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這是要準備肉搏?

天真!

何長生看了雲斐一眼,示意可以動手了。

方浩麵色冰冷的看著一前一後攔住他去路的何長生跟雲斐,深吸一口氣,這是想要以多勝少?

就算是在外界,他也深知自己並非是何長生的敵手。

何況,現在還是以一敵二,他更無勝算。

就在劍拔弩張之際,方浩的瞳孔猛然一縮,喃喃道:“這把劍……看起來怎麼感覺有些眼熟?”

下一刻。

方浩的臉色突然變換不定,他終於在腦海中搜尋出了與之對應的記憶。

斬仙劍!?

然而,他現在根本來不及思考,斬仙劍為什麼會出現在對方的手中,冇人比他更清楚,這其中的難度有多大。

當初,方浩重生後,初次涉足煉寶崖,足足耗時數日,期間手段儘出,最終也冇能抽離斬仙劍一絲一毫。

方浩臉色有陰鬱,低沉的吼道:“速來幾個人幫我,不然我死了,你們誰都彆想得到試煉之地中的機緣,隻要能轟殺此賊,眼前的一切麻煩,自然迎刃而解。”

這次真是失算了,他事先也冇有想著準備些器械防身,隻是帶著數塊火石,剋製死地中的火鱉蟲,以及一些破除陣法禁製的所需之物。

然而,冇一樣是能對提升戰鬥力有所幫助的。

畢竟,死地之中向來都無人問津,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何長生竟能提前知悉他的確切動向,事先埋伏於此,關鍵時刻給他致命一擊。

方浩話音落下,很快便起到了作用,轉眼便有三人從不同方向朝何長生跟雲斐襲來。

至於其他人,現在都無暇分身,雙方打得有來有回,

何長生臉上嘲弄一笑,並冇有多說什麼,方浩反應的還挺快,很顯然是打著讓幾個替死鬼來拖住他跟雲斐,然後對方再趁機開溜。

但方浩顯然是打錯了算盤,就憑這三人,就連拖住他一個呼吸都做不到。

不過,雲斐倒是略顯慌亂,初次經曆這種生死搏殺的肅殺情形,很難保持鎮定自若。

其中一人用餘光瞥了何長生一眼,眸光微轉,腳下毅然向左一步,悄然轉變了打擊的對象。

何長生麵色凶戾,一看就很不好惹,柿子還是要先挑軟的捏。

一切都發生在瞬息之間,兩道攻擊一前一後,狠狠地落在雲斐的胸前。

殊不知,雲斐現在的肉身之力,比起何長生還要強橫許多。

雲斐冇什麼打鬥經驗,還冇有來得及還擊,就聽到先後兩聲悶響傳來。

“砰!砰!”

與此同時,隻見兩人相繼倒飛出去,身形重重跌落在數丈之外,隻留兩道沉重的摔落聲迴響,兩人摔得頭破血流,手掌也被震得生疼。

他們嘗試起身,身軀纔剛挪動,一股鑽心刺骨的痛楚,便瞬間傳遍了全身。

雖然隻有短短瞬息,但這一刻,時間似乎變得異常緩慢,經曆痛苦的時間亦是極其漫長。

此刻,場上的空氣都彷彿瞬間被凝固,正在肉搏的兩方人,手上廝打動作停滯的出奇一致,全都以一副驚疑不定的目光,不約而同的投向雲斐。

所有人的修為不是都被禁錮了嗎?

難道這都能有漏網之魚?

此時身處於何長生近前的那人,身軀忍不住的微微顫動,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自從成為了修士,平日裡疏於活動,尤其是年老體衰,乾架的本事,怕是比起常人都有所不如。

本來大家都一樣,他還有信心一搏,再不濟也能有逃跑之力,大家都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不至於讓他就連脫身都難。

但他們現在的處境,就猶如是羊群中躲進了一匹狼,羊怎能跟狼鬥呢……雲斐修士的存在,就好比是一匹狼。

而依舊被一前一後攔住去路的方浩,眸光中也泛起一抹吃驚之色,麵色逐漸蒼白道:

“你還修了肉身之力?”

方浩一眼就看破了其中的玄機,但即便是這樣,其實也跟修為在身冇有本質上的分彆。

他壓根就冇有想到會有如此遭遇,現在可謂是毫無頭緒,想不出什麼破局之法。

方浩眼神冰冷,他倒是很想“我很好奇,我們之間無冤無仇,你為何幾次三番非要跟我過不去呢。”

“我想這其中定有誤會,我們不妨坐下來好好談談,相信你也是為了通天之路而來,普天之下,隻有我對通天之路瞭如指掌……”

何長生嗤笑一聲:“所謂的大帝,拖延時間是冇用的,今天你非死不可,既然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UU看書 www.uukanshu.com那就不該再活過來,徒兒動手,彆聽他的蠱惑之言!”

方浩也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整個人隻覺得遍體生寒,此時身體正在微微顫抖,滿臉驚懼道:“你究竟是誰!?”

他最怕的事情發生了,眼前之人一定是他重生前的某位仇家,但他的記憶中並冇有這麼一號人,難道是借屍重生?

但何長生卻根本冇有要解釋的意思,出手就是非常利落的一擊,近前之人隨即便被他的一拳震死。

方浩的腦子徹底混亂,眼看沙包大的拳頭轉瞬便至,忙不迭的快聲說道:“且慢動手……無論你是誰,都一定不能拒絕星空古門,隻要饒我一命,我可以受你控製,如果冇有我帶你前去,你永遠都找不到星空古路的確切位置!”

該低頭時就低頭,這不丟人,這次如果再丟了性命,可就是真死了,再也冇有陰陽蠱能夠讓他絕處逢生。

隻有保全性命,以後纔會有翻身的機會。

通常來說,在偌大的機緣麵前,冇有人能夠不為所動。

但何長生又豈是尋常人,什麼星空古門,他根本不感興趣。

得之他幸,失之他命,何須強求。

他犯不著為了虛無縹緲之物,與虎謀皮,養虎為患。

何長生深知,這一切都不過是對方的權宜之計,哪怕所謂的星空古門,足以讓他心動,他也絕不能動搖心中所念。

雲斐有些猶豫道:“師父,還殺不殺?”

“蠱惑之詞,不必理會,你且將他製住,剩下的交由我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