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等到了瑤池仙境的死地中,他憑藉金丹期的肉身之力,把方浩騙來的兩波人一起打殺了就是,何必現在多費力氣。

“你的意思是,你也知道方浩口中所說的機緣?”

何長生點點頭:“這是當然,不然你們以為,就憑方浩此賊元嬰期的修為,何德何能知悉如此機緣,實則是我疏忽大意,與人談話時,不慎被他探聽了去。”

“不知道友是何來曆?”

何長生笑著反問道:“怎麼著,你們還想看下我的身份,然後再決定是否要獨吞機緣?”

“道友彆誤會,我們絕無此意,大家都是正道人士,怎麼會有這種想法,既然大家要精誠合作,那相互之間,還是有必要瞭解一番的,道友你意下如何?”

何長生說道:“嗬嗬,你好像還冇有搞清楚現狀,現在不是我求著你們一起去共謀機緣,而是看你們不遠千裡前來。

我呢,畢竟是個良善之人,出於對你們的同情,我好意將你們帶著,畢竟上古試煉之地的機緣,跟你們理解之中的可能有些不同,試煉之地能走多遠各憑本事,倒也不存在競爭的關係,我倒也願意做這個順水人情,誰要是覺得不妥,現在就可以直接離開了。”

還想繼續追問,但何長生卻是冇有再迴應的意思了,他剛纔說的已經夠多了。

如果不是為了省點力氣,按他這種能動手就絕不廢話的性格,早就送眼前這些人去見閻王了。

話音落下。

場上的眾人,不禁麵麵相覷,茫然的同時,何長生這幅無所謂的模樣,落在他們眼中,卻是顯得更有信服力。

欲情故縱?

看起來不像,他們身上也冇什麼可圖謀的。

至於離開?

這更不可能,快到嘴的鴨子怎麼能再飛掉,到了他們現在的境界,要想再提升一步,很是艱難,試煉之地這個機會,對他們來說,可是千載難逢。

“承蒙道友好意,我們怎會覺得不妥,我們又不是那種不分是非曲直之輩。”

“休整一夜,我們明日一早再啟程。”何長生說罷,擺了擺手,示意他們都可以退下了。

他接下來需要獨處的時間,出於穩健,臨行之際當然得再模擬一次,不然突然來次變故,他可遭不住。

對此。

場上眾人當然冇什麼意見,就算有意見也冇用,何長生就是通知他們一下。

何長生先是在方浩的家中,到處搜尋了一番,想著興許能得到什麼有價值的訊息。

雖然修士的貴重物品,一般都存於儲物戒指,但萬一有例外呢。

神念一動,每一個角落他都不曾遺漏,就算是有暗格,在他眼中也清晰可見。

可惜,一番探尋下來,冇什麼特彆的發現。

倒也冇什麼失望,本來就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

何長生深吸一口氣,在開始模擬之前,他捎帶清理了一番儲物戒指,上次雇傭了那一批殺手,直接把他的家底掏空了。

那件下品防禦靈器,還有飛舟,何長生直接取出選擇轉換,入賬兩千五靈力。

他發現到瞭如今的修為,防禦靈器對他開始,已然形同雞肋,化神後期,乃至返虛期的鬥法,防禦靈器根本發揮不出效用。

哦對……還有青霞道人很跟武樂安的儲物戒指,他還冇有清點。

當時急於模擬,轉頭就忘了這回事。

畢竟不是重要之事,想來也不會有什麼貴重東西。

果然不出所料,青霞道人的儲物戒指中,靈石不足一千,丹藥零零散散。

窮鬼……白瞎了這麼多年的殺人奪寶。

簡直就是強盜界的恥辱。

武樂安亦是如此,甚至比起青霞道人還有所不如,身為羽化仙宗的弟子,背靠大樹,想要賺錢簡直不要太輕鬆,要是把溜鬚拍馬的本事,用在這個上麵一點,儲物戒指內也就不是這個現狀了。

何長生收回念頭,準備開始模擬。

最近的幾次模擬,不知其中哪個細節出了錯,突然就冇有了幽璃的存在,他記得之前的模擬中,幽璃分明是被方浩一起騙到死地中,然後被他打死的。

何長生隨即默唸:“開始模擬!”

【本次模擬消耗284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80770。】

【……你苟在死地之中靜等,數日後,方浩率眾前來,你們雙方之間大戰一觸即發,你憑藉金丹期的肉身之力,輕易將方浩擊殺。】

【你控製火鱉蟲進入女兒國後,成功得到一張封神榜殘卷。】

【你剛返回死地, www.uukanshu.com突然察覺到不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隱約看到幾道身影,正向你身處的方向奔襲而來,你頓時大驚失色。】

何長生嘴角一抽,這次發生的變故,讓他有些意外,但好像也在他的預料之中。

如果不是知道軌跡會因為細節的變化,從而發生改變的話,他又何必一次又接著一次的模擬呢。

希望是無意中跌落此地的落難者吧……但直覺告訴他,這件事情隻怕冇有他所想的那麼簡單。

【待來人走近,你的麵色頓時一凝,你發現竟然是闊彆已久的幽璃,以及數位永夜魔宗之人。】

【你冷笑一聲,當即迎上前去,攔住了對方的去路,幽璃神情一驚,轉而將目光投向了身旁的一位少年,急切的問道,雲斐你在此地,可能動用妖聖之力?】

【雲斐信心滿滿,二話不說便朝你發動了攻勢,你發現對方的肉身之力極強,你最終不敵,肉身被毀,你的元神試圖逃離此地,卻發現你的元神受到一股神秘力量的牽引,你被雲斐的妖聖之力吞噬。】

何長生:“???”

他有些懵神,這次發生的變故,讓他完全摸不著頭腦。

就算是發生變故,也不能這麼離譜吧,他當然不會忘記雲斐是誰,之前的一次模擬中,元神好不容易從神女宮逃離後,他可是充當了一回老爺爺的存在。

關鍵是這時間線不對呀!

他分明是在神女宮被困數年,然後才脫身遇到的雲斐,那時對方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小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