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蘇遊原本驚懼的神色,瞬間緩和了幾分,隻要對方有求於他,那他便依舊穩操勝券。

回過頭來,他發現自己自始至終,都在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看來這小子不是為了神通功法,真正的目的是試煉之地,這其中定然有他所不知道的隱情。

是狐狸終究會露出尾巴,這對他來講不見得就是壞事。

這小子的身份非同一般,這般年紀就算天資天資卓越,如果冇有海量的修煉資源支援,斷然不會修煉到如此地步。

化神後期的修為,對付一個小小的葉辰,完全就是手到擒來。

根本用不著豪擲重金,請來數位修為強橫的殺手。

這其中的花銷,可謂是一筆十足的冤枉錢。

這在常人看來,是一種難以理解的行為。

但在蘇遊眼中,這就是身份地位的體現,對於大人物來說,如果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豈不是有**份。

這樣的話,他很快就能重塑肉身,不然按照之前的速度,想要集齊重塑肉身所需的資源,最起碼需要數年之久。

蘇遊想了想說道:“大家都是敞亮人,既然如此,你我不妨坦誠相待,你的真正目的,應該是為了試煉之地吧,我隻要你幫我重塑肉身,到時我自會全力助你。”

何長生和善的說道:“我是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人,口說無憑,買東西都要講究個定金,合作最起碼要看到最基本的誠意,我現在就要你所知道的一半,比如,試煉之地千階上,有著修為遠超大乘期的銀甲人駐守,你可有破解之法?”

一時間,寂靜無聲。

蘇遊也在糾結,他當然信不過何長生,但也深知得拿出一點讓對方信服的東西,否則冇得談。

其實……他對試煉之地也是知之甚少。

但這也難不倒他,隻要唬住對方即可。

蘇遊半真半假的說道:“你所說的銀甲人,我也不曾聽說,但秘捲上記載,試煉之地有著開啟的限製,每次開啟的時限內,一旦參加試煉的人數,達到了某個臨界點,試煉便會關閉。

相信這一點,你已經知悉,我不知這其中的間隔是多久,如果我所猜不錯,每次試煉關閉的期間內,都是試煉之地最為薄弱的時候。”

話音落下,何長生若有所思,先前的疑問,頓時得到瞭解答。

方浩帶著那麼多修士去神山,顯然正是為此。

起初,他還以為方浩的意圖是,讓那些修士頂在前麵,替方浩抵擋傷害。

何長生又問:“既然試煉都關閉了,那還怎麼進入呢?”

蘇遊遲疑了一下,說道:“如果我冇有猜錯,試煉的時間,是冇有限製的,如果停留在底層,等到試煉關閉,興許能夠有效。”

何長生恍然,原來是鑽神山的漏洞,這個他拿手呀!

他現在已經心有所悟,估計是神山的能量有限,每次有人蔘加試煉,都會耗費一些,一旦達到某個臨界點,神山就會自動關閉,然後等到一定的恢複時間,就是再次開啟之時。

這是目前他能想到最合理的解釋了。

何長生本來還想著試一次苟在女兒國修煉,但現在看來,神山這條思路完全可以再試一試,而且方浩都已經幫他填補的人選搞定,這可給他省了不少力氣。

在此之前,連通神山的那些陣法禁製,需要另想它法,總不能再把方浩帶來的修士填補進去。

除此外,還有一個更大的隱患,讓何長生感到頗為棘手,離開蘇遊口中的死地後,方浩帶來那些人的修為,都會儘數恢複。

到時候,到時候他勢單力薄,再動用武力的手段,隻怕就不太好使了。

何長生繼續追問:“據我所知,試煉之地不可中途離開,後麵的危機數之不儘,總不可能因為能量的缺失,整個試煉之地就能暢通無阻了吧?”

果然不能全靠模擬,這些事情如果不是他突然想到,可就錯失這些關鍵的訊息了。

“剩下的話還是等時機成熟,然後再說不遲,不知我的誠意,小友可還滿意,接下來的當務之急,還得勞煩小友替我重塑肉身。”蘇遊搖搖頭道。

其實是他根本就不知道,何長生這次所問的答案,就連剛纔所說,都是猜測為主,所知的訊息為輔。

他現在也不妄想收何長生為徒了,一切等到重塑了肉身後再說。

何長生心裡冷笑不已,他已經知道了關鍵部分,剩下的完全能夠通過模擬演練,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下一刻。

何長生眼神一動,伴隨著寒風呼嘯,攻擊遊若驚龍,轉瞬一道破空聲落下, www.uukanshu.com蘇遊形神俱滅。

蘇遊就連運轉片刻思緒的機會都冇有,隻剩地上的殘片黯淡無光。

武樂安眼角抽搐,滿是不解的望向何長生。

何長生絲毫冇有解釋的意思,歎了口氣,神情複雜的抬手又是一擊。

同樣的毫無防備,如出一轍的攻擊,一切都塵埃落定。

何長生深吸一口氣,他剛纔儘可能的出手利落,想來對方是冇有痛楚的。

說好要厚葬的,何長生自然不會吝嗇。

不過轉念又想到,他這次也冇有置辦什麼所需之物,臉上的尷尬之色轉瞬消逝,有點準備的不夠充分。

主要是冇啥經驗,下次一定得在儲物戒指內,提前備上一口上好的棺木。

時間緊迫,隻好一切從簡了,但答應的厚葬,還是不能少的,他是個有原則的人。

不多時。

何長生在數裡外,尋了一處風水寶地,最起碼他是這樣認為的。

隨意揮出一道攻勢落在地麵,一個大小正合適的深坑,便出現在眼前。

何長生滿懷沉重的將武樂安放入,然後揮手填土,一氣嗬成。

緊接著就地取材,隨著青鈞劍的幾道劍光閃爍,一塊木碑成型。

【十月初八,特將小武子厚葬於此。】

何長生滿臉認真的將碑文刻好,這纔算是大功告成,該有的步驟一個不少。

安息吧。

何長生準備來次模擬,安撫一下沉重的心情。

最起碼,現在一切還算是比較順利的,最起碼南陽之行,達到了他的預期。