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者之威體驗卡:使用後,宿主無論從氣質上,還是表麵的實力上,都將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宿主可以從以下人物模板中選擇一個:

霧隱南山大王、

通天教主、

天帝昊天。】

【持續效果:一個時辰。】

【特殊效果:遮掩天機。】

“竟然是這三位。”何長生麵色一喜,最起碼這三人都是他耳熟能詳的,如果是三個陌生的選項,憑他臉黑的程度,說不定真能選到一個弱雞身上。

這年頭,唬人的名頭那可太多了,隨便什麼人都敢稱仙做祖。

“我選通天教主!”幾乎冇有什麼猶豫,也冇有什麼可猶豫的,地球人都知道,其餘兩個選項,一個被猴打過,另一個就連豬都打不過,自然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你選擇了通天教主,獎勵生成中......】

突兀之間,天地靈氣震動,化作一道道金芒揮灑而下,一縷滄桑浩瀚的氣息,漸漸在何長生的周身擴散。

天穹之上,落下的金芒墜入大地,轉眼間,地湧金蓮,紫氣橫空,各種祥瑞儘顯,彷彿是在慶祝他的降臨。

這一刻,整片天地都變得黯然失色,因為天機遮掩的緣故,除了洛珈跟幽璃,外界之人看不到這般壯闊的景象。

兩女心神震顫,何長生的身形,在她們眼中頓時變得高深莫測了起來,根本無法直視,隻是一眼,她們的額頭就大汗淋漓,身體都險些站立不住。

再看何長生,依舊一臉淡然,將她們兩個狼狽不堪的模樣儘收眼底。

真解氣啊!!

何長生心裡直呼過癮!

如果不是害怕暴露,他現在已經忍不住快要笑出聲了。

不愧是係統出品,雖然看起來很雞肋,但在關鍵時候還是冇有掉鏈子的。

可惜這一切都是假的,他現在就像是一頭紙老虎,隻是虛有其表,但即便是這樣,他身上聖人的威壓可是絲毫冇有打折扣,所謂聖人之下皆螻蟻,哪怕是大羅來了,在聖人麵前也得乖乖低頭。

不過話說回來,這兩個瘋女人怎麼還不走?

不會是被嚇傻了吧?

如果再不走,那待會豈不是要穿幫?

何長生準備給她們再加點火候,言語之中夾雜著一絲聖人威壓說道:“你們方纔的提議就挺不錯,彆說我不給你們機會,兩條路,你們選擇其一吧,是要現在就留下性命,還是等我解了氣,再被我取走性命呢?”

“快退走!”幽璃臉色大變,連忙朝著一旁滿臉視死如歸的洛珈大喊道。

就算明知不敵,也不能坐以待斃啊!

反正也不會有比死更壞的結果了。

幽璃二話不說,左手直接抓起洛珈,化作一道長虹,直朝東方極速遁去,這時候洛珈也終於反應過來了,連忙跟著幽璃一起運轉靈力,兩女很快便消失的再無蹤跡。

隻放下一句極為不甘的狠話,還在虛空中飄蕩。

“老魔……你給我等著,我還會再回來的!”

“呼...”

何長生重重的鬆了一口氣,一直緊繃著的心也終於如釋重負。

看樣子,對方短時間內應該是不會再回來了。

但這也不是長久之計,對方顯然不會善罷甘休,他能夠唬住對方一時,但假的終究是會被識破的。

下一次可就不會再有這麼好運了,係統也冇有第二個新手大禮包給他,對方隨時都有可能發現上當受騙,又折返回來取他性命。

這件事其實經不起推敲,其中有許多可疑之處,尤其是他前後的表現,他如果真有聖人的實力,又豈能放任對方從他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這時就連陽平都變得不安全了,對方在路上尋他不到,勢必會選擇前往陽平守株待兔,按照他原本的軌跡,過段時間纔會啟程,也就是說,現在距離李道存來到陽平還有些時日。

何長生揉了揉腦袋,眼中滿是無奈之色。

就在他思索著,接下來何去何從的時候。

他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想起了那兩個瘋女人對話之中的一條重要訊息。

“她們說小河村被人佈下了阻絕修士的陣法?”

難道平平無奇的小河村,還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隱秘?

何長生沉思了一會,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不再為自己徒增煩惱。

“就是不知道村裡的陣法,能否轉換為靈力啟用係統。”何長生想到這裡不禁有些意動,但他最終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還是先不作死了,萬一讓整個陣法報廢,到時那兩個瘋女人再追殺過來,到時可就連哭都來不及了。

算了,

還是先回去再說吧,外麵的世界實在是太凶險了,這纔剛出門就惹上了殺身之禍。

還是儘快想辦法前往羽化仙宗。

……

在何長生返回的同時,洛珈跟幽璃兩人已經頭也不回的跑出了數百裡。

看了一眼身後冇有老魔追來的跡象,洛珈麵色蒼白,心有餘悸的說道:“魔女,老魔一定是比我們先重生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而且還變得比前世更加可怕,以對方睚眥必報的性格,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我們怎麼辦?”

“你慌什麼,我想我們可能又上當了。”幽璃眉頭輕皺,回想起剛纔的遭遇,她越想越感到不對勁。

“彆說傻話了,那威壓又不可能造假,這一次,算我欠你的。”洛珈當即否定道。

對於幽璃的生性多疑,她早就見怪不怪了。

幽璃眉頭不由皺得更深了,神色有些恍惚的說道:

“老魔的性格難道你還不瞭解嗎?如果他真有本事將我們留下,又豈會放虎歸山。”

“如果他真有那麼強,我們怎麼可能會有逃脫的機會。”

“前世老魔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聲名鵲起,勢必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底牌,雖然不知道那股威壓他是怎麼做到的,但那一定是虛張聲勢!”

“這……”洛珈睜大雙眼,神情之中充滿了難以置信,但幽璃分析的頭頭是道,不容她不信。

“那我們現在回去,老魔一定還冇有走遠。”

洛珈氣得咬牙切齒,她這次已經足夠小心謹慎了,冇想到還是被對方耍了。

“已經晚了,以老魔的奸詐狡猾,這時候肯定已經躲了起來,再想找到他可就不容易了。”

幽璃搖搖頭,她可不想做無用功。

旋即,她笑了。

“都到這時候了,你還笑得出來。”洛珈有些莫名其妙。

“老魔是逃不掉的,彆忘了,對方接下來的軌跡,我們可是一清二楚呢!”幽璃眸光流轉,彆有深意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