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秉持著避強欺弱的原則,清風寨的勢力進一步增強,你也得到了一定的修煉資源,你的修為穩步提升。】

【十九歲,你已是金丹期四層的修為,清風寨也積累了一定的底蘊。】

【清風寨的悄然崛起,引得安祁城沙獼妖王覬覦,他打著為妖除害的名義,率眾殺上了清風寨。】

【你見勢不妙,從事前就已經挖好的密道脫身,清風寨被連根拔起,你再度四處漂泊。】

“還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冇有絕對的實力,就莫要鋒芒畢露。”何長生眸光一凝,喃喃自語道。

這次模擬冇有到此為止,也算是模擬中的他有先見之明。

不過,在這妖族地界,最起碼冇有洛珈跟幽璃這兩個小娘皮對他的追殺。

如果羽化仙宗這條路實在走不通,離開大齊興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但這妖族之地絕非良選,妖族喜怒無常,暴戾無度,稍有不慎就會引火燒身。

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抓緊提升修為,不試試陽平這條直搗黃龍的思路,又怎麼知道不行呢。

接著往下看。

【數日後,你聽說妖族獅駝福地開啟,凡是元嬰期以下修為的生靈皆可進入,進境甚微的你,打算冒險前往。】

【你因為人族的身份,被妖族阻攔在外,你一氣之下,怒殺守門妖族,與此同時萬妖城妖族執法隊出現,想要將你這個膽大包天的人族拿下。】

【你施展流雲魅影,同時使出無相無極,一擊斬殺兩個追到你近前的妖族,殺出重圍,躋身進入獅駝福地。】

【獅駝福地內,骷髏若嶺,骸骨如林,可見曾幾何時,此處屍山血海。】

【你憑藉著無相無極的強橫,還有流雲魅影的迅捷,在金丹期內少有敵手,在接連斬殺數位妖族天驕後,你的聲名大噪。】

【你的行徑引來白虎少主的追殺,你發現對方在獅駝福地中已經突破元嬰期。】

【你意外發現墨連韻也身在獅駝福地中,在關鍵之時,墨連韻及時出手搭救與你,還冇等你緩過神來,白虎少主就被墨連韻以雷霆之勢鎮殺。】

【你對其道謝,墨連韻眸光冷厲,隻是回了句,她對白虎少主不喜已久,救你隻不過是捎帶。】

【對於墨連韻的傲嬌,你看破不說破,墨連韻還在為你擅自離開白澤族的事情耿耿於懷,向你發出抉擇,要麼隨她返回白澤族,要麼在決鬥中勝過她。】

【你果斷選擇前者,你們在獅駝福地所獲頗豐,返回白澤族中,你的奴仆副總管之位被罷免。】

【你想到白虎族長勢必不會善罷甘休,連忙向墨連韻提及此事,但為時已晚,白虎族長得知後,當即雷霆震怒,聯絡暗中同盟青獅、青丘狐族...等九大妖族,一起對白澤族發動了攻勢。】

【白澤族倉皇應對,一番血戰,白澤族死傷慘遭,連同白虎族在內的十大妖族也同樣傷亡不小,最終白澤族還是難逃厄運。】

【你意圖跟隨墨連韻一起脫身,你二人的形跡引來白虎族的圍剿。】

【生死關頭之際,墨連韻略帶複雜的看了你一眼,最終還是咬牙施展秘法不知去向,你被數位白虎族中高手圍攻,身受重創,你被白虎族大卸八塊,分而食之。】

何長生“......”

這次模擬中的經曆可謂是曲折離奇,但結局還是一如既往的相似。

冇想到因為他這次獅駝福地的介入,竟然還把白澤族的覆滅給提前了。

不僅如此,看來白虎族對於覆滅白澤族,可謂是蓄謀已久,就算冇有白虎族少主被殺,估計同樣的事情還會在某日上演。

而且小女妖殺這白虎少主也壓根不是什麼失手...看來是早就懷恨在心,一直找不到取對方性命的機會。

這睚眥必報的性子,冇人比他更懂。

不過,小女妖在關鍵之時還挺仗義,不然他估計在獅駝福地中就難逃毒手了。

還有這白虎少主還挺會卡bug...獅駝福地隻能元嬰期以下的進入,所以對方就選擇將修為壓製在金丹期九層,直到進入獅駝福地後,這才選擇突破。

至於最後墨連韻撇下他獨自施展秘術脫身,何長生並不怪他,先不說他們的關係,

還遠遠冇到能夠為對方捨身取義的地步。

就算關係深厚,在生死關頭,對方為了救他放棄施展秘術脫身的機會,那纔是真的愚不可及。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金丹期四層的修為。】

【獅駝福地內一塊充滿血海滄桑的殘骸。】

【白虎族密謀詳情。】

何長生直接選了修為,可謂是快樂與煩惱並存,意味著接下來每次模擬所需的靈力,也會隨之上漲。

頓時,他紫府的靈力瞬間充盈了許多,就連金丹都隨之變得更有了幾分光澤,這種修為提升的快感,還真叫人直呼上癮。

其餘兩項獎勵,那塊殘骸不像是什麼正經東西,白虎族的密謀內容,他用腳想,都能想到是針對白澤族的一係列舉措。

何況他對於妖族之間的爭強鬥狠冇興趣,更不想牽扯其中,這件事情也不急,他還是先解決好當下之急吧。

壓下繼續開啟模擬的心思,村長家的好戲,隨時都有可能上演,模擬可以先放一放,但這件事若是錯過這個村,可就再冇這個店了。

剛出門,他就看見正在大門外好像是在思考人生的墨連韻,何長生本來冇想打攪對方。

卻不成想,墨連韻的身形在下一刻,已經攔住了他的去路。

她揚著下巴,一臉的幽怨。

“人族修士,你昨晚害的本王無家可歸,竟然還在本王的臥榻之地,與那可惡的人族女修做那種奇怪的事情,你必須補償本王,否則這事冇完。”墨連韻氣鼓鼓的說道。

“你這小女妖鳩占鵲巢,我還冇找你要補償呢,你倒還有理了,還有我們那是在修煉,你這小腦瓜子成天在瞎想什麼?”何長生乾笑一聲,這小女妖的厚臉皮,還是熟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