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力轉換成功,當前剩餘靈力:8220。】

這八株靈草的價值,冇有達到他心裡的預期,加起來也就轉換了兩千靈力出頭。

這樣平均下來,也就相當於一件中品法器的價值。

還有他想吐槽的就是,這狗係統怎麼就冇有一鍵轉換的功能,剩下這麼多未成熟的靈草,這得讓他轉換到啥時候去。

不過,轉念想到即將會有一大波靈力入賬,何長生就樂此不疲了起來。

他得速戰速決纔是,這地方不宜久留。

【檢測到未成熟的芝草,是否轉換為靈力?】

.......

何長生開始沉浸在轉換當中,但凡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他現在也顧不上檢視每株靈草轉換了多少靈力,不管多少,先全部搞到手再說,哪怕隻有一點靈力,那也是愛。

時間一晃,很快,他就將藥田內的靈草儘數轉換完成。

地上一片狼藉,這些靈草彷彿突然被抽空了生命,不僅變得萎靡,原先的嫩綠也被一抹枯黃所取代。

【靈力轉換成功,當前剩餘靈力:17655。】

“舒坦!”何長生忍不住麵露喜色,這對他來說,雖然稱不上暴富,但也算得上是一筆钜款了。

那熟悉的安全感又回來了。

不過,這確實跟他預想之中的相差甚遠,一萬七看起來挺多,但也不經使啊。

還是得另謀出路,總不能坐吃山空。

就在何長生正欲閃人之時,他感受著腳下的鬆軟。

往地下一看。

然後他發現,這腳下的土,好像也不似凡俗之物,就單憑這質地,就比外麵的土踩上去舒服很多。

“奇怪...怎麼冇有狗係統的提示音傳來。”何長生嘀咕了一句,還是打消了將這土帶些回去的念頭。

這土太招搖了,萬一因為這麼點無關緊要的破土,害得他暴露,豈不是因小失大?

反正他也不熱衷於這些左道。

如果需要什麼靈草,還是先前那句話,隻要有實力,遍地都是幫他種植靈草的好心人。

功成身退,直接閃人!

不帶走一片襤褸。

不過,還有一件重要的事他不曾忘記,如果不出意外,他很快就會遇到弘方道人了。

不急著繼續檢視模擬,就算是要拒絕弘方道人所求,那也是今晚的事情。

返回途中,先前路遇小女妖的路口處,已經不見了對方的身影。

何長生神念一動,便已知悉小女妖已經返回了家中。

他剛生走出數步,就看見前方正迎麵向他走來的弘方道人。

對方穿著一襲青袍,頭挽道髻,手拿浮塵,身後還揹著一柄桃木所製的劍。

“看上去仙風道骨的...扮相不錯。”何長生心道。

可能對方是這小河村一眾影帝中,最像修仙者的一個,其餘人就一言難儘了。

【檢測到上品靈器,是否轉換為靈力?】

【檢測到中品靈器,是否轉換為靈力?】

......

隨著一連四道提示音的傳來,何長生忍不住兩眼放光,先前冇看出來,這弘方道人也是個身價不菲的。

如果能夠全部轉換為靈力,都快能追得上他這次在村長家中的所獲了。

可惜,都不屬於他...

這時弘方道人也注意到了即將臨近的何長生,眉宇間的一抹複雜之色,轉瞬即逝。

何長生率先打招呼道:“道長,你這是要上何處去?”

“貧道從來處來,往去處去。”弘方道人笑嗬嗬的撫須說道。

何長生:“......”

這道人會不會聊天...這才一句就把天給聊死了。

這道人不僅行事古怪,就連說話也莫名其妙的。

何長生的視線一直都在密切關注著對方,果不其然,他很快就察覺到對方臉上閃過的異樣。

何長生當即追問道:“我看道長欲言又止,有話但講無妨。”

雖然已經知道了會發生什麼事,但該走的流程還是不可或缺的,不然若是改變了本來的發展,錯失了什麼機緣,那就得不償失了。

“唉...冇什麼,貧道去也。”弘方道人一邊說著,一邊在何長生的肩上輕拍了三下,然後徑直離去。

看著身形很快遠去的弘方道人,何長生收回目光。

很快回到家中。

還不等他做什麼,墨連韻就從屋子中跑了出來。

看到何長生,

墨連韻就連吃了對方的心都有了,整個妖就朝他撲了上來。

何長生感知力早已跟從前不可同日而語,哪能讓她得逞,當即側身一避,就讓小女妖撲了個空。

一氣之下,她竟直接一頭朝著何長生撞了過來。

何長生眼疾手快,直接伸出手按在了小女妖的額頭上,UU看書 kanshu.com讓對方不得存進。

然後,何長生還不由得揉了一把。

這久違的手感...又回來了!

還是一如既往的飄柔...

墨連韻瞬間炸毛,身形極速後退,臉上寫滿了戒備。

何長生感受著手上殘存的溫熱,有些意猶未儘。

墨連韻怒目而視道:“人族修士,你究竟對本王的神魂做了什麼?”

直到現在,她還能夠清晰感知到神魂處傳來的強烈壓迫,也不知這是不是心理作用,按理說她現在是感覺不到神魂存在的。

“好了,我這就給你解除,但這也是為了你好,你這莽撞的性子,就不能改改......若是得罪了那老頭,即便是你背後的白澤一族,到時候也不好使。”何長生麵帶無奈。

然後就把自己附著在對方神魂上的神念收回,恢複到先前的微弱狀態。

話說回來,小女妖這次竟然冇放狠話,有進步,看來是這次的教訓起作用了。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好事,這小女妖睚眥必報的性格,這段恩怨怕是不易化解。

但也無所謂了,反正他也冇打算跟對方返回白澤族,那五顆一轉金丹,對他來說,也就價值一次模擬,不過如此。

接下來有了充足的靈力,還是先把修為提升上去再說,最起碼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化解陽平縣的危機才行。

墨連韻感受著縈繞心頭的壓迫感消失,麵色這才緩和了許多,但對於這人族修士的惡行,絕對是不可原諒的。

他的奴仆總管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