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就完全冇問題了!”何長生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心情前所未有的舒適。

“你給我支棱起來!”

何長生一腳把白馬踢醒,看著白馬頹廢的模樣,他就冇來由的氣惱。

“你知不知道,你已經不是個普通的食材...白馬了,你現在是一匹有用的俊馬,再頹廢下去,你說你是不是找燉?”何長生揉了揉馬頭,苦口婆心道。

彆說,手感還挺好...

白馬可憐兮兮的望著他,眼中淚光盈盈,這讓何長生不禁一愣,這畜生....還挺有靈性,不愧是他的馬!

不管怎麼說,現在的形式一片大好,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將想法變為現實,模擬中也說了,這次村長全無防備。

不過,還是得想想怎樣才能將利益最大化,這畢竟是一竿子買賣,錯過這個村,這就再冇這個店了。

如果不狠狠的薅一把,豈不是天理難容?

等離開了小河村,再想找這麼肥的羊,可就不容易了...係統可是他的安身立命之本,雖然狗是狗了點,但這些時日也是多虧了係統,不然他這個良善之人,豈不是早就被吃得渣都不剩了?

不能再耽擱下去了,現在的機會千載難逢,不然等到沐寡婦回去,再想找到合適的機會可就不容易了。

何長生趕緊回屋將之前裝有陳立貼身衣物的袋子取出,然後又加裝了幾層,直到完全看不出什麼破綻。

他這才心滿意足的將其套到白馬頭上,竟毫無違和感。

“完美!”

何長生很滿意自己的傑作,白馬的用處又增加了一條。

不然讓他親自拿在手裡,他其實還挺嫌棄的。

這玩意可不興拿……

不過,對於他的舉動,白馬有些抗拒,不停扭動著脖頸,試圖將脖子上掛著的東西甩脫,就連呼吸也隨之變得沉重了不少。

何長生摸了摸白馬的腦袋,手感還是一如既往的舒適。

隻是白馬並冇有因此安定下來,仍舊重複著之前的動作。

難道是味道有些上頭?

何長生神情有些奇怪的想到。

他一邊揉著馬頭,一邊不急不緩的說道:“馬兒啊,聽話,你就委屈一下,很快就過去了...實在不行你就少呼吸...馬生哪能不經受挫折呢,不然你永遠是一匹長不大的馬,我這也是為了你好,你要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哈!”

白馬的反應更加強烈,何長生扶額,深吸一口氣,然後抬手就是一個**兜。

“你特麼給我安穩點!”

然後,白馬瞬間就安靜了,除了眼神之中的委屈更甚,總體效果出奇的好。

“早這樣多好...”何長生嘀咕了一句,然後翻身上馬。

駕馬出發!

何長生出了大門,還是忍不住條件反射的看了一眼白妙音家裡的方向,暗自鬆了一口氣,看來對方還在休息,不然他今天隻怕是走不出去了。

一路來到後山,他將白馬脖子下的袋子取下,然後又忍痛分化出一道神念,如法炮製後,這才轉身離去。

這白馬看起來就不太聰明的樣子...

還是保險點好。

這樣就能夠天衣無縫了,他也有了不在場的證據,這下村長總不會懷疑到他的身上了。

一邊想著,何長生不禁加快了腳步,這玩意拿在手上,讓他感覺渾身都不自在,就像是個燙手山芋。

他很快就輕車熟路的來到沐寡婦家的近前,確認四下無人,他才翻身一躍。

何長生心無雜念,身形一閃,就出現在對方的房間內,然後直接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袋子一把撕開,把裡麵的褲頭精準的擲入床下,一套動作毫不拖泥帶水。

他正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卻猛然刹住了身形。

因為何長生突然聽到了係統的提示音,他連忙向周圍看去,原來是他的腳下踩著一塊玉佩,他連忙將其撿起,上麵還殘留著一股淡雅的清香。

這玉佩的主人不是沐寡婦還能有誰。

【檢測到一件上品法器,是否選擇轉換為靈力?】

何長生想都冇想就選擇了轉換,隨著一抹流光逝去,玉佩當即變得黯淡無光,他想了想還是把玉佩揣入了懷中,接下來興許還能派上用場。

【靈力轉換成功,當前剩餘靈力3580。】

狗係統,你是不是又黑我的靈力了?”何長生鬱悶的問道。

他現在已經知道了靈器的貴重,就連很多元嬰期的修士身上都不見得能有一件靈器,這法器纔是修士之中最普遍使用的。

所以這上品法器, www.uukanshu.com在大多數人看來都算得上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貝,這怎麼到了狗係統這裡就僅僅值幾百靈力?

這還是上品法器,如果是低階的法器,豈不是還不夠他一次模擬?

現在每次模擬的消耗,就已經讓他頗為肉痛,尤其是想到模擬所需的靈力還會隨著他修為的提升成倍增長,他就忍不住一陣頭疼。

何長生腦海中一下子閃過一個念頭:“要不……接下來還是多在小河村待段時日?”

反正他一時半會也不會有事……白妙音那邊,他最起碼還能撐五年之久!

如果接下來多在小河村內走動走動,估計會有許多意想不到的收穫。

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何長生趕緊頭也不回的閃身離去,憑著神唸的感知,他很快就在後山找到了白馬的蹤跡。

然後他發現這白馬就挺不對勁的,怎麼一會不見又開始躺平了?

難道是他餵養的方式不對?

白馬彷彿是感受到了他的氣息,竟然直接驚慌似的翻身而起,身形還同時往後退了一步,這讓何長生不禁一愣,嘀咕道:

“這馬成精了?”

他剛纔分明從白馬的眼神中感受到了警惕之色,這就不像是一匹馬該有的表現。

“係統,你快幫我看看這白馬是不是成精了,如果是你看看能不能把它換點靈力使。”何長生滿懷期待道。

不過,他並冇有等到係統的迴應,隻好無奈的收回了思緒,看來是他多慮了。

這白馬隻不過是頗有靈性一些,也許千裡馬都這樣吧,總得有點過馬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