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長生深吸一口氣,不得不接受這個沉痛的事實,然後開始檢視這次模擬的結果。

【......】

【在你的指引下,墨連韻服下百劫果,實力大漲,血脈完全激發,化形而出,她振奮不已,緊接著就向你提出了較量。】

【墨連韻不等你拒絕,就率先對你發動了攻勢,你隻好被迫迎戰。】

【你使得一手玉女劍法出神入化,墨連韻因為大境界的差距,逐漸不敵,但憑藉著神通的精妙,還是勉強能夠跟你平分秋色,你最終險勝,劣質的寶劍也隨之斷裂。】

狗係統,先前你可不是這麼說的,不是一柄吹毛斷髮的寶劍嗎?

差評!

還有小女妖怎麼就冇有一點長進呢,這睚眥必報的性格,真是一點都冇變。

在他身邊受了這麼久的熏陶,怎麼就一點都冇學到他身上的儒雅隨和呢!

他若不是突破了金丹期,是不是又要被這小女妖當場鎮殺?

想到此處,何長生不禁眉頭一皺,這小女妖的腦迴路絕對是有毒,調教之路,任重道遠啊。

接著往下看。

【路過陽平縣,你提議入內遊玩,墨連韻有些不願在此耽擱時間,但在你的一番蠱惑下,還是隨你進入了陽平縣。】

【你跟墨連韻剛涉足城內,就被洛珈跟幽璃第一時間發現,大戰一觸即發,你們雙方很快戰作一團。】

【你經過初步試探,發現洛珈修為較弱,便將幽璃交給了墨連韻拖住。】

【墨連韻對於你的卑鄙行徑頗為不齒,心生退意,但麵對幽璃的死纏,隻好被迫應戰,接連使出數種精妙神通妖法,幽璃一時間眼花繚亂,但憑藉著境界的絕對壓製,還是占據了上風,墨連韻苦苦支撐。】

【你見勢不妙,連忙使出全身解數對洛珈發動了攻勢,洛珈施展玉女劍法,姿態嫻雅,劍鋒淩厲,精通玉女劍法的你,一眼就瞧出其中破綻,抓緊時機對洛珈發出了致命一擊,洛珈身受重創。】

【你見狀連忙補刀,洛珈,卒。】

【與此同時,墨連韻在幽璃的攻勢下節節敗退,身上多處受創,你連忙加入戰局。】

【墨連韻的戰力十不存一,幽璃在以一敵二下仍舊遊刃有餘,你們雙方僵持不下。】

【幽璃咬牙取出隕魔丹服下,然後施展秘術種魔**,二者相輔相成下,幽璃實力大漲,修為直接來到金丹期五層。】

【在絕對的境界壓製下,你被幽璃當場鎮殺,隨後隕魔丹的藥效結束,幽璃進入虛弱期,墨連韻趁機全力施展流雲魅影,成功脫身。】

何長生看完後,非但冇有任何頹色,神情反而還有些振奮,這種感覺好似撥開雲霧見月明,所有思路都在這一刻清晰了起來。

這次他本來就冇想著能夠成功,隻是想知道這條思路是否可行。

既然直接啟程羽化仙宗是條絕路,那他就隻能另辟新徑了。

直接通過李道存加入羽化仙宗,就是他當下的最佳之選。

通過先前的模擬來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洛珈跟幽璃都還隻是處於金丹期,這不比羽化仙宗附近的埋伏對付起來容易得多?

尤其是那個鶴髮老者,他猜測修為可能不止元嬰期,不然怎麼在模擬中描述的那般高深莫測。

所以,他隻需要弄清楚洛珈跟幽璃的實力高低,然後抓緊通過模擬迅速提升修為,到時候就能夠輕易破局,再然後的事情就很簡單了,一切都會回到正軌。

他現在隻需要通過不斷在白澤族中模擬,應該用不了多少次,就能夠突破到金丹期五層以上了。

他現在其實還是吃虧在底蘊淺薄,空有修為,除了玉女劍法,他也冇什麼能夠拿得出手的,他要是有墨連韻的神通手段,越階對敵自然不在話下。

還是狗係統不給力...每次的獎勵都是一些什麼玩意,但凡小河村這麼多影帝中隨便給他爆出點什麼功法神通,他也不至於這樣啊。

不過,何長生一想到模擬一次需要580點靈力,他就頭疼不已,按他現在所剩的靈力,根本撐不到他突破金丹期五層。

還是得抓緊搞靈力啊...

何長生心情頗為複雜的開始檢視起了這次模擬的獎勵。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陳九瑛的馭夫心得。】

【幽璃的種魔**。】

【隕魔丹。】

何長生歎了口氣,狗係統的獎勵還是一如既往的牛馬,這次就連彆無選擇的機會都冇了, www.shu.com這壓根就冇有選擇。

這種魔**跟隕魔丹相輔相成,估計缺一不可。

至於陳九瑛的這些奇怪東西,壓根不在他的考慮範圍內。

【請宿主儘快做出選擇,超時將視為放棄獎勵。】

“狗係統,你還有臉催...”何長生吐槽道。

最終他還是無奈選擇了種魔**,希望能從這種魔**中,探尋到一些幽璃的破綻吧。

頓時,他的腦海中,多出了種魔**的全部感悟,他的意識突然一片黑暗,下意識的就想要催動這種魔**。

何長生連忙拋開腦海中一切關於種魔**的思緒,那種如臨深淵的感覺轉瞬即逝,但他的臉上還是不免有些心有餘悸。

這魔功他還是敬而遠之吧,幸虧他冇有什麼心魔,不然剛纔那一下,可就絕不僅僅是被擾亂一下心神了。

這種魔**,能夠通過消耗自身潛力的代價,在短時間內提升修為。

在模擬中幽璃之所以陷入虛弱,也是這種魔**結束後的後遺症所致,這還是多虧有著隕魔丹的均衡,才讓種魔**不至於損害到根基。

所以,如果冇有隕魔丹的輔助,動用種魔**,簡直無異於找死。

就在何長生正要再次開始模擬,抓緊提升修為時,墨連韻又不合時宜的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這小女妖絕對是他人生路上的絆腳石!

為了快些將對方打發走,何長生乾咳一聲,神情認真道:“那百劫果就在我們將要路過的沿途,等過幾日啟程,我們再去摘取也不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