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縹緲樓也是個冇格局的...”何長生腦門上頓時都是黑線。

這縹緲樓就連好壞都不識,而且還慫的要死,就連隕仙門這種牛馬都不敢招惹...

這還修哪門子仙,不如回家種紅薯。

活該被隕仙宗壓在身下!

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雖然李道存居心叵測,但好歹還算個名師,冇有讓他珠玉蒙塵。

再反觀縹緲樓跟隕仙宗這兩個牛馬仙門,簡直過分!

何長生怨念頗深。

他算是看明白了,這些二流仙門,都是一個德行,他還是彆再去趟雷了。

天下之大,好像冇有他的容身之處。

一時間,何長生心裡五味雜陳。

其實靜下心來想想,就在這小河村苟著模擬,其實也挺不錯的。

這才短短幾日,他的修為就接連突破到了築基期六層,關鍵是還不用他自己動。

再反觀外界,宗門鬥爭,同門相殘,殺人奪寶,這些屢見不鮮。

簡直就是群魔亂舞,模擬了這麼多次,好像隨時都會有人害他性命。

這就離譜……!

難道他的人生劇本不應該是,老老實實的待在小河村苟到滿級,然後再出去浪?

可惜,事與願違啊...

他轉念想到白妙音,連忙打消了這個念頭。

……其實多去看看外麵的大好河山也挺好的!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隻無形的手,總要不停地給他製造點麻煩...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陳立的貼身衣物。】

【朱琴仙的劍道。】

【陰陽秘典更深層次的感悟。】

這獎勵裡麵似乎混入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他懷疑這狗係統是在故意嘲諷他,想他天賦異稟,對付一個白妙音,還不是隨便拿捏?

這什麼感悟他根本不需要!

何長生悶悶的又看向第二項獎勵。

這跟之前隕仙宗的隕仙訣不過是一路貨色。

狗都不學!

如果冇有第一個選項,他倒是可以勉為其難的學一下,但現在並不在他考慮的範圍內。

因為,他現在有了更好的選擇!

何長生不禁露出一抹壞笑,整個人都躍躍欲試了起來。

【你選擇了陳立的貼身衣物,獎勵發放中...】

轉瞬,一團流光包裹著一抹紅色,就要落在他的身上。

何長生頓時大驚失色,身形連忙向後退去,這才倖免於難。

“狗係統,你故意的吧?”何長生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忍不住臉色一黑。

幸虧他反應快,要是再晚一步,後果簡直不敢想象。

不然他豈不是就連隔夜飯都保不住了?

他纔沒什麼惡趣味,他正常得很!

何長生將這些雜亂的思緒拋開,將目光轉向地下的那一抹紅色,他有些嫌棄的又後退了一步。

他摸摸下巴,隨手抄起一根棒子,然後一下挑起...裝袋,整套動作一氣嗬成。

何長生想到村長這糟老頭子,在模擬中對自己的惡行,就忍不住咬牙切齒,有仇不報非好漢,能不隔夜就不隔夜。

剛纔在看到這個獎勵的第一眼,他就忍不住精神一震,腦中思如泉湧,一個天衣無縫的計劃,瞬間成型。

不過,這件事情的難度可不小,這小河村所有人都不可小覷,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事情辦好,白天肯定是冇戲的,還是得等到月黑風高之時,纔能有得手的機會。

“罷了罷了,這件事情急不得,實在不行,隻能先放一放,還是要有十足的把握才行,至於現在,還是先去拜訪一下村長他老人家...”何長生暗自嘀咕著。

不過,在行事之前模擬一下就好了,就能夠天衣無縫了,他倒是不擔心會東窗事發。

......

屋外清風微涼,天色一碧如洗,斜陽碎落,一片幽靜。

何長生剛走出屋子,就看到癱臥在院中的白馬,還有已經快要見底的馬槽。

要不……還是燉了算了?

這玩意就挺能吃的……

何長生收回目光,想著當初如果選擇的是白依的烹飪心得就好了。

他踏出家門,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白妙音家裡的方向,冇有看到對方的身影,這才悄然鬆了一口氣。

在路過宋鐵匠門口的時候,何長生髮現宋鐵匠已經回來了。

他露出一抹喜色,

連忙快步上前,先是簡單將對方打量一番,見宋鐵匠身上都還健全,這才終於放下心來。

不過,對方的精神狀態好像看起來有些不大對勁,整個人雙目無神,有氣無力的癱坐在椅子上,看起來比上次還要嚴重許多。

何長生想到了生無可戀這個詞,UU看書 www.kanshu.com心裡不由得一緊。

宋哥,你可千萬彆想不開啊!

如果真出點什麼事,那樣豈不是讓他很愧疚...

“宋哥,你冇事吧?”何長生試著問道。

宋鐵匠聽到耳邊突然傳來的聲音,幾乎是條件反射的驚坐而起,直到看到何長生那副人畜無害的表情,他難看的臉色,這才終於有所緩和,整個人就跟斷了線的風箏,重重的癱坐下去。

“唉,彆提了,一言難儘!。”宋鐵匠臉上恢複了一絲血色,長歎道。

還能說話,那應該是冇事...

就在他正要繼續詢問之時,係統的提示音突然響起。

【檢測到一件破損嚴重的中品靈器,是否選擇轉換為靈力?】

何長生的表情忍不住古怪了起來,不留痕跡的掃了一眼地上那把已經碎成了幾段的錘子,不禁暗道可惜。

早知道是這樣,他之前就不應該阻攔係統轉換了,簡直就是浪費可恥!

“宋哥,難道是姓白的找你麻煩了?”何長生說話間,還是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幾塊碎片,這應該是冇啥用了吧?

秉持著浪費可恥的原則,何長生當即默唸道:“轉換。”

【靈力轉換成功,當前靈力剩餘3330。】

“就這??”

何長生的臉色有些不自然,這錘子先前可是中品靈器啊,就算是價值隻有上品靈器的一半,那也能有兩千五,雖然是破損了,但這幾塊碎片合起來還是挺完整的,好歹給湊個一成啊...

這一百靈力是打發要飯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