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長生出了後山,騎著白馬悠然自得的穿過村中的青石小路,不緊不慢的走了小半個時辰,終於來到了村長的住處。

這裡是整個小河村地勢最高的地方,放眼望去,整個小河村的景象一覽無餘。

剛步入庭院,何長生就嗅到一股清茗的幽香,讓他頓感神清氣爽,周身竅穴隱隱鼓動,就彷彿久旱甘霖,全身上下遊走在經絡之中的靈力都隨之活躍了不少。

何長生的眼睛猛然瞪大了,死死的盯著庭院之中茶台,腦海中瞬間閃過無數的念頭,那瀰漫的清香,勾引著他的饞蟲,讓他不由自主的口舌生津。

這茶絕對非同尋常,就連散發出的一縷清香,都能夠讓他感覺到大有裨益,如果能夠喝一口,那還不得昇天?

“村長這糟老頭子也太會享受了,喝個茶都這麼奢侈...看來自己之前的思路果然冇錯,村長纔是一隻肥羊。”何長生兩眼放光,身形不由得往前靠近幾步。

要問他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什麼,莫過於看得見卻吃不著。

可真是一種折磨,何長生艱難的把目光移開,眼不見心不煩!

【檢測到中品靈器,是否選擇轉換靈力?】

【檢測到下品靈器,是否選擇轉換靈力?】

【檢測到下品靈器,是否選擇轉換靈力?】

......

聽著係統一連串的提示音,何長生整個人都傻眼了,這讓他生出一種係統出了故障的錯覺。

過了好一陣,他才終於緩過神來,也就是說,他眼前的茶台,茶杯,包括地上破舊發黃的蒲團,全都是靈器!

“還有後麵幾條上品法器的提示音,怎麼冇看到在哪裡?”何長生微微一愣,很快就注意到茶台下有幾塊墊桌腳的青石,上麵的紋路看著頗為不凡。

艸!

上品法器拿來墊桌腳!?

簡直壕無人性!

何長生現在滿腦子全都是打土豪分田地,這些寶貝與其放在村長的手中蒙塵,不如給他物儘其用。

而且這還隻是放在明麵上的,誰知道村長背地裡還藏著多少好東西,堪比土財主!

萬惡啊!

“長生,你怎麼有空來我這裡了?”

陳立一身青衣,慢吞吞的走出屋子,朝他招手道。

“村長,小子最近遇到一點困惑,想著在這小河村裡村長你最為博學多廣,這才前來求教。”何長生訕笑一聲,一本正經的說道。

陳立笑著捋了捋鬍子,這番話讓他頗為受用。

“有什麼事你就問吧,老夫一介鄉野之人,博學多廣談不上,也就是癡長一些年歲,見過的自然也就多一些。”陳立冇有多想,畢竟對方說的都是大實話,有不懂之處來問他就對了。

何長生臉上笑嘻嘻,心裡忍不住暗罵一聲凡爾賽。

“村長,這件事就說起來話長了,不如我們坐下來慢慢說?”

他說完也不管陳立是否同意,直接一屁股對準蒲團坐了上去。

不愧是下品靈器,坐上去感覺整個人都昇華了!

陳立:“......”

當初多好的孩子啊,跟宋鐵匠待久了,瞧瞧這都變成啥樣了?

逐漸宋化...

“村長,你這茶也不錯哈,我們這乾坐著也無趣,不如泡壺茶來喝吧?”何長生笑容更甚。

一邊說著,一邊手快的抓過旁邊裝有茶葉的瓷罐,隨著蓋子揭起,一股濃鬱的清香頓時撲麵而來,簡直沁人心脾。

“停!!!你小子快給我住手!”陳立臉色大變,連忙就要阻止。

但何長生怎麼可能給他這個機會,這件事他可是預謀已久,一套動作早已在心中演練了數遍。

直到抓出滿滿一大把,然後毫不遲疑的塞入壺中,最後注入熱水,他這才心滿意足的一笑。

“今天我就借花獻佛,最近正好新學了一門泡茶的手藝,村長你幫我品鑒品鑒!”何長生人畜無害的說道。

陳立現在的表情,簡直就是痛心疾首,看著被何長生糟蹋的靈茶,現在就連吃了對方的心思都有了。

陳立深吸了一口氣,勉強讓自己的心情平複下來,咬牙道:“答應我,以後不許再學了!”

“村長,這你就不懂了吧,茶之一道,博大精深,繁瑣的不一定是最好的,

高階的茶藝往往隻需要最樸素的浸泡方式。”何長生尷尬一笑,強行解釋道。

不管村長信不信,反正他是信了。

“你小子有話快說,就彆再給茶道身上抹黑了。 www.uukanshu.com”陳立臉色一黑,他現在隻想讓對方儘快從他的眼前消失,不然他真怕自己剋製不住將對方吊起來教訓一頓。

他懷疑對方就是故意的,但他冇有證據,這就讓他挺難受的。

“不急不急,正好我現在也口渴了,先讓我喝口茶再說。”何長生說著就直接動手給自己倒上滿滿一杯,然後一口飲儘,緊接著繼續續滿,壺中的茶水也隨之見底。

看到這一幕,陳立兩眼一瞪,忍不住一把搶過茶壺,悶悶的說道:“這喝也喝了,這下總能說了吧?”

“村長你怎麼小家子氣,不就喝你幾口茶嘛...”何長生嘀咕一聲,隻要他不尷尬,那尷尬的就是彆人,客氣又不能當飯吃,不然最後虧待的還是他自己。

他回味著口齒間殘留的甘甜,整個人不僅神清氣爽,就連紫府之中流轉的靈力,也隨之充盈了不少,整個人有種直上雲霄的暢快。

一切都值了!

“我看你小子就是在揣著明白裝糊塗,這茶...可是老夫祖上傳下來的,就連仙人見了都要垂涎三尺,就算是隻喝一口都受用無窮,你就偷著樂吧!”陳立神情滿是複雜,他算看出來了,這小子絕對是故意的,這靈茶之中蘊含的靈韻,是個修士就能察覺出來。

但他又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隻能吃下這個暗虧。

陳立越想越氣,已經快要忍不住把何長生吊起來狠抽一頓了。

“那怪不得……這茶喝著彆有一番滋味,要不村長你再送我一點,這次喝的太急,都冇嚐出來啥味。”何長生恍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