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

老陰比!

何長生隻覺得渾身發寒,臉色頓時不好看了起來,村長這糟老頭的手段卑劣,簡直是防不勝防。

竟然從他首次出村的時候,就開始算計上他了,還有這狗係統也不辦人事,這麼重要的事情之前竟然不提醒他,如果不是他有先見之明,這次可就被坑死了!

何長生運轉靈力仔細檢查了全身,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寸地方,包括內臟等處,他也全都冇有放過,不過很快,他就直接自閉了。

一番全方位無死角的探查下來。

他就連神唸的毛都冇發現,想來是村長的手段高明,還不是他現在的實力能夠探查出來的。

也就是說,他天衣無縫的計劃,這還冇有來得及出世,就直接胎死腹中了。

何長生想到此,臉皮狠狠地抖了幾下,他的兩百靈力不僅餵了狗,換來的還是一件醃臢之物。

想到此處,他頓時心痛如絞。

尤其是身上還潛藏著偌大的隱患,村長現在對他冇有非分之想,不代表以後也不會有。

這糟老頭子一肚子壞水,想到先前從宋哥那裡聽來的種種傳聞,之前他還將信將疑,畢竟村長平日裡看起來還是挺正經的,現在看來真是一點都冇有冤枉對方。

簡直比祁珠那個病嬌少女還要玩的花!

這巴掌大的小河村,還真是藏龍臥虎,何德何能出了這麼多的臥龍鳳雛。

隻有宋哥一如既往的實在...

他轉念又想到自己胎死腹中的計劃。

何長生頓時感覺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生活就像是失去了樂趣。

就連這次模擬的獎勵,他都有些提不起興趣去看。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一條冇用的線索。】

【陳立的煉神術精通。】

【洛珈的一百零八種刑罰。】

何長生:“......”

你自己都說冇用了,這還選什麼?

然後他下一刻就先注意到了第三選項,臉色出奇的平靜,內心更是毫無波瀾。

嗬...

所以,這一百零八種刑罰,都是給他準備的?

對於洛珈這個黑心侍女,他現在已經不想說什麼了。

然後他就想到一句至理名言,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

但這對報仇從不隔夜的他來說,這簡直不能接受!

他恨不得現在就把她們兩個的狗頭打肚子裡...

最後,何長生轉向陳立的煉神術,他頓時眼前一亮。

這...應該不會是他想的那樣吧。

狗係統能有那麼好心?

“村長這麼大個強者,所學的神通術法,應該頗為不凡吧?”何長生忍不住麵露喜色,就連先前的陰鬱都隨之消散了不少。

就是煉神術這個名字充滿了廉價感,聽著就挺low的。

“還是不挑肥揀瘦了,不然豈不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何長生很快就做出選擇,又是一次醍醐灌頂,感受著腦海中的龐大記憶。

不愧是村長出品,這煉神術的修煉之法就挺深奧的,比陰陽秘典還要晦澀難懂許多。

“煉化神魂,增強元神的強度,哈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何長生忍不住狂笑了起來。

不是他大驚小怪,實在是這個驚喜來的太大了,讓他有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狗係統竟然轉性了?

這就挺不對勁的。

陳立在他身上種下的神念,使用的就是煉神術,毫不誇張的說,現在冇人能夠比他更懂煉神術,就算是村長,也不過跟他處於同一個水準。

隻要元神足夠強大,就能夠無限分化神念,這神唸的效用,倒是冇有他想象之中的那麼強大,不是他開始想的就算死了,也能利用神念複生。

這分化神念,通俗來講就是可以當成座標使用,無論神念所處何方,作為神唸的主人都能夠感知到神唸的確切位置。

何長生並不失望,這分化神念又不是煉神術的真正妙用,不過隻是從中延伸出的一種手段而已。

本來以他現在的修為,是無法感知到神魂存在的,按照正常的進度來講,要到元嬰期才能觸及到這一階段,神魂越強,到了化神期凝練元神,也就會更順利。

不過,這些都不是他需要考慮的事情,他又不存在瓶頸,係統會自己動的。

這精通的煉神術,對他來說似乎也挺雞肋的,好在這正是他當前迫在眉睫所需要的。

不再多想,何長生閉目感受著自己的神魂,這種感覺就挺玄妙。

很快,他就感知到一道跟自己格格不入的氣息。

陳立在他身上種下的這道神念極其微弱,www.shu.com何長生感覺自己隻要念頭一動,就能夠輕鬆將其剝離或湮滅。

其實還是對方冇有重視他,不然隻要對方願意,就能夠僅憑神念將他的神魂死死壓在身下,到時候彆說剝離,他就是想靠近一下都難。

“這隱患還不能現在就消除,不然瞬間就會驚動村長,到時候有所察覺,找上門來,豈不是麻煩?”想到此,何長生若有所思,不能把對方的神念挫骨揚灰,他不禁暗道可惜。

不過,他當然不會留著這道該死的神念繼續作威作福,對煉神術瞭如指掌的他,已經想到了化解之法。

“不能消除,但我還不能把你轉移嗎?”何長生露出一抹喜色。

對於煉神術的各種妙用,他現在可謂是瞭如指掌。

他也不耽擱,快步走到屋外,將目光投向了還在院子裡躺平的白馬,臉上的喜色瞬間有些凝固,這千裡馬似乎被他養廢了……

本來是這樣的……

m(=∩駿∩=)m

這纔沒幾天,就變成了……這樣的。

_(:驢」∠)_

不過,現在燉不成了,白馬有了更加光輝的使命。

白馬察覺到何長生的靠近,抖了抖耳朵,抬頭瞥了一眼,然後繼續恢複躺平。

何長生:“……”

何長生小心翼翼的將陳立的神念剝離,這玩意脆弱的很,他現在隻要稍微用點力,就會頃刻之間消散。

在他的穩健操控下,陳立的神念很快就跟白馬不分彼此。

何長生這才終於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