某一寶庫的所在之處,你趁著守衛不備,將其打暈後,寶庫被你洗劫一空。】

【你按照原先計劃中的脫身路線,連夜離開了白澤族,墨屠稷得知此事,當即暴跳如雷,你被下了追殺令。】

【你收穫頗豐,尋了一處荒僻之地,打算苟起來修煉,但在白澤族無孔不入的追查下,很快就探尋到了你逃離的軌跡。】

【就在你走投無路之際,白虎族向你敞開大門,你深知對方不懷好意,無異於與虎謀皮,白虎族惱羞成怒對你發動了攻勢,暗中埋伏的高手也隨之儘數現身,你雙拳難敵四手,最終被白虎族俘虜。】

【白虎族在你的身上搜查無果後,開始對你嚴刑逼問白澤族寶庫之物的去向,你聲稱是獻給了天妖城主,白虎族當即識破,道出天妖城主乃是他們族長之婿。】

【白虎族一連多日拷問無果,漸漸失去耐心,你被白虎族一怒之下丟進死牢中,你被眾多死囚一擁而上,分而食之。

何長生:“……”

冇被白澤族抓到,竟然栽在了這裡,這白虎族陰魂不散了還是咋滴?

很多次在白澤族這條線上都是折在這白虎族手上的,跟他八字不合是吧?

這次黑吃黑不成,UU看書 www.uukanshu.com最後竟還惱羞成怒,這梁子算是結下了。

唉,妖心叵測啊。

不過話說回來,這次失敗的經曆,都是貪心惹的禍,還是冇實力,步子一下子又邁得太大。

就算是效仿之前,估計也能再突破一層小境界,這波模擬血虧。

對他來說,少賺就是虧,冇毛病。

再次選擇了修為獎勵,何長生繼續模擬!

按他估計,這五顆一轉金丹應該還能夠發揮一次效用。

金丹期八層,再加上無相無極,還有肉身之力的輔助,對付幽璃這個小娘皮,應該是綽綽有餘了吧!

【本次模擬消耗640點靈力,新的模擬加載成功,當前剩餘靈力:15775。】

【......你煉化五顆一轉金丹,經過一月有餘的鞏固修為,勉強突破金丹期八層,又經過半月的探查,你在某夜悄然離開白澤族。】

【你來到天妖城,探聽到白虎族長正在城中做客,你潛入城主府中,見城主藍彥的姬妾正獨自在遊園中觀光,你計上心來,你抓準時機,在紀娉全無防備之下,你揮手一擊將其打暈。】

【你將紀娉帶到一處無人且恰好能夠觀察到白虎族長扶葫屋外動向的廂房。】

【一個時辰後,你見白虎族長扶葫外出,你一把將紀娉抓起,你收斂氣息,成功悄無聲息的潛入扶葫房中,將紀娉安頓完畢,你頭也不回就離開了城主府。】

【入夜,扶葫議事結束回到房中,發現床榻之上的紀娉,不由得欣慰一笑,對自己的女婿藍彥越發的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