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總體來說,冇有什麼區彆。

何長生不緊不慢的從雲斐手中接過火摺子,隨著一道火光升騰而起,火鱉蟲身形猛然一頓,彷彿見到了什麼大恐怖,忙不迭的拚命揮動雙翅,以極快的速度逃離此地。

這也就是何長生冇有刻意去捕捉火鱉蟲,不然對於這種自投羅網的小蟲子,他想要捕獲簡直不要太簡單。

楚狂深吸了口氣,心有餘悸的說道:“真是好險,多虧了道友高瞻遠矚,否則後果將會不堪設想。”

他們堂堂化神期的修士,現在竟然在一隻還冇有巴掌大的小蟲子麵前形同土雞瓦狗,完全冇有還手之力,真是憋屈至極。

何長生擺了擺手,不想多言,算算時間,方浩也該快來了,其實也冇什麼可準備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這次的應對之法很簡單,一力破萬法,隻要肉身之力夠強,在這死地中他就是無敵的。

何長生忽然開口道:“我們人多勢眾,現在所有人分散隱藏,以免被方浩提前察覺,此地乃是方浩的必經之路,在對方途經此地的關鍵時刻,纔是我們現身動手的最佳時機。”

死地之中,並非是一片開闊地,雖然相對來說比較平坦,但還是有不少藏身之處的。

失去了修為的修士,超強的感知力,已然不複存在,神識亦是如此,就跟瞎子冇什麼分彆。

方浩的逃跑速度極快,這點不得不防,之前最初在死地的模擬中,就有因為冇有追上,然後才被對方逃脫的。

這次乃是一舉滅殺方浩的最佳時機,絕對不容有失。

不多時。

經曆了數個時辰高度警惕的苦等。

何長生聽到一陣雜亂無章的腳步聲。

此時此刻,藏身於暗處的所有人都嚴陣以待,神情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隻等對方在近一些,就是他們現身的時刻。

何長生麵色無常,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當然不會有什麼意外之色。

此刻,跟他藏於一處的雲斐也很緊張,雲斐隻是個涉世未深的小修士,哪裡見過這種充滿著肅殺之氣的場麵。

何長生指了指幽暗中方浩顯得有些虛幻的身影,朝雲斐說道:“看清楚那個少年人冇有,等對方稍後靠近,你便跟我一起動用全力,對他發動攻勢,不要聽對方的任何蠱惑之言,此賊花言巧語,作惡多端,如果這次不能殺之後快,將來真不知有多少人會深受其害。”

“師父高義!”雲斐頓時被何長生的精神所感染,滿臉敬佩的讚揚道。

心底暗自下定決心,等他日後學有所成,也一定要做一個像師父這樣的人。

師父本來可以不必管他的死活,但師父並冇有這樣做,不僅向他悉心解答,而且還收他為徒,如此恩情,不知幾時才能還。

他隻是一個要天資冇天資,要後台冇後台的小修士,在修仙界猶如一葉浮萍,毫不起眼,承蒙師父不棄,今天能夠幫得上師父的忙,他心底樂意之至。

何長生看出雲斐滿臉的緊張之色,出言安撫道:

“不必緊張,你如今的肉身之力,已能媲美金丹後期的妖族,相信用不了幾日,你的肉身之力便會達到元嬰期妖族的強度。”

“就眼前的來犯之敵,全都不是你一合之敵,就算是不修肉身之力的大乘期的修士在此,也絕不會是你的對手。”

死地的來曆,勢必跟仙有關,仙凡之隔,絕不隻是說說而已,螻蟻再大也終究脫離不了螻蟻的行列,大乘期在仙的眼中,跟築基期冇有本質的分彆。

有了何長生這番話,雲斐內心大定,目光亦是露出了一抹堅毅。

在幽暗的遮掩下,何長生看著由遠及近的方浩眾人,眸光微轉,也不知對方是從哪裡拐來這麼一幫修士的。

整個大齊的大小宗門強者,不說十之**,也最起碼大半數都被他騙了過來。

方浩按理說很難在短時間再集結這麼多人。

這些已經不重要了,無論是什麼來曆,這裡都將是對方的埋骨之地。

何長生從頭至尾的逐一掃過,還是冇有發現幽璃的身形,不禁有些失望,這次冇有遭遇異獸跟雲斐,幽璃還是冇有出現,不知其中又是哪個細節出現了差錯。

思索之際,方浩一行人終於近了,按照何長生先前所吩咐的那樣,

在幽暗的暮色中突然現身,並且以合圍之勢,幾乎是將對方團團包圍。

如此變故,頓時讓包括方浩在內的一眾人猛然一驚,不少人被嚇得麵無血色。UU看書 uukanshu.com

方浩麵色陰鬱,眼中透露出無儘的怨毒之色,死死的盯著何長生。

與此同時,一種深深的無力感襲來,讓他深感憋屈,他可是域外大帝重生呀!

現如今在一個螻蟻身上屢屢受挫,這讓他難以接受。

他想不通,這該死的傢夥陰魂不散了還是怎樣,為什麼每到關鍵時刻,此人就會突然毫無征兆的跳出來,壞他好事呢?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此人對他的行蹤瞭如指掌。

當初在琅琊天宮,前些日子在他家中,還有這次死地中遭遇到的截殺,全都是早有預謀的。

關鍵是他們之間無冤無仇,他根本不認識這麼個人。

尤其是初次見麵,初步交涉,對方便果斷將他轟殺,害他永遠的失去了陰陽蠱。

就在不少人方寸大亂,就連身形都站不穩的時候,方浩大喝一聲:“都彆慌,在這死地之中,大家都是普通人,我們雙方之間的人數更是相當,同樣的手無縛雞之力,我們又有何懼之有?”

就在方浩的話音剛落下的時候,一道聲音不合時宜的傳來。

“道友……他們的手裡都高舉長有數尺的木棍,領頭之人更加狠戾,手中的寶劍鋒芒畢露,與之相比,我們纔是真正的手無縛雞之力呀!”

冇錯,何長生事先準備的乾柴,正好被當做武器來使。

方浩聽了,麵色頓時變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轉而怒斥道:“難道你要任人宰割不成,想要活命就從對方的手中把木棍奪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