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哈哈,這些都好說,俗話說得好,吃水不忘挖井人,咱們都是正道人士,豈能做出那種背信棄義的醃臢之事。”

“頂天道友所言極是,大家既然聚在了一起,那就是緣分,都是一條船上的螞蚱,可謂是榮辱與共,上古傳承之地的凶險程度尚不可知。”

“哼,如果此行順利,吾等的實力,定然能夠今非昔比,到時,也能免得再飽受羽化仙宗的欺壓。”

“此言甚是,羽化仙宗名為庇護,實則強盜行徑,也該是吾等翻身的時候了。”

……

何長生愣了下,吃瓜突然吃到了自家的身上,讓他有些意外。

羽化仙宗在大齊這麼招恨?

死對頭永夜魔宗恨也就罷了,怎麼就連同屬正道的其他大小宗門,也對羽化仙宗怨念這麼深。

聽意思是這些年,羽化仙宗從他們身上搜颳了不少保護費。

但這些並不重要了,這些大齊大小仙門的高層,很快就要遭遇不幸,相信到時定然會求著羽化仙宗庇護。

雖然他們遭遇不幸的過程,跟原本的軌跡有些不同,但結果並未有什麼變化。

何長生決定,等他取代李道存後,繼續保持這種優良傳統。

不多久。

方浩剛纔吩咐的下人,便出現在旁邊的院中。

何長生看準時機,身形一動,悄然出現在對方身後。

隻憑肉身之力,輕輕一擊,便讓對方昏厥。

何長生將擺盤舉過麵部,剛好遮擋住麵容。

方浩跟他見過麵,為了避免對方直接二話不說動用仙符遁去,他也真是煞費苦心了。

除此之外,何長生剛纔還把返虛期命牌,也攥在了手心裡。

凡事都要未雨綢繆,不能全都相信係統,他要堅持自己的判斷,做好萬全的準備。

興許,這次他就有機會直接把方浩轟殺呢。

機會都是留給有準備之人的,不然機會真來了,最終卻隻能追悔莫及。

此刻。

方浩正跟眾人聊得起勁,說的都是具體的行動事宜。

何長生隨意聽了幾句,無非還是那套畫大餅的說辭,冇什麼太大的新意。

方浩見狀,麵色不喜的催促道:“怎麼動作這麼慢,要是怠慢了貴客,我定不饒你。”

“嗬嗬,老弟稍安勿躁,你跟個凡人較個什麼勁,等我們從瑤池仙境回來,本座送你幾個有修為在身的侍女又有何妨,那纔是一絕,其中滋味包你滿意。”

此時此刻。

何長生也在說話間,來到了方浩的近前,對方的注意力全在交談上麵。

他心裡不由得歎了口氣道:“如果方浩冇有玄器護身就好了,現在對方全無防備,正是動手的大好時機,或許都用不著返虛期的命牌,自己就能取了他的性命。”

隻可惜,方浩有著玄器護身,他現在如果動手,浪費了對方身上那件玄器不說,最終還是會在他的攻勢落下前,憑藉仙符揚長而去。

這種到頭來雞飛蛋打的虧本買賣,他怎麼可能會做。

【檢測到下品玄器,是否將其轉換為靈力?】

何長生毫不遲疑的心裡默唸道:“轉換!”

【本次靈力轉換成功,當前剩餘靈力:81110。】

五萬靈力!

雖然算不上是钜款,但也是一筆很可觀的收入,夠他十幾次模擬了。

何長生心滿意足的收回目光,既然目的已達到,那接下來也是該攤牌了。

他能夠動手的時間很短,可能就是一息之間,便會錯失殺掉方浩的良機。

對方的那張仙符,現在還在儲物戒指中,他興許能夠趁此千鈞一髮之際,動手乾掉方浩。

好吧,是他想多了……

幾乎是同一時刻,方浩就察覺到了身上靈韻儘散的玄器,頓時神色大變,臉色變得極其難看,目光驚疑不定。

發生了什麼?

饒是他的見識,也不知道如此遭遇,究竟該作何解釋。

但事出反常必有妖,一種不妙的預感來得強烈。

何長生注意到,方浩已經把那張仙符攥在了手中,並且跟他拉開了距離,滿臉嚴陣以待。

還是冇能改變原本的軌跡,但也冇什麼了,不過是讓對方多活幾日,死地中就是對方最終的埋骨之地。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也讓周圍眾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還不等他們詢問緣由,方浩已然發現了何長生的存在,當即怒目相視,驚懼道:

“是你!?”

他對何長生可謂是恨之入骨,心裡的恨意,已然不足以用言語形容。

方浩牙關緊咬,臉上青筋暴起,就連呼吸都顯得不太順暢。

他直至近日也都冇有想通, shu.com當初在琅琊天宮,何長生究竟為什麼會毫無征兆的突然對他出手。

眼前之人實在該死,就算將其挫骨揚灰,都不足以抵消他心底的滔天恨意。

陰陽蠱是他身上最大的底牌,就算是大帝見了都得眼紅,但卻折損在了這樣一個,在他眼中螻蟻都不如的下界修士手上。

方浩越想越氣,心裡難受至極,更大的感受是憋屈。

他堂堂大帝重生,事情怎麼就發展成了這樣呢?

難道是上蒼對他降下的考驗……磨礪他的心性。

何長生冷笑一聲,冇有跟他廢話,抬手就是一擊。

果然,事情就如預定的軌跡那樣,方浩在攻擊落下前,便及時動用仙符,轉瞬消失不見。

此刻。

場上所有人,都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大戰一觸即發。

何長生嗬嗬一笑,露出一個和善的笑容,緩聲說道:“各位稍安勿躁,我對你們冇什麼惡意,僅僅隻是我跟方浩之間的恩怨,無意難為你們,如果你們願意,我們倒是可以接著談你們跟方浩冇談完的生意,送你們一場造化。”

接下來,就是方浩帶來這些人的處置問題了。

雖然他有越階對敵的實力,但總歸有限度,還冇到一打二十的離譜地步,這些人大部分都修為不弱,以一敵眾,他還是比較棘手的。

何長生也不願浪費命牌,把命牌用在這些嘍囉身上,實在是白瞎,他現在有更好的主意。

還能利用一番,路上多點工具人驅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