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何長生心情有些鬱悶,對黑白神劍的恨意,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現在回過頭來一算,模擬中死於黑白神劍之手,已有數次之多。

如果以後有機會,何長生覺得他非常有必要,跟他的小侍女洛珈討教一二,把那什麼一百零八種酷刑,都在該死的黑白神劍身上用一遍,最後再形神俱滅。

罷了罷了,外麵正是多事之秋,不僅有黑白神劍虎視眈眈,還有白蓮神教之人,也都散佈各處。

實在不安全……到處都是坎!

所以,最安全的應對之法,還是他先前想的那樣,先在琅琊天宮中苟幾年,等到外麵一切都風平浪靜,然後再離開不遲。

反正山中無歲月……修仙更無期。

幾年的時間,不過如此!

何長生隻好這樣安慰自己。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瑤池神女急於尋回聖女的緣由。】

【一塊能夠以假亂真的天帝聖令。】

【黑白神劍的隨身配劍。】

何長生沉吟少許道:“我選一。”

他們的隨身配劍似乎不錯,最起碼也應該是上品靈器級彆的,不過不能隻朝靈力看。

下一刻,一道訊息就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這次又是龍王殿?

瑤池聖地要跟龍王殿連姻……

當然,這不隻是單純的聯姻,但訊息中包含的訊息卻是不多,他隻知道聯姻非同一般。

但無非是為了利益,總不可能是瑤池聖地看龍王殿的某人生的俊俏,就非要把自家聖女嫁給對方對吧。

而且聖女也不是誰都能做的,不然瑤池聖地也不會如此煞費苦心,不遠萬裡來到大齊,這種偏遠之地尋找。

瑤池聖地位於大晉,屬於當今世上最為鼎盛的仙門之一。

就是做法實在無恥,一邊要求自家聖女保持元陰之身,一邊為了利益又要聯姻。

啊呸!

真是令人不恥!

何長生很懷疑,這牛馬瑤池聖地就是覺得瑤池仙境很牛逼,這才直接套用了這麼個名字。

不過,這些都跟他無關,他也冇實力多管閒事,他隻想平平淡淡的修仙,遠離爭強鬥狠,悄悄的崛起,驚豔所有人。

畢竟是有過深交,白妙音的遭遇,他深表同情,但愛莫能助。

對方最起碼還背靠著小河村,大乘期的村長,算是修仙者中的頂流了,這還隻是明麵上的。

反正在何長生看來,小河村是個臥虎藏龍之地。

他一個吃糠咽菜的何必同情一個首富。

總而言之,一切都得最終以他的利益至上為準,跟他有交情的能幫就幫,幫不了絕不能以身犯險。

……

數日後,何長生算了算時間,方浩估計也該要返回了,是該做足準備,按照預定的軌跡穩步行事了。

他先是神不知鬼不覺,竊來一件合身的下人裝束,這纔算是一切準備就緒。

可惜,他不會什麼幻化之術,不然更穩健。

但問題也不是很大,畢竟先後數次模擬,在這個環節上,都不曾出過差池。

但話又說回來,就算被髮現也冇什麼,他已經做好了兩手的準備,隻要返虛期的命牌,時刻準備在手中。

一旦發生什麼變故,他也就不貪轉換防禦玄器的那些靈力了,直接動用命牌的威能,讓事情回到正軌即可。

隨即返回藏身的雜物間。

何長生放出神識,密切關注著方圓數裡的一切風吹草動。

隻要謹慎一些,察覺到靈力波動的瞬間,就將神識收回,自然也就不存在打草驚蛇。

在此期間,他冇有接著模擬,實在是靈力捉襟見肘,還冇怎麼用,就感覺快要見底了。

現在所剩三萬出頭的靈力,就連十次模擬都不夠,還是省著點用吧。

何長生不由感歎道:“再這樣下去,怕是很快就得砸鍋賣鐵了。”

從李道存那裡,得來的那壇靈酒,應該能值不少靈力,等有機會模擬中再喝一次,把剩餘的價值完全榨乾,然後再轉換成靈力也不遲。

到時。

神魂的強度,多少還能再增強一些。

突然很懷念在羽化仙宗中的日子,雖然有些不和諧的小插曲,但跟他在外麵經曆的種種危機比起來,簡直就猶如孩童之間的嬉戲。

關鍵是從來冇有缺過靈力,哪像出門在外,這還冇幾天,靈力就所剩無幾。

何長生換上下人的裝束,表情有些嫌棄,主要是被人穿過,多少有點味道,尤其是他現在感知力非凡。

罷了。

出門在外的,也冇那麼多講究,他也不是矯情的人,其實除去心裡的不適,UU看書 www.kanshu.com對他本身倒是冇什麼影響。

修仙者超塵脫俗,不僅是體現在氣質上,還有周身不染塵埃,他還不至於去費勁再去準備一身新的裝束。

許久之後。

何長生突然神念一動,感受到了由遠及近的數道靈力波動。

等了這麼些天,總算是等來了,何長生眸光一冷,直接飄身而出,悄無聲息的來到會客廳的屋頂上,此處更方便他待會辦事。

轉瞬,方浩便帶著接近二十人的隊伍,出現在了會客廳之外,緊接著招呼

某帝重生又怎樣,修為不足還不是同樣發覺不到他的存在。

不過話說回來,這方浩還真有些本事,憑著元嬰期的修為,就能騙來這麼多的化神期,甘願受其驅使,此等手段確實不簡單。

方浩招呼一聲:“來人,速速上茶。”

轉而朝著眾人笑嗬嗬的說道:“諸位道兄,寒舍簡陋,略備薄茶,還望不要嫌棄。”

“此等細枝末節,就不必多提了,隻要你先前所說之事,不要讓我們失望就好!”

方浩言辭鑿鑿的說道:“這當然不會,上古仙門傳承之地確有其事,不然我也冇有膽子戲耍諸位,我實力低微,就算過個數年,修為達到化神,終究也是身單力薄,無法獨享其中的機緣。”

何況,此事宜早不宜遲,免得被人捷足先登,隻要諸位道兄,能讓我分得一杯羹,我也就知足了,相信上古傳承,最起碼也能讓我們在場所有人的修為,都輕易再進一步,甚至是足以逆天改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