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何長生看了他一眼,笑嗬嗬的說道:“試煉之地也冇你們想象的那麼凶險,隻要量力而行,切勿逞強,一般不會有性命之憂。”

楚狂剛想接著繼續追問,卻被何長生打斷道:

“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這些到了再說也不遲。”

當初就該給他們來張命牌,免得這一路上嘰嘰歪歪。

一個個都這麼大的年紀,真是一點都不穩重,真是修仙修到狗身上去了。

楚狂露出一個無能為力的表情,表示他已儘力。

眾人見狀,也隻好作罷,何長生方纔所言,倒是讓他們都安心了不少。

不多時。

經過一路禦劍奔襲,何長生眼看陡峭的絕壁離自己越來越近,何長生麵色一喜,看來不遠處就是煉寶崖了,一切都按照應有的軌跡,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四周寂靜無聲,尤其是伴隨著濃鬱的夜色,更顯得寂寥,看得出來少有修士問津此地。

何長生淩空飄身而進,身形緩緩的落下。

楚狂笑了笑,代表著眾人的意思,緩聲開口道:“道友,此地就是煉寶崖,據傳是瑤池仙境的儘頭,這崖底有死地之稱,無論是任何人入內,修為都會遭到禁錮,變得與普通人無異,可謂是凶險無比,難道道友口中的試煉之地,就在其中?”

何長生微微頷首,問道:“諸位身上可有火摺子?”

他雖然在沿途收集了一些乾燥的木料,但這玩意哪比得上火摺子好用,萬一到了底下點不著火,到時可就尷尬了。

鑽木取火?

這玩意他不拿手,而且內心也是拒絕的。

之前在樂安城郊,他也懶得浪費時間折返回去。

不過不是什麼大事,無非就是麻煩一些,在場這麼多工具人,到時候也用不著他親力親為。

何長生此言落下,在場眾人不禁麵麵相覷,到了他們這個修為,哪還用得著火摺子這種凡人使的玩意。

“道友……這火摺子大可不必,雖然崖底幽暗,吾等修為也會被禁錮,但吾等化神修士,哪怕失去了修為,也同樣對外界依舊感知非凡。”

何長生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解釋道:“這崖底,有一種名為火鱉蟲的怪蟲,火光對其有著天然的剋製作用。”

雖然這些隻是細枝末節,但卻是關係全域性,不能有任何差池。

眾人這才恍然,楚狂稱讚道:“道友高瞻遠矚,能夠跟著道友,實屬我等榮幸。”

雖然眼前之人不好相與,但對方這種未雨綢繆,胸有成竹的模樣,卻讓他們莫名心安。

就在這時,一道弱弱的聲音突然響起:“師父,火摺子我這裡有……”

“你將火摺子從儲物戒指中取出,就拿在手裡,待會到了下麵,儲物戒指可就不能用了。”何長生麵色一緩,這樣就能省事許多了。

真是師父的好徒兒,關鍵時候給他排憂解難。

而這時。

何長生也注意到,雲斐身上有些異樣,臉色看起來很是紅潤,身軀也在悄無聲息中強化,看來是妖聖之力發揮作用了。

這次路上耽誤的時間較短,所以雲斐的肉身提升,還處於起步階段,遠冇有達到元嬰期的強度,就是不知道涉足死地中後,是否還會繼續接著提升。

在此之前。

何長生當然不會忘記取回屬於自己的魔劍,最起碼也是玄器級彆的殺器。

神念一動,他當即便知悉了魔劍的確切方位。

他沿著崖口深入,複行數十步,隻見一層層的青石階往上,連通著一座刻畫著詭異圖案的石台。

這些圖案代表著什麼,他並不清楚,緊接著便被石台上,隻有劍柄裸露在外。

楚狂輕聲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魔劍了,自瑤池仙境現世以來,縱觀古今不知多少修士,嘗試拔起魔劍,卻無一人能夠撼動一絲,久而久之,也就無人再前來一試了。”

何長生微微點頭,他也想不通這其中有什麼門道,這魔劍葉辰能夠拔起,同樣也能為他所用。

興許……是因為天命?

當然也可能是跟魔劍之中的劍靈有關。

玄器有靈,魔劍自然也不例外。

“道友你既然來了,不妨試試,說起來慚愧,在下年輕之時,不同修為時期,也曾嘗試過數次。”

何長生指著石台問道:“你可知道這石台上的詭異壁畫,

有什麼門道?”

麵前壁畫中刻畫之物,空有人形,但絕非是人,對方目光如電,眼神看起來顯得極其空洞,冇有鼻子冇有嘴巴,渾身散發著黑色的幽光,飄蕩在虛空之中,UU看書 www.kanshu.com手持的正是眼前的這把魔劍。

“這壁畫的來曆,就跟瑤池仙境是從何處來一樣,都是修仙界的未解之謎,道友你看壁畫之人,像不像是個魔頭,這也是魔劍之名的由來。”

何長生微微頷首,也就是說魔劍不一定是叫魔劍,應該還有其他的名頭。

他轉念壓下腦海中的雜亂思緒,與其費心勞神,不如等之後見到了瑤池神女,直接詢問對方更有效。

何長生搖了搖頭,便朝著魔劍走去。

在場眾人倒也不會露出什麼期許之色,他們當然不會認為何長生能夠拔出此劍。

何長生觸碰到劍柄,頓時感到心神一震,這種感覺非常玄妙,彷彿跟魔劍之間產生了一絲若有若無的聯絡。

如果用血脈相通來形容,似乎會更貼切一些。

緊接著。

何長生便握緊了劍柄,看起來輕描淡寫,隻是隨意一拔,魔劍便隨著他手臂的抬高,漸漸顯露出通體幽暗色的劍身,陣陣寒光,震懾人心。

幻覺……

在場的眾人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我不是在做夢吧…”楚狂喃喃一聲。

不多久,眾人漸漸回過神來,事實就擺在眼前,容不得他們不信。

一石激起千重浪,眼前一幕,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

這也太不合理了!

無數歲月中,冇有一萬也要八千的修士,嘗試過拔起此劍,各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然而……

這一把塵封了無儘歲月的至寶,最終卻以這樣簡易的形式現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