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陳九瑛與沐宓已不知去向,何長生默默地將目光收回,然後打開模擬。

【本次模擬消耗610點靈力,新的人生模擬加載成功,當前剩餘靈力:1090。】

所以,這就僅剩一次模擬機會了?

現在每次模擬的花銷猶如流水...就算日日去勾欄,也冇狗係統這麼坑。

唉...這就很煩。

何長生暗歎一聲,心裡有些空落落的,隻有充足的靈力才能夠給他帶來安全感。

好在想到新的一波靈力就快要入賬,何長生的心情這纔好了許多。

【十八歲,你在陳立家中所獲頗豐,雖然冇有達到心裡的預期,但你還是心滿意足。】

【就在你正準備轉換靈力之時,墨連韻突然現身,提出要跟你分一杯羹,如若不然,她就要去告發你。】

何長生:“???”

這蝴蝶效應又來了,冇想到這半路還跑出來個不速之客。

看來他先前的那番話,算是白說了,小女妖完全冇被他嚇到啊。

這最終還是被對方給跟來了,村長家中所得,他已然視為禁臠,絕對不容許任何人染指。

幸好,這次也算是誤打誤撞了,因為弘方道人的事情,這才能夠意外發現此事。

這要是被小女妖打了秋風,他得損失多少靈力。

繼續往下看。

【你在返回途中,路遇弘方道人,對方欲言又止,你上前搭話,對方猶豫了下,還是搖頭離去。】

【不過,在臨走之前,弘方道人在你的肩上輕拍了三下。】

看到此處,何長生的麵色不禁變得有些古怪,這一幕似曾相識,這不就是記憶中那隻猴子拜師學藝時,對方師父對他的暗示嗎?

這...

有啥話就不能明說嘛,非要打什麼啞謎,顯得你很有高人風範是吧...

難道對方要跟他說的事情,跟小河村的隱秘有關?

但這個他冇興趣知道啊,到時候引火燒身,身陷更大的泥潭,可就不好了。

吃飽了冇事乾,纔會去招惹與自己不相乾的麻煩。

還是接著看模擬吧,如果真是他想的這樣,那還是最好避而遠之。

【三更時分,你悄然來到弘方道人住處,對方起初裝作不知,直到你一語道破他的意圖,弘方道人這才欣慰一笑。】

【弘方道人見你天資聰穎,問你可願跟他學些岐黃、驅鬼製符之道,但要你離村之後,為他做一件事。】

【你詢問緣由,弘方道人稱自己有些不得已的原因,不能親自前去,他早就料定你不會偏居這一隅之地,所以想讓你代勞。】

【弘方道人見你猶豫不決,聲稱這件事情對你來說易如反掌,你這才選擇答應。】

【弘方道人傳你煉符寶篆,還有煉丹之術,讓你自行研究領悟,若有不懂之處,你還在小河村的這段時日,可以前來向他請教。】

何長生:“......”

他咋感覺這兩樣東西,對他來說頗為雞肋呢...

這煉符跟煉丹之道,能走多遠,看的不是修煉上的資質,而是熟能生巧,還有就是領悟跟傳承的深淺。

這對於一心隻想躺平的他來說,就挺索然無味的。

這就像是食之乏味,棄之可惜,就是不知道狗係統這次能否給出關於符籙跟丹道的獎勵。

估計難...

還是先看下弘方道人的請求是啥吧,如果是什麼坑讓他去踩,這種機緣不要也罷。

隻有自身的修為實力,纔是他迫切所求,這些左道之術,切不可沉淪其中。

等有了絕對的實力,先不說再研究左道之術也不遲。

他完全可以抓一百個精通此道之人過來,供他驅策,還用不著自己動手,這纔是修煉的正確打開方式。

【弘方道人要你前往青州,替他送一份信,後麵的事情就不必你管了。】

就這麼簡單?

何長生有些意外,他還以為是什麼讓他以身犯險之類的破事。

不過,越是如此,何長生的心裡反倒是不安了起來,根據他的經驗來看,這件看似簡單的事情十之**不會這麼簡單。

煉符與丹道,對他的吸引力不大,但對於他人來講,都是得之不易的高深法門。

何況,還是一次性同時得到兩件,這完全跟要他所做之事不相匹配好嗎。

但對方究竟有無歹心,卻是瞞不住能夠先知先覺的他,來次模擬就全都知道了。

如果一次不夠,

那就兩次!

“這模擬也不知是否需要一口氣看完,如果不限時的話,這後麵的模擬倒是不急著檢視,不然也太耽擱時間了,若是因此錯過了行動的最佳時機,可就得不償失了。”何長生暗自思付。

畢竟,弘方道人的機緣,對他來說不算非得不可,但村長家裡正在向他招手的靈力,UU看書 www.uukanshu.com卻是不容有失。

過了半晌,還冇有狗係統的提示音傳來,何長生不禁麵色一喜。

誒,可行!

不過,在進入村長家之前,還得想辦法擺脫小女妖,要不趁著對方現在還冇發現他在此處,先試試能否避開對方。

何長生當即遮掩身形,將斂息訣發揮到極致,以小女妖現在的修為,除非從她眼前經過,不然彆想發現他的行蹤。

何況,在他的謹慎甚微下,小女妖想要跟蹤他,應該希望不大。

在模擬中應該是在他的全無防備下,這才被對方得逞。

可惜,他這想法纔剛過去冇多久,他就在必經之路的不遠處,看到了正在曬太陽的小女妖。

所以,這就是恰巧嗎...曬個太陽都能跑到他的必經之路,不愧是天選之人。

安插機緣都搞到他的頭上了,老天你禮貌嗎?

焯!!

過分!

就在何長生在考慮是否能夠悄無聲息的不驚動對方過去,但還不等他付諸行動,墨連韻就已然盯上了他。

這...也是巧合?

他分明已經收斂了身上的氣息,這還冇經過呢...在模擬中的他應該是直接經過,冇有理會到不遠處正在曬太陽的墨連韻,這才被對方悄悄跟上。

他就不該以常理揣摩這種掛比……

感受著迎麵而來的小女妖,何長生有苦說不出。

又得浪費他的一番口舌了……

“哼,人族修士,你鬼鬼祟祟的乾什麼?是不是又在打什麼壞主意?”墨連韻滿臉戒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